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邱华栋:未来文学备忘录(上)

2018-04-14 11:44 来源:作家网 作者:张庆国 邱华栋 点击:

摘要: 邱华栋:未来文学备忘录(上)

推荐关键字

邱华栋:未来文学备忘录(上)
 
 
  邱华栋 小说家,诗人。曾任《中华工商时报》文化版副主编、中国青年出版总社《青年文学》主编、《人民文学》副主编。现任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共出版有小说、电影和建筑评论集、散文随笔集、游记、诗集等单行本 110多种。多篇作品被翻译成日文、韩文、英文、德文、意大利文、法文和越南文发表和出版。曾获三十多个奖项。
 
  作家张庆国对话邱华栋
 
  时间:2017年11月25日
  地点:北京鲁迅文学院
 
  • 读跟自己气质相近或相反的书
 
  张庆国(以下简称张):我们随便聊,先说读书,你这里书很多啊,先谈读书就很合适。而且,有一次我看见你在微信还是博客推荐一个书单,那个书单很长,非常丰富,朋友们就说,华栋读书很厉害啊,确实厉害,很吓人。你就先谈谈读书吧,作家应该怎么读书?那个书单你还记得吗?
 
  邱华栋(以下简称邱):我家里藏了3万册书是有的,但是,有时候,我经常这样想,觉得作家不应该看太多的书。
   
  张:哈!你这个想法有意思,为什么你认为作家不要读太多的书呢?
 
  邱:是这样,我认为,作家看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就行了,不一定什么书都看。
 
  张:不一定别人说好的书就看,主要是自己要愿意看这本书?
 
  邱:是的。
 
  张:那你认为这个愿意看的应该是什么书呢?
 
  邱:是这样,每个人的兴趣不一样,所以,读的书也可以不一样。作家不一定要读得多,读一些自己喜欢的书就行。据我所知,海明威就藏了一万多册书,再多的书他就不要了,可是,台湾的李敖,据说有几十万册的藏书,家像一个图书馆,这跟他自己的特点有关,他是媒体人,又是历史学家,可以藏很多的书。
 
  张:有道理,学者以读书为职业,应该多读。作家,更多的还要读人生,而且,很多书也就你抄我我抄你,读一本跟读 10本是一样的,读经典,读文化和思想发展中关键点上的那些书,那些惟一的知识和思想之源,读这些书也就可以了。
 
  邱:我自己,有一些学术研究的兴趣,后来我还读了一个在职博士,读书就多些,我也就经常写一点自己感兴趣的半学术类的书,比如说《金瓶梅版本图鉴》马上就要出,我收藏了很多《金瓶梅》的海外翻译版,有 20种语言翻译本的 500多册,120个版本,我的藏书有 3万册左右吧,放在我的三套房子里面,一套房子只能放 1万册书。
 
  张:是的,1万册需要很多书柜来收藏了。
 
  邱:1万册书,大概需要 12—15个柜子,这样加起来 3万册书就得 40个柜子来装。
 
  张:那么,你认为,一个作家,哪些书是应该读的?
 
  邱:这要分几个方面来说,一个是看气质,要读跟自己的气质相近或者相反的作家及作品,这样,才能激发自己的写作。
 
  张:说得对,气质相近容易理解,气质相反容易激发新的感觉。
 
  邱:我一般写不下去就阅读,经过阅读,获得了感觉。读气质性格方面跟自己相近的作家,容易引发你的亲近感,相反,能激发你的另外一种可能性,这样的话,经过阅读,就可以激发出很多写作的潜能,马上就可以开始写新的题材了。所以,我觉得阅读是非常重要的。
 
  张:你的类似读书经验,可以具体一点来谈谈吗?
 
