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小说 > 正文

还好,有你在

 
还好,有你在(短篇小说)
 
  作者:孙逗
 
  1
 
  窗外还灰蒙蒙的,杜向阳就被马小花推醒了。他紧闭着眼睛不出声,马小花继续叫他:“哎,赶紧起来了,我前几天听说咱小区门口来了个摊煎饼的,好些人都从那里买,说可好吃了,你去买吧,我做粥,也把今天喝的汤药熬出来。”
  杜向阳和马小花看中医吃汤药是为了备孕二胎。他们的儿子22岁了,在省城上大学。二胎开放了,他们想生个女儿。尤其杜向阳,做梦都想。他想要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那眼睛会说话也会笑,让他宠溺不尽、疼爱不够的女儿,那是多么幸福美妙的事啊!
  杜向阳和马小花同岁,今年48。他们以新闻里那位六十岁生双胞胎的老师为榜样,坚信千万次在梦中出现的女儿,不久的将来就会降临到他们的生活中来。
  于是,对天天灌汤药的马小花所有的要求,杜向阳是极尽满足的。他出了门,下了几个台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担心感冒,这显然不利于备孕,就又转身回家加了件衣服。临出门时,从厨房里飘出一股浓重的草药味,他朝厨房喊:“药锅开了,你打开抽油烟机,这味儿太呛人了。”厨房里的马小花答应了一声,杜向阳推门走了出去。
  马小花开了抽油烟机,她端着锅在水管下低头接水,一缕头发从脑后滑过来挡在了她的眼睛上,她把锅靠在水池子沿儿上,用一只手扶着锅,另一只手抬起来去捉那缕头发,想把它们送到脑后去,可那锅身子一歪,掉到了地上,锅里的水也随之泼了一地。马小花一时手忙脚乱,赶紧弯腰去捡那锅,却不料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头正磕到一旁的冰箱门上,血当时就冒了出来。她身体动了动,就没有了意识。
  杜向阳在小区门口看见了那个煎饼摊儿。煎饼摊儿前排着队,人还不少。杜向阳自己开店,上班时间早点晚点都没有关系,所以,他不着急。
  终于排到了杜向阳这里,煎饼摊儿老板是女的,穿得很厚,头上包了条大红头巾,脸上戴着个遮住大半个脸的口罩。她把一勺子面糊倒在大平底锅上,用个小木刮板轻巧地一转,那团面糊顷刻间就成了一个大薄饼,杜向阳的鼻孔里冲进了一股粮食温和柔润的香味。
   “要不要辣椒?”
  杜向阳抬起头,摊煎饼的老板正手握着小铲等着他的回答。他忙说:“不要辣椒。”
  马小花不吃辣椒,杜向阳爱吃辣椒,可是如今他们备孕,一切以马小花为重。
  摊煎饼的女老板把做好的煎饼放进纸袋,在递给杜向阳的同时,她惊讶地问:“杜向阳?”随即又惊喜地说:“你是杜向阳,我没有认错吧!”
  杜向阳也突然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他仔细看眼前摊煎饼的女老板,看不清楚。女老板一把扯掉脸上的大口罩,说:“我是柳红啊!”
  柳红是杜向阳的小学同学,也可以说是杜向阳年少时期的梦中情人。只是自小失去父母的柳红,在她远房姨妈家的村子里上完小学就离开了那里,他们自那也就再没见过面。
  柳红一边麻利地给下一个顾客摊煎饼,一边跟杜向阳说:“真没想到,在这儿能见到你。”
  杜向阳自然也是激动和兴奋,他很想知道柳红这些年都去了哪里,都经历了什么?
  柳红的面糊桶见了底,杜向阳回身指着小区里面说:“我家就在这个小区住,5号楼603室,等你有时间了去我家歇歇。哦,对了,我老婆马小花你也认识,她包饺子最拿手了。”
  柳红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什么?马小花是你老婆?你真娶了马小花?”
  杜向阳抬手胡撸了一把脸,笑着说:“是啊是啊,想娶别人又找不到,我没的娶,就娶了马小花。”
  两个人心照不宣,都想起了往事,不由大笑起来。
 
