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写给老师

2017-05-15 09:11 来源:作家网 作者:罗里宁 点击:
0
A- A+
老师李姓,名讳桂秋。“文革”时被列入“臭老九”,遭受了批斗。“文革”末,我上高中,老师被“解放”,教我们班的语文课。
乍一看,老师瘦瘦小小,背也驼了,饱经沧桑的脸,刻满着细纹。她烟抽得很厉害,不时的要咳嗽一声。老师就是个弱小的老太太。
在“靠边站”那阵子,老师遭受过许多屈辱。批斗、“带高帽”、罚跪是常有的事,不时地还要被加之以拳脚。但老师都挺过来了,她又上课了。她没有什么怨恨,也无暇去理会这些,唯一让她感到难过的,是失去的那些时光,再也无法追回来了。她着急的也正是这个。
所以上课的时候,老师就换了个人似的,精神矍铄,目光犀利,声音响亮,似是要把自己所积累的教学经验,一泻而快。
其时的“文革”,已接近尾声,被批斗的教师,逐步恢复了教书的权利,但仍然心有余悸,不敢放开胆子上课。学校的教学还不是很正常,教材不变,高考未复,少有作业,不用考试。学生毕业后,该返乡的返乡,该插队的插队,看不到前程和出路。这种状况给教师和学生都带来了不小的困惑。教师上课,难以尽心,学生更是难以安心听课。个别教师,一节课课时过半,正课即止,以故事或笑话段子代之,学生也乐于这样,不愿听那枯燥乏味的课程,教师学生两轻松。
李老师不是这样。这些年她失去的时间太多了,她说光阴似箭,不赶不行啊。她只能认真教课以弥补往昔。一篇课文,她总要放到时代的背景展开来讲,循循善诱,深入浅出,并且还要提问学生。这样既能引起学生的兴趣,也给学生制造一点小压力,学生怕问到自己,回答不出来,被同学笑话,就不敢马虎应付。有一篇课文,选自《水浒传》,标题好像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为了让学生领会好这篇课文,老师几乎把整部《水浒传》的梗概,给我们讲了一遍,让我们对这篇课文,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更能同情和理解林教头的遭遇和所作所为。兴之所至,必然就想要探个究竟。这篇课文激起了我阅读《水浒传》的强烈欲望,就设法找到了这本书,一口气读了下去。这一读不打紧,引发了我对阅读的兴趣,接着《三国演义》、《西游记》、《封神榜》、《说唐》、《说岳》,……假如你要问,我们生逢于那个时代,在读书上,能有些什么收获,我想要说这就是收获,因为我们遇到了虽遭遇不幸,仍然能够坚持自己教学理念的这么一位老师。
然而,老师还不仅仅只关心她自己的教学,对学生的课堂纪律,她并非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那时“文革”虽已没那么闹,批斗老师的运动也已停止,但学校秩序仍有待于整顿,课堂纪律还比较松懈。上课的时候,一些学生仍是小动作不断。李老师不是班主任,但每次上课,她都要强调课堂纪律,有不安分的学生,必要训斥一番。有次在上课时,一位同学把一个墨水瓶的盒子,往后扔在另一位同学身上。这下子激怒了老师,她大声叱咤道:“你干什么你,那么牛,好你不学偏要学坏的。”虽然这一声叱咤,过于严厉了点,但也唯其如此,方能镇住这些调皮捣蛋的学生。这是连班主任都不太敢做的。快下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从前有个农民,过年时也想要贴幅对联,喜庆喜庆。因为不识字,去求村里的一位财主帮他写,结果被财主给戏弄,写了“全家生无底,合宅午出头”这样污辱性的话,这农民目不字丁,欢天喜地的拿回去贴了。她用这个故事警示我们,不读书,是会被人欺负的。
李老师不是本地人,这从口音就能听得出来。她孤身一人,似乎也未见有什么亲戚来往,也不见说其膝下有无子女。她对班上几个年纪小,个子又不见长的学生比较关心,课余空间,会叫他们上宿舍去,每人塞给一个熟鸡蛋,或是几片糖果。但她不会利用这个时候对学生絮叨学习的事,而是叫他们不要调皮,也不要去惹年长个大的同学。因而大家上她那儿去并不感到拘束,能够放开玩闹。她看我对文学有一丁点儿的敏感,就问我喜欢读什么书,我说也没什么书可读的,除了三国水浒,看过一点鲁迅。她就递给我一本《世界文学名著杂谈》,并且说道:“你拿回去看看,循着这本书去找,逐步扩大读书的范围。”这是一本谈论欧洲古典文学名著的书,透过这本书,我的阅读视野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之后也因此而陆续搜罗一些自己感兴趣的文学名著来读,让我受益许多。
李老师教了我们两年的课,很快我们就要毕业了。离开学校之前,老师碰到了我,她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不要灰心。不就是下乡吗?锻炼锻炼也不是什么坏事。但你要记住,不论走到哪里,从事什么工作,都别忘了读书,你会终身受益的。”老师这一席话,一直鼓励着我,也一直鞭策着我。以后我尽管到处奔波忙碌,却从来都不敢忘记了老师的这番叮嘱,闲暇的时候,尽可能找些书来读读,多积累一些文化知识和人生经验,不至于在以后要走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
我毕业离校后,因工作而难得空闲,未得回学校探望过老师,对老师一直心存着歉疚,如今老师已作古,我这心情就越发沉重了。
但愿老师曾经播洒过汗水的这块土地啊,能够给予她最好的庇佑,并使之灵魂长在。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