  邱:我十几岁就读外国文学,到如今读得特别多。最早读过马拉默德的一本书叫《伙计》,马拉默德是美国的犹太作家,那书我好像是 10岁还是 11岁读的,很早了,书皮都没有,撕掉了。后来,上大学,我发现,哎呀以前读的就是这本书,就太多了。跟自己写作有关的书,上大学时读巴尔加斯·略萨,秘鲁作家,他的作品里,那种对秘鲁社会的广阔描绘,那种结构主义,对我很有启发和影响,我也学着写那种结构主义的长篇小说,好几条线索,写不同的大学生的几种状态。
 
  张:对对,略萨的作品,也就是我们上大学时在中国正走红,《绿房子》啊那些,很不错,我就读过略萨写的自传,讲小时候的成长,青春期的性冲动,早期的秘鲁社会,很有意思的书。
 
  邱:大学毕业以后,读过村上春树的作品,在 1990年代初对我也有影响,看他的小说,马上激发出我对北京城变化的那种体会。因为,村上春树作品中的那种城市感,年轻人的那种异化,那种忧伤感,跟我在北京体会到的东西很像。
 
  张:说得好,村上春树作品中那种纯正的现代城市气息,是很多中国作家写不出来的,中国作家更会写传统农村。
 
  邱:再后来,自己慢慢变成文化中产了,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兔子四部曲”那些小说,我很理解,也很感兴趣了。他对我来讲很亲切,甚至比鲁迅那些人都要亲切。还有一些,比如说像我周围交往的知识分子多,文化白领多。美国作家索尔·贝娄,他的那些作品对我来讲,也就能激发我对周围人群的观察,所以,我觉得,通过阅读,可以体会和激发自己的写作潜能。
 
  张:如果,你要给作家推荐一些书,会推荐什么呢?你觉得现在的青年作家哪些书值得他们看?
 
  邱:哈!这特别像给别人推荐一双鞋,特别困难,因为很难有合脚的。
 
  张:哈哈!是的,随便说吧,无所谓,你读了那么多书,总有一双合脚的鞋可以推荐出来。
 
  邱:还是刚才那句话,我觉得要结合自己的兴趣来看,我曾经给别人推荐过《百年孤独》,有人根本就不爱看,好吧,我就推荐《红楼梦》,可以了吧?只要是一个中国人,你还不能说你不喜欢这本书。
 
  张:哈!不看也得看。
 
  邱:其实有的人就是不喜欢《红楼梦》,只是不好说。我觉得,推荐书就是这样的,要根据每个人的兴趣和修养来看,每个人的阅读兴趣、品位等各方面都不太一样,书也就不太好推荐。但是,我确实也会给一些作家推荐书。
 
  张:对呀,都是作家,你也是,推荐点对写作有启发的书,这不会错。
 
  邱:刚开始,我当编辑,你和我,都是当编辑出身的,我已经干了 20年了,有些作家,我看他写的这么啰嗦,就跟他推荐简约派的作家,我说,你看看减法是怎么做的。有的人,一上来不会表达,写不到位,我就说,你看看人家写的多么啰嗦,多么复杂,读一下托玛斯·沃尔夫这个美国作家吧,你看他一写就停不下。还有的作家,一写就收不住,那就得练练另外的本事比如控制力。
 
  张:读别人的作品,研究一下叙述的控制力。
 
  邱:是的,就要推荐控制力强的作品给他们看,这是属于开药方式的推荐,现在我还这么干,没问题。我一般读一个作者的东西,就知道他缺什么?他大概应该去读哪一类作品?这类作品会给他带来什么帮助?但是,小说写作之外其他人,我觉得要推荐书就很难了,那都要看各人自己的爱好,段位都不一样。
 
  二、视野、雄心和想象力, 是作家必须解决的三大问题
 
  张:下面,我们讨论另一个问题,这是我最想跟你讨论的,就是青年文学的未来。因为,你有一段时间在《青年文学》杂志做主编,现在来到鲁院,也是培养青年作家,鲁院主要还是一些年轻作家来接受培训,他们代表着中国文学的未来。所以,请你谈一下中国文学的未来发展,从现在这些尚未成名或正在出名的作家谈起,这些人,他们有什么特点,有什么不足?
 