  2
 
  杜向阳回到家,一进门不顾满房间乱窜的冲脑浆子的草药味儿就大声招呼马小花:“我回来了!”他鞋子都没有换,边朝厨房奔边说:“这么大的味儿,不是让你开抽油烟机吗,老是为省那点电,弄得乌烟瘴气。哎,你知道我见到谁了?你想也想不到,柳……”
  杜向阳被厨房地上的一幕吓傻了。马小花被救护车拉到了医院,右腿骨折打了石膏。做了进一步检查,所幸身体其他部位没什么大碍。
  平时白天只有马小花自个儿在医院躺着,杜向阳得去店里打理生意。店不大,也没有雇人,里外就杜向阳一个人忙。以前马小花偶尔去杜向阳的店里帮下忙,不是算错账就是见人家穿的或者说的身世可怜就赔本给人家货,后来杜向阳就不要马小花去店里了。
  杜向阳要请个护工,被马小花坚决拒绝了。她不要护工,要是稍微能动,她都想去给别人当护工呢。原先她不知道,在医院做护工这么挣钱,一天120元,她恨不得自己马上好起来,一边备着孕,一边伺候病人。
  杜向阳的店离医院远,马小花不让杜向阳中午过来,说他过来也没有用,白来回跑。杜向阳只好在医院食堂给马小花订了饭菜,中午,由食堂服务员把饭菜给马小花送到病房来。马小花强忍着钻心的疼,能少吃点就少吃点,她担心吃多了,上厕所不方便,还有,医院食堂做的饭菜跟她做的比,要好到天上去。她想给杜向阳多留点儿,让他吃。同病房的陪床家属都很热情,见她自己费劲地吃饭,都想出手相帮,她一一谢绝了。她觉得自己回报不了人家,就尽量少接受人家的帮助。就连大小便,她也要尽力忍到晚上杜向阳过来的时候解决。偶尔一两次实在忍不住了,她请邻病床陪床的女孩帮忙,等杜向阳来了的时候,便让杜向阳去医院门口买了水果谢人家。
  晚饭是杜向阳在家做好提过来,他们夫妻一起吃。马小花吃杜向阳送来的,杜向阳吃马小花中午“剩”下的。他们边吃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杜向阳没有提起柳红,开始他是想告诉马小花的,可马小花摔伤住院,一忙乱就忘了这事。
  这天晚上杜向阳从医院回来,拎着空饭盒上了楼,正要掏家门钥匙,被眼前一个人吓了一跳,确切地说,是一个女人,一个打扮时尚手里还提着礼品盒的女人,同时迎面一股奇特的香味刺进了杜向阳的鼻孔和脑门儿。
  “向阳你可回来了,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好半天了。”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是柳红。
  “柳红,是你啊!”杜向阳吃惊不小,说,“你这身衣服,跟你摊煎饼的那身行头可有天地之别。”
  “快开门,我要去厕所。”柳红急得直跺脚。
  杜向阳开了门,柳红一进门就把手里的礼品盒扔到地上冲进了厕所。
  杜向阳东抓一把西划拉一把,收拾客厅凌乱的东西。柳红从厕所出来,说:“那天你也没有给我留电话号码。咦,这大晚上的,你们两口子都去哪儿了?小花呢?她去跳广场舞了?”
  杜向阳把他那天出来买煎饼马小花在家摔倒大腿骨折的事说了,当柳红听说马小花只一个人在医院,没有人照顾的时候,跟杜向阳急了:“你怎么能这样呢?是人重要还是钱重要?关几天店门你能少挣多少?把一个大腿打石膏的人扔在医院,你怎么就放得下心呀!正好,我现在到一个朋友的公司做业务了,不用坐班,每天只早上去签个到就成,明天开始我去医院照顾小花。”
  杜向阳坚决不同意,说:“这哪里成,她都不让我专职照顾,能让你照顾吗?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她体格壮,好得快,再有几天就要出院了。”
  柳红果断地一挥手:“伤筋动骨一百天,好得再快能有多快?你也别跟我客气,谁让咱们是一块儿玩着尿泥长大的呢。这事就这么定了。”
  见柳红这么坚决,杜向阳也没再推辞。之后他们两个人绕过马小花这事,聊了一些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玩耍的事。边聊边笑,柳红沉浸在年少的时光里,她两颊绯红,无限向往地说:“人要是永远都长不大,该有多好啊。”
  杜向阳被这气氛给感染的,如同喝了烈酒,一个劲儿地说:“是啊,是啊,要是永远都长不大,多好啊。”
  说着说着,天就已经不早了,杜向阳感觉到了不自在。马小花不在家,他和柳红孤男寡女的,这要是在村子里,让人们看到了会说闲话的。杜向阳这心里一打转,就接不上柳红的话了。柳红自己说也没有意思,空气里就有了尴尬的成分。杜向阳终于说:“你怎么来的?这么晚了,还有车吗?要不我送你回去。”
  柳红突然就哭了。她耸着肩膀,哭得很委屈,也很无奈。她说她老公开车撞了人,人家现在躺在医院重症病房里,急等跟她家要钱救治。她老公吓跑了,人家找到了她家里,能拿的都拿了,不能拿的都砸了。人家还说,拿不出钱来,她的命也收走。她实在走投无路了,才不得已来求杜向阳帮忙。
  杜向阳内心激烈地斗争着,挣扎着,最终他把自己周转货款的十万块钱通过手机银行都转到了柳红的卡上。
  柳红走了,提着她来时带的那两盒精致礼品。她说这么好的东西,回去做了给马小花送到医院去,留在杜向阳家,杜向阳也不会做,白糟践了。
 
