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自由诗 > 正文

军营,体能训练时的诗语碎片(组诗)

军营,体能训练时的诗语碎片(组诗)

 

作者:董庆月

 

1.

 

他在训练馆里赞美了向日葵

闭上眼睛,似乎听到他骨节细微的声响

他像向日葵一样摇曳起来

举起杠铃,把黑夜当成白昼

 

2.

 

麻绳细长的手拽住十里春光

从五米的位置,向东望

浓密的树冠,屋顶,太阳热烈、耀眼

云团推远了透蓝天空

三米之处出现了鸟巢,麻雀和炊烟

最下面,蝴蝶与花蕊度量着春天的期限

橄榄绿的微光,隐没于扬起的沙尘

隐没于起于草丛的风

 

小臂精于算计,攀爬五次就开始

发胀,酸痛,乏力

夕阳与春光一同朝我磅礴大笑

我停止攀爬

我成了云霞,一团在五米蜷着的云

 

我成了绿树,一年一年,长来长去

总有八米高度,总在夏天增肌,浓郁

 

3.

 

哑铃,让我怎能质疑

按BMI衡量,你属肥胖,出操掉队的一员

可在日落之前

在夏天树丛的阴凉,树叶婆娑摇舞之中

在一位士兵粗糙有力的手中

你摆动,推举,上下蹲起

没有什么会让你减肥成功

只会越来越重,越来越沉默、闪亮

 

有时看你太累了,我总是想劝你

陪我坐下来,陪我望一望黄昏

陪我开心,叹息,流汗,甚至睡眠

陪我热爱,摇舞青春

 

4.

 

“给我四季,给我太阳的酷烈,给我相机”

“用镜头收集从他们身上滴落的汗水”

 

“我要为整个世界拍照”

“镜头是抒情的,紧挨着忧伤,紧挨着成长——”

 

“现在,看看都拍下了什么”

“三五士兵,仰卧起坐,朝向霞光、梦想、永恒”

 

5.

 

他用最纯粹辽阔的方式向祖国告白

用最美的十八九岁

迷彩,负重奔跑,还有飘扬的旗帜

到处——你都能想到他

到处——都是他

 

6.

 

不必告诉我这是白天或夜晚

我的双手爱上了沥青路面

从俯卧的角度看

蓝天晕眩,白云正无边洁白、翻涌

白杨树的影子彻底倒进,黄昏

撑平的身体很容易托起光线、奋斗的时间

 

俯卧间,一枚树叶以下坠的姿势

教给我伟大的人生哲学

我还结识了蚂蚁

收到来自土地从容、烫手的书信

我爱上了一种姿势,一种平衡

我爱夏天里的一阵凉风,犹如一次爱抚

 

我起身

我把汗水留在了沥青路面

有一天,它们会融化一切坚硬的物质

滴入土地

 

7.

 

队列里

他情不自禁打开全身呼吸

长长短短的鞋,寻找最佳位置

鞋尖一律朝四十五度倾斜

 

没有比时间更恰当的测试

两个小时,这支队伍仍绿的有气势

有穿透力,比阳光热烈,安静

 

请鼓励他,用太阳的针刺,风沙锤

鼓励他抓住头顶的阳光,变成一棵树

或者成为一根针,直直的立在那里

 

现在,满身的汗就要涌出来了

热热的,像小虫爬过脸,痒痒的

他必须一动不动享受它滑落的过程

 

多么了不起,一滴汗,一滴最小的坚韧

落地时一滴汗水分解成无数个自己

每一个自己都是真的

 

8.

 

一种正直之美,一种厚重

一根一百公斤的圆木悄悄吸水

在每一个辽阔的黄昏里

我们托抱,肩扛,仰卧——循环

还有黄昏一样叫喊的姿势

 

而圆木却静静享受,像摇篮里的孩子

把我们的心,变得从容,坚硬

我知道,一个人的成长拥有无数可能

譬如:它是哑铃,木马,沙背心

原本一些长在地里的大树

 

经常回想,但都是徒劳的

黄昏里有永恒的影像

每张到达终点的脸,正开的喜悦、清亮

我才发现,那个圆滑粗大的木头

其实质如火焰

 

9.