  邱:我在《青年文学》干了 4年主编,到《人民文学》干了 7年,到鲁院干了 3年,前面,我在《中华工商时报》副刊干了 11年,20多年就这样过去了,我认识的作家成百上千,甚至更多,的确可以说,我是认识中国当代作家最多的人之一。
 
  张:是的,你在北京这么多年,基本上都做编辑,认识的作家真是太多。
 
  邱:但是,文学未来的情况,这个问题,呵呵,又特别大,特别大就挺难回答的,真的很难讲。我觉得,未来的文学发展,还是要靠一些作家个人去努力,当然也存在一些可以找得出来的问题,真实的问题,比如,我觉得就谈一点视野问题吧,现在的一些中国作家,尤其是正在成长的作家,视野还不够开阔,所以,我们鲁院的课程安排,就在这方面下功夫,尽量提高作家的视野。
 
  张:对,视野,是当前很多中国青年作家存在的问题,这反映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文学认识的视野,一个是人生和世界的视野,总是写那么鼻尖上的一点事,不能把所写的人生与整个世界挂起钩来。
 
  邱:第二个问题,我认为是雄心,很多作家雄心不够。
  
  张:哎呀你说得太对了!我在云南的一些会上也说过,不少作家,就是写了玩玩,或者只想做个县上的小名人,做个市里和省里的小名人,这是不行的,远远不够,文学不是这么一点事,文学是要为天地立心,要为历史和文化的创建贡献的。
 
  邱:对,我觉得,一个作家,没有雄心是不行的,写不好。比如说,你看了别人写出来的文字,就得想办法跟他较劲,要想一想,你能不能也写出这种东西,甚至写得更好,看了《红楼梦》,你也得有这个雄心,超过曹雪芹,这方面,中国的一些作家是不行的,雄心不够。

  张:是的,会严重阻碍文学的发展。
 
  邱:雄心不够是一个大问题。网络文学,那是另一说,他要挣钱,要写得很长,那个东西跟雄心没关系,800万字的长篇,也就是一堆垃圾,但是,中国的作家,没有雄心不行,这一点上,我看到国外的大师,他们在创作的访谈里面,都谈到自己的雄心,你看,海明威他谁都不服,他看一个伟大的作品,他说我也要干出这么一个来。
 
  张:现在的作家,都追求眼前利益,境界小。
 
  邱:对,中国作家还是过多的在追逐眼前利益,想得到某个奖,比如得到茅奖,或者鲁迅文学奖。其实这跟文学有什么关系啊?文学要做得好,主要就是雄心,要能超越眼前的利益,我觉得这方面很多作家不够好,应该改变。
 
  张:是的,我上次跟杨庆祥讨论中国的 80后作家,说了自己的一个发现,我说,有一个现象,前面几批作家,当年的,不管是 50后 60后甚至 70后,基本上在上世纪 80年代走上文坛或者从那个时候起开始热爱文学的一批人,他们跟80后和再后的作家相比,有一个明显差别,那批作家都想成名成家,都有雄心壮志,现在的年轻作家,我觉得他们没有,他们就是刚好碰到文学这个事,就做了,至于做多大,不知道,也不太在乎,他们不像我们那个时候是咬死要做大的,前面几代作家为了实现雄心,放弃了很多现实利益的东西。现在的这一批年轻作家却相反,如果有大的现实利益,他们会放弃文学。
 
  邱:是的,比如说像贾平凹,张炜,莫言,他们当初看到伟大的作品,《百年独孤》这些,很激动,说这个东西太好了,心里想的就是我也得写出这样的作品来,所以作家要写好,他得有这个意识。
 
  张:是啊,现在新的一批走上文坛的作家,有不少人,好像跟原来的作家在整个志向上不一样,价值观不同。还有一个原因,上世纪 80年代,整个社会最能够获得利益的就是文学,所以好多人都加入到文学中来做事。那个时候,其他行业还没有兴起,他那个雄心还不仅仅是文学雄心,包括了人生的雄心。后来,各行各业都发达起来,实现人生雄心的机会多了,很多误入文学的人,就转到应该去的其他行业了。
 
  邱:是的,不过呢,有些问题,也不能一概而论,现在,我更愿意用个体的眼光来观察某些个体的人,不能用全体,因为,每一代都有好的作家,一定会有少数优秀作家写出好东西来,现在年轻一代中这个优秀的人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不好找,也许在《滇池》的那些作者队伍里呢。
 
  张:哈哈!有这种可能。当然,这个人更有可能藏身在鲁院的培训作家里,在鲁院的学员宿舍里悄悄趴着写呢。某天,好作品写出来了,嘭的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邱:是的,我们都等着这些个人蹦出来。
 
  张:90后作家中,你发现什么人值得期待了吗?
 