  3
 
  柳红做了马小花的陪床,半上午来,半下午走,跟杜向阳碰不着面。她对马小花照顾得无微不至。马小花很不落忍,一次次跟杜向阳说,等她腿好出院要好好报答柳红。杜向阳应着,也没有说什么。他借给柳红十万块钱的事,没有告诉马小花,他也跟柳红说过,这事先别让马小花知道,他说马小花在住院,不能影响到她恢复健康。
  这天柳红来医院时都快到中午了。她说去公司签了个合同。
  马小花为柳红高兴,签到合同就有钱赚了。
  柳红朝马小花比划着手指头,说:“我这一个合同,就挣了这个数——”
  马小花说:“三百?”
  柳红笑着说:“三万。”
  马小花惊得张大了嘴巴。好半天她才缓过神,说:“你到底做的什么工作呀?等我腿好了,你也介绍我去做。”
  柳红说:“当然可以。”她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马小花,说:“理财。”
  马小花接过名片,念出了声:“金凤凰投资……”
  柳红忙说:“哦,我们也做投资。”她又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说:“这个……”
  马小花接过来,念到:“银喜鹊理财……”
  有护士来给马小花换药,马小花把两张名片都压到了枕头底下。
  杜向阳前两天回老家了,他近百岁的奶奶病重,三姑来电话,说奶奶嘴里一个劲儿地叫杜向阳小名。杜向阳把店门关了,医院里躺着的马小花有柳红照顾着,他也放心,就简单收拾了一下坐火车走了。
  家里没有人,马小花自是惦记,急着跟医生要求出院。医生不同意,她又跟护士请求。护士给她换好药,说:“你知道你的骨折有多严重吗?别说我没有这个权力,就是有,我也不会同意你出院。”
  马小花心想,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的骨折有多严重,这不是没有办法嘛。在她家床头柜的最底层,有三个她亲手藏在那里的存款单,单子上是她家几乎全部的积蓄。家里晚上没有人,她怕小偷进去给翻走了。马小花抹着眼泪,让柳红帮她想想办法,她也没有把柳红当外人,跟柳红说她家全部的积蓄就那四十万,要是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她儿子以后考研读博士用什么供给啊。
  柳红想了想,说:“你别着急,我去找找人。”
  工夫不大,柳红回来了,就给马小花办理了出院手续。
  在医院门口,柳红叫了个滴滴快车。她们才到家,马小花就在柳红的搀扶下赶紧去看望了那三张存款单。存款单不会说话,但马小花还是挨个跟它们打了招呼:“呦,你还在!”“噢,你还在!”“啊,你还在!”最后,她又把它们小心地放到原处,跟它们说:“你们都在,我就放心了!”
  柳红照顾马小花早早吃过晚饭,说有事就走了。
  第二天一早,柳红提着一大兜蔬菜和水果来了。她照顾马小花吃过早饭,从包里拿出几张纸,说:“小花,我跟你说点重要的事。”
  如今,马小花把柳红当成了贴心贴肺的娘家亲人,对柳红的话更是言听计从。她说:“啥事啊?你说吧。”
  柳红说:“我是好心劝你,你要是有钱啊还是放到我们公司里来保险。我们公司业务做的多大啊,连国外都有分公司。无论理财也好,投资也好,哪个都是小投入大收益!这机会特别难得,我也就是看在咱们自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情分上想拉拽你一把,要是别人,我才不会操这份闲心呢。”她拿了几页资料给马小花看,说:“你看看,这是新客户入门大礼包,你投的越多,大礼包越丰厚。不光这个,你投四十万,光利息一个月就可以得四万。只需用十个月,你四十万就是八十万了。这笔账你算算,傻子才不会动心呢!”
  马小花不是傻子,她的心何止是“动”啊,随着柳红给她算的这笔账,她已经用意念把自己麻利地“打扮”成了穿金戴银,腰缠万贯还涂胭脂抹粉的大美妇!
