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评论 > 正文

让人眼前一亮的渡澜



李西闽:让人眼前一亮的渡澜
 
  最初看到渡澜的小说,是去年十二月初,那时我正在海口的一间出租屋里绞尽脑汁地写作。那天早上,一夜未眠的我收到朋友安宁发过来的一篇小说,这篇小说名叫“傻子乌尼戈消失了”。一看题目,我就被吸引,读了第一段文字后,欲罢不能。
 
  小说讲述了傻子乌尼戈被小镇上的人们当作灾难烧死的故事。在渡澜笔下,傻子乌尼戈没有怨恨,也没有愤怒,更没有挣扎,平静地接受了自身的命运。这是一种崭新的阅读体验,陌生、神秘、爆燃的想象力,我从渡澜奇诡的文字中,读到了悲悯和诗意。很难想象,这篇小说出自于一个十九岁的蒙古族少女之手,而这个内蒙古大学的大一女生,在此之前,一直在蒙语教学环境中度过,汉语是其第二语言。
 
  读完小说,我立马感觉到,这是一个文学奇才,她的大脑已经被写作之神左右。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仿佛看到一颗明亮的新星,在暗夜的天空闪烁出迷人的光芒。于是,我在第一时间,便将这篇小说推荐给了《收获》的主编程永新。那时,他正在上班的路上,看了开头,就立刻回复我:“开头很吸引我,文字很棒,有点余华早期的意思。”过了几个小时,他又发来了一条消息,决定刊发在《收获》二〇一九年第四期的青年作家专号上。
 
后来,我在《青年作家》二〇一九年第五期上一连读到了渡澜的三篇小说《声音》《谅宥》《圆形和三角形》,每篇小说都是那么的惊艳,这证明了渡澜作品的稳定性,并不是偶然出现一篇好作品,她一出现,其实就已经站在一个高度上了。这也证实了渡澜在写作上过人的天赋。
 
  当《坏脾气的新邻居》呈现在我眼前时,我又一次被震撼了,原谅我用震撼这个词。作为一个曾经“脾气最坏的福建人”(李亚伟语),看到这个题目,我就忍不住揣想这新邻居的脾气到底有多坏。我花了一个多小时,跟随着渡澜生动而又奇妙的想象力,进行了一次酣畅淋漓的冒险之旅。在这一家三口坏脾气的邻居面前,我的坏脾气简直不值一提。很难想象,外表温和柔弱的渡澜,能够虚构出如此丰满的角色,邻居一家的坏脾气登峰造极,可以说是宇宙中脾气最坏的人了。他们都因为自己的坏脾气而死,死后还在不停地争吵,仿佛要将世界掀翻。我对这坏脾气的一家人并没有恶感,反而陷入了深深的悲悯,也告诫自己,不能再做一个坏脾气的人了,否则会被自己炸死,也会给他人带来深重的恐惧和伤害。这得益于渡澜对哀伤人世的体悟以及悲悯。
 
  是的,渡澜的作品,都埋藏着某种隐喻,《坏脾气的邻居》也不例外。
 
  我将渡澜发表过的小说转发微信朋友圈后,很多朋友都对其小说称奇。有个朋友说,最好让她一直处于少女时代,不要恋爱,不要成长,我们就可以一直读到她这样充满灵性和想象力的作品。我很理解这位朋友的想法。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很多有才华的年轻作者,步入社会后,浸染在浑浊人世,变得世故、功利,大多精力都放在经营社会关系上,渐渐地变得市侩。写作者还是必须保持某种纯粹,市侩和功利,是写作的敌人。当下文坛有些怪现象,对待新作者,要么拔苗助长、恨不得立马将他捧成神,要么就是棒杀;当他融不进一个体系或某个圈子,或者不听某权威的话,就横加指责,甚至想方设法打压。这些都不是应有的对待新人的态度。
 
  我一直相信,“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尊重。许多人经常将尊重挂在嘴边,却根本就不知如何尊重一个人。我想,对渡澜及其作品最大的尊重,就是在她和外界缺少通道时,力所能及地为她建立一条通道,而无任何功利色彩。不打扰她的生活,让她自由的翅膀继续按自己的意愿飞翔,她能飞多高,飞多远,是她自己的造化。这是我推荐渡澜作品的原因。让我欣慰的是,不少知道了渡澜的人,都对她表达了应有的尊重,比如程永新,比如梁平和卢一萍,比如张菁……。我想,有这些人的存在,渡澜是不会被埋没的,她的光芒不会被遮蔽。
 
  最后,我以给渡澜的一段话结束此篇短文:“写作是艰辛的创造,将内心世界呈现给外部世界。要经受考验和诱惑,也要承受困难和打击。永葆心灵的纯净,不停探索,你是你自己的天使,会找到属于你自己的那片天空。”
 
  来源:《青年文学》
  作者:李西闽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912/c404030-31350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