  邱:90后肯定有好作家,只是现在不好说谁最值得期待。我们鲁院,明年上半年就要办一个 90后的,面向未来的青年作家班,年纪上做一个限制。
 
  张:很好啊,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安排,我们云南有 90后的小说家,不多,到时候会给鲁院推荐的。那么,除了上面说的那些,你认为现在的作家还有什么不足?
 
  邱:有的,刚才说了两个问题,还有第三个问题,第三,我觉得就是想象力的问题。我们当编辑,看到很多作家写的东西都同质化,差不多,题材接近,不行,想象力的缺乏,当然也就写不好。作家缺乏那种把所处时代包罗万象的复杂感受,转化为伟大艺术品的能力,这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张:是啊,想象力不足,麻烦就太大了,生活跟艺术,就是隔着一个想象力的距离。
 
  邱:我们没法选择所处的时代,不管在哪个时代,作为一个作家,你不要抱怨外在的任何环境,环境都是一样的,就看你内心有多强大?看你自身的创作力怎么样?有人说我写的出版不了,我心想,你写得也不怎么样,你要真写得好,即使出版不了,我也能看见,能知道你是可以的,我也服。但有的人,其实就是写不好,并不是写得出来写不出来的问题。
 
  张:对。
 
  三、世界文学的格局中, 中国文学在不断上升
 
  邱:有些东西,像 21世纪以来,80后作家中有一批人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挣了不少钱。比如郭敬明这些,客观上吸引了很多写作者投身到写作中去,他们发现写作的名利还是很大的,加上网络文学的存在,这个东西能作为一个饭碗,让他们以此为生,只要能吃饭就行,这也是好事。
 
  张:是的,以前我们认为为了钱去写作不好,其实,能挣到钱的文学也不错,无所谓好不好,关键是作品要写得基本像样。
 
  邱:我有一个作家朋友叫王刚,他不断说,作家屁股底下的钱太少了,他现在一直在北京时而搞点影视剧本赚点钱。
 
  张:新疆的那个王刚吗?给冯小刚写电影的那个?还获得过《当代》的文学奖,他自己挣的钱很多啊,怎么还嫌少?
 
  邱:就是他,他的钱是不少,可他认为放到文学这一块的钱,对整个社会来说,还是不多。
 
  张:这有道理,可是汇聚到他王刚屁股底下的钱不少了呀,他在全中国好多城市都有房子的。
 
  邱:呵呵,他自己过的是非常有品位的中产阶级生活,喝红酒,骑摩托什么,挺好玩的,但是,他认为作家屁股底下钱太少,所以不愿意写小说。我说你又不缺钱,你就写,我天天劝他,有钱没钱你就写吧,我说这东西是艺术品,不见得马上能换成钱,但他的价值在那摆着的。因为,他最近写了两个电影剧本,写一个电影剧本就几万字,稿费是一百万以上,如果写一部长篇小说,印 3万册,最后到手的稿费也就 6万多块钱,他很生气。我说,你看这个书放在这里再版,放到哪里再版,文集又出,加起来也一二十万了,还有《人民文学》给你发一遍,加起来也不少钱了,他还是不高兴。
 
  张:是的,他生气也有道理,作家的收入,是应该更高一些,因为付出太大。
 
  邱:我还有一个感觉,现在,女作家越来越多了,比如说这一届鲁 33,全国的省作协推荐作家来,推荐了 80个人,女的有 50个,男的是 30个,后来,我们把女的砍去不少,男的录了 25个,女的录了 25个,女的一半被砍掉了,为了性别平衡,必须这样做。
 
  张:女作家怎么会越来越多了?
 