 

弹药箱,塞满三十公斤红砖

它青春、红心,信念:在一位士兵的奔跑

 

10.

 

我注视:一个士兵正翻滚着轮胎

他的脸被站直的轮胎挡住了

但是从空心处可以看见他的胸脯

只要眼神温情,也可以窥见他的宇宙:

思想是圆的

黄昏的触角是圆的

一个人成长的姿势是圆的

用来收获果实的工具也是圆的

 

——谢谢

他的胸脯向我传来热爱、昂扬、圆满……

 

11.

 

“你应该先做引体向上

然后试着单杠四、五练习

不要怀疑,这是关于人生的问题

先积攒力量,而后在我的顶端撑平

你可以看到,白杨高挑,A4的细腰扭动

榆树宽厚的肩,墙外的蔷薇正艳

或者更远处巴丹吉林若隐若现的苍茫

身着暮色的祁连山“

 

“不,你应该先做双杠臂屈伸

与你视野平行的高度中

微风,笑脸,蝴蝶,春天的庭院

它们从明朗的地方群涌而来

一年四季,万物变装,都在让你明白

仰视多了脖颈会酸“

 

单杠,双杠,你们喧哗吧——

当我能够力可拔山,力挽狂澜,灵活敏捷

在你杠条里两百多兆的内存

请留下我手心里的汗、关于热爱

注目,掩饰的悲伤,美的极致的影像

和即将风化掉的锈斑

 

12.

 

除了树叶,微微碰撞的沙沙声

还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鸭叫

士兵们蹲下来将一条腿从侧面展开

迅速滑到前面,另一只腿从后又滑到前面

 

像一群鸭子,刚打开木栅门

错落、欢快、步伐整齐的走向池塘

或者刚刚从池塘里嬉戏、洗浴,奔向岸边

我能想象:当第二天早晨醒来

他们一瘸一拐

扶着楼梯扶手下楼的样子

 

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今天的一切

正在缓慢消失,有一天我发现

腿部的力量足够支撑奔袭、追敌、搏斗

肌肉与成长的差距被渐渐追赶、填补

那些消失了的,又回来了

 

13.

 

困在黄昏的陷阱中

我拥有些许绿树、晚风、汗滴的光亮

一群士兵像青蛙一样

两腿用力蹬伸、腾空——展腹——

朝向同一个方向——池塘

可是前方没有池塘

 

他们停顿时,伸伸左腿

伸伸右腿,或者抬头张望,喧哗着

 

无所不知的,请告诉我

为何一位士兵拥有那么多姿势、角色

搬运光明的力量?

 

“正如你看见的,这里有着一切——

成长、坚硬、生活的昂扬“

 

14.

 

树木伸出了藏在腋下取暖的双手

分瓣的雪花急促落下,清醒,准确

像早就酝酿好的

 

一群士兵戴着水壶,挎包,自动步枪

向着操场的圆心,一圈,接着一圈

用圆周率计算内心制定的半径、成长面积

 

大雪的存在被一点一点地删除

地面和橄榄迷彩服浸湿了,冷和昂扬

全都表现在一段迎风坡的地方

 

现在,我这就向终点迈进

我会告诉你,去年的那一场约定

关于春天的、成长的,我

要完成了

 

15.

 

此时,我是这样理解:

人生的意义就是缓缓加速跑、冲刺

和跑道右侧的低桩网,高板墙,独木桥

 

而多少次,我翻越一个障碍后

朝向我的又是另一个障碍

即使有辽阔,湛蓝,纯粹的夏日天空

有霞光中的雪山,浓郁叶林摇动

野花盛放,一切明亮、清晰、温暖的回应

 

我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停下来,或者绕道

远处,一个男孩拽着爷爷的衣角

微笑着

清朗,无虑,纯粹——

 

我得到了最好的回答

 

  原载于《草原》2021年第五期新发现栏目

 

  作者简介:董庆月,2000年生于山东,后参军入伍。作品曾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橄榄绿》《解放军报》《诗刊》《星星》《绿风》《西部》《四川文学》等,出版诗集《西去列车的窗口》《沙漠之鹰》(军旅长诗集)。

 

注:本文由刘不伟推荐发布

 

————————————

作家网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