  可终究是全家省吃俭用一点一点存下的四十万,马小花舍不得,很舍不得,她犹豫着说:“那万一要是……”
  不等马小花说完,柳红打断她:“我告诉你,根本就没有‘万一’这一说!”
  马小花还是纠结,她说:“我家这钱存在银行里,是定期,不到期取出来,会少很多利息的。”
  柳红用手戳着马小花的脑门儿,恨铁不成钢地咬牙,说:“你呀你,真是傻到家了,放着大额的利息不挣,却看中那点蝇头小利,怨不得你家还窝在这贫民窟里呢。我给你说,我们的老客户,人家那买三四套房子,两三栋别墅的都不叫有钱。”
  马小花的心差点跳出来,她说:“妈呀,吓人啊!真那么挣钱?要不等我家杜向阳回来,我跟他说一下再……”
  柳红忙摆手,说:“算了算了,你也别跟你家杜向阳说了,这事就当我没说。人家就这半天的期限,我看还是把这个名额给我表姐吧。她都求我好几次了。要不是咱俩这种关系,我能越过我表姐,把机会给你?真是的!”
  马小花紧张得手心都渗出汗来了,她有些磕巴地说:“四十万,也不是,小数目呢,我要是自己做主,动了这笔钱,我家杜向阳,知道了,还跟我有完啊!”
  柳红搓着马小花手心里的汗,说:“瞧瞧你,就这点出息。来,我问你,平时你家这四十万在你这里,杜向阳常拿着单子去银行查吗?”
  马小花如同小学生回答老师的问题,老实地说:“倒是没有查,可单子上写着数字呢。我把钱取出来都给了你,那银行就会把单子收回去了。”
  柳红甩开马小花的手,说:“这个你别管,我给你弄个假的,跟真的一模一样。你仅仅瞒他十个月,光利息四十万就出来了。到时,你再把那四十万取出来,摔在他面前,他还不得把你稀罕死!”
  马小花最终把四十万交给了柳红。她问这个月四万的利息啥时给?
  柳红说:“月底。现在离月底还有好几天呢,你急什么。”
  转天,柳红又给马小花带来不少蔬菜水果,给马小花做了不少吃的放冰箱里。柳红说她家有事,得过两天再来。
  过了两天柳红没有来,马小花毕竟无时无刻不在惦记自己投出去的那四十万,就给柳红打电话。电话通了,没有人接。马小花想可能是柳红在来这里的路上,没有听见,就等着。等到晚上,柳红既没有来这里,也没有把电话回过来,马小花就又给柳红打电话。电话关机了。马小花有点慌,再打,还是关机。马小花不知所措,就给杜向阳打电话,杜向阳接了,未等马小花说话,他急急地说:“奶奶不行了,在准备后事。你要是有事就先找柳红,让她过去帮你。”说完就挂了。
  马小花急得哭起来。
  一整夜,马小花都在疯狂地拨打柳红的电话,一直是关机。她想拿她们签的合同看看,却发现,那合同也找不到了。
  马小花彻底崩溃了!
  杜向阳办完奶奶的丧事,从老家回来,才进家门,就见马小花浑身屎尿,趴在客厅的地上傻笑……
  杜向阳把马小花送到了精神病医院,在马小花好转的时候,他从马小花断续的讲述中明白了原委。杜向阳心如刀绞,他捂着心口,觉得自己真的不是在心疼钱,而是痛彻心扉地心疼那个有着一双会说话还会笑的大眼睛的小女孩!他绝望的是,记忆深处那个美丽可爱的小女孩再也找不回来了。
  一年后,柳红及其犯罪团伙被公安局一网打尽。但杜向阳和马小花的钱也没有追回多少,柳红把钱都挥霍掉了。
  马小花右腿比左腿短了一截,走路瘸得厉害。精神上时好时坏,有时出门还会忘记回家的路。杜向阳把店铺盘了出去,在家门口弄个修车店,一边照顾马小花,一边赚钱家用。有事无事的时候,杜向阳好跟马小花拉话,说:“还好,有你在。”
  马小花嘻嘻笑,或不笑,学着杜向阳,说:“还好,有你在。”
 
  作者简介
 
  孙逗,河北青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读者》《意林》《青年文学》《百花洲》《朔方》《青春》《雨花》等刊,并多次获奖。)
 
  原刊发于《当代人》2019年第6期  编辑:安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