  邱:我觉得,跟现在的社会也有关系,现在,一是普遍地女性化,二是中国女性的解放程度,在全世界看还是不错的,很多女作家都在写作。而且,全世界都这样,外国的女作家也多,你看,我统计的诺贝尔文学奖,在 20世纪的 100年里,9个女作家获奖,21世纪就这 17年里,已经有 5个女作家获奖了,按照这个比例下去,整个 21世纪,女作家的获奖人数恐怕会有 30个,能占到三分之一了。
 
  张:我记得很多年前,有研究者在介绍日本文学的时候,就说过,当代的日本文学中,女作家越来越多,因为,男人都去干挣钱的活了,去银行或什么公司工作去了。
 
  邱:我觉得也有这个因素。
 
  张:女人情感丰富,女人对语言也很敏感,文学不就是语言的艺术嘛,有些女人全职在家,有时间写作,所以,日本的女作家越来越多。
 
  邱:现在,女性的经济地位相对独立,受教育程度也高。你去各个大学文学院看看,女生占了百分之七八十,她们受过文学训练,加之女人天生第六感发达,很敏感,也就很容易写出一些东西,但是能走多远,我并不乐观。因为,男人从体力到精力,再到构想世界的宏大方面来讲,我觉得,还是比女作家要强大得多。女作家总的来讲是小巧的、微妙的,这个没有办法。你说本世纪的诺贝尔文学奖,一共 17年中,有 5个女作家获奖,但仔细一看,没有几个是我喜欢的。什么赫塔·米勒这种,格局还不大。赫塔·米勒是 2009年获奖的,她是在罗马尼亚出生的一个德裔女作家,这个作家还批判中国不好。她是因为德国纪念柏林墙倒塌 20年,选了一个作家,在齐奥塞斯库统治下写作的,评给她奖,评她获诺奖,有意识形态考虑,这个米勒,在艺术上,我认为也就及格的水准,不是太好,我不太喜欢她。
 
  张:对,米勒是罗马尼亚的,她的作品我读过,真是很初级。
 
  邱:后来她去德国了。
 
  张:是的,她去了德国。
 
  邱:她 2009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
 
  张:我在《世界文学》上读到她的几个小说,非常短,很偏狭,意识形态化,艺术上有点小感觉,也就如此而已。
 
  邱:2004年还有一个奥地利女作家叫弗里德·耶利内克。
 
  张:是,写《钢琴教师》的那个。
 
  邱: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写奥地利社会的女性,但是,她在奥地利作家中,排名也就是第四或第五位,前面好几个作家都比她强,但获不了奖。
 
  张:对《钢琴教师》这个作品,就叙述能力来说,中国女作家中跟她水平相当的人多的是,她强不到哪里,我还觉得她太啰嗦。但是,这个耶利内克思想上更敏感,能从母女关系中发现这么一个问题,在人性观察和思考方面,她又确实比中国作家强。
 
 邱:总的来讲,女性写作,我觉得是越来越发达,好的当然也是越来越多了。根据我们鲁院的培训情况来看,也是这样,女性写作的人越来越多,比如说,我们招的研究生班,女士考试考的分也高,后来招了 10个男生,10个女生,也是想办法平衡,我的观点是性别平衡,男人不能成为弱势,起码一半一半。
 
  张:哈哈!我支持这个观点。
 
  邱:要鼓励男作家来好好写一下。
 
  张:男性作家呢,很容易把写作当作一个事业,工作,一份责任,为天地立心。女性,会多多少少有些自我表达,表达过,就完。更大的国家民族历史或文化的责任,女性比男性少些,不过我不讲了,再讲就是歧视女性,要挨骂的。
 
  邱:呵呵。
 
  张:说到外国作家,你在中国作协工作,跟国外的文学界联系比较多,出去看得也多,对外国作家有很多观察,你觉得中国作家跟外国作家相比有什么特点?
 
  邱:中国和外国这些词都特别大,我们就看语种吧。
 
  张:对对,谈语种。
 
  邱:现在,最强大的文学还是英语的文学,不服气不行。
 
  张:是的,英语文学影响力和成就还是最大。
 
  邱:英语文学以前就强大,现在,又被一些前殖民地国家的作家进一步提高,丰富了当下的英语文学,像印度、斯里兰卡、尼日利亚,各种各样的亚非拉作家,这些地区,过去都是被英国殖民的。他们中出现了很多受教育好的人,这些人跑到英国和美国去写作,成就很大,他们的写作丰富了英语文学。
 
  张:这个欧亚混血以后的文学,会开出奇异的文学之花。
 
  邱:所以,英语文学很厉害,没有办法,如果全世界的文学有 100分,英语文学就得占 40分,接下来活跃程度较大的文学,就是法、德、西班牙语。因为西班牙语后面有整个拉美,这样量就很大了,语言背后大量的作家,创造性的这种表现也丰富。像我前天买了一套 1980—2000拉丁美洲文学作品提要,20年来所有的拉丁美洲作家都做了介绍,我一看,好多作家真有想象力,结构、形式、语言的实验,比中国作家要激进,也要丰富。
 
  张:是的,我们的文学,还是太规矩了一些。
 
  邱:所以,西班牙语的文学还是很厉害,你要说汉语文学,关起门来说我们很厉害,我们有老贾(贾平凹),老莫(莫言),都不错,拿得出手。但讲西班牙的,人家也好几亿人,几十个国家,作家也一大堆,极其巴洛克,洛可可、魔幻、超现实,非常丰富、芜杂和好玩。
 
  张:是的,西班牙语文学,如果连上拉丁美洲这一块,丰富性是极大的,很了不起。
 
  邱:德语文学也很棒,这四大语种,我觉得可以说是非常强势,中文写作,在全世界的语言范围来看,现在,大概排到七八位这个样子,正在一步一步地前进。我们现在的同年龄作家,比如说贾平凹、刘震云、余华、格非这批人,拿到国际上,跟同龄的作家比,已经不错了。比如说跟石黑一雄这种作家比,不弱于他。我听说石黑一雄获奖,非常失望。因为,我觉得像石黑一雄这种作家,在中国,你奖给王安忆也可以的,王安忆一点都不比他差,你奖给迟子健也行,奖给贾平凹都可以,都合格,很好。石黑一雄获奖,我不是很激动。
 
  张:是,石黑一雄这样的作家,中国多了去。
 
  邱:这也说明,中国文学本身,还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从全世界的范围来看,比起英语、西班牙语、法语和德语的文学的活跃程度和深度,以及他们那些作家的丰富度,他们的表现力,我们还是要弱些。你就是写那点破现实,不行的。
 
  张:我们的作品太单一,你说的这个词很好,活跃性和丰富性不够,缺少朝各个不同方向去探寻和表达的热情 ,这也是很要命的问题啊 !
 
  邱:但是,俄语文学不是太理想,这些年,我通过翻译了解这些,我英语书也读一点,通过我的观察,中国作家总的来讲,是处在逐渐上升的阶段。中国文学,未来早晚也该是世界最强的 5种最重要的语言文学之一。
 
  张:在世界文学格局之中,中国文学的未来肯定是很好的,我也这样认为。
 
  邱:我觉得,诺贝尔文学奖是相当关注中国的,而且越来越关注。早年也曾有人推荐过鲁迅,斯文·赫定曾带话给中学者了。第一,1938年,他们把诺贝尔文学奖奖给了赛珍珠,赛珍珠是美国作家,但她写的全部都是中国题材作品。当时,中国处于抗战,世界著名的诺贝尔文学奖,以奖励赛珍珠这种方式,让世界关注中国,很了不起。1949年以后,中国大门一关,谁也不知道了,据说老舍被考虑过。其实,在 1988年,如果沈从文在世会得奖,好多人都说,诺贝尔文学奖要奖给他,就是奖给整个中国现代文学,鲁迅那一代的一个代表,就是沈从文了。
 
  张:沈从文是天才小说家,艺术感觉相当好。
 
  邱:然后,就是莫言获奖了,他是1955年出生的,这样看来,诺贝尔文学奖,已经以各种方式,把中国文学的百年历史作出一个评价了。我估计下一个中国获奖者很可能是诗人。我们的诗歌现在很活跃。
 
  张:你这个线理得很清楚。
 
  邱:1930年代,日本人侵略中国,打仗,怎么办?就奖给一个美国的赛珍珠,赛珍珠写的全是中国题材,赛珍珠的获奖演说就是“谈谈中国小说”,你看她实际上代表中国获了一个奖,所以,英美有些人特别恨赛珍珠,认为她水平很差,不应该获奖。胡说八道,恰恰是赛珍珠很好。我现在觉得,这么一看,文学上还是有种非常公正的东西,作为艺术来讲,有一个基本的标准,你的民族精神深度、你在艺术表现形式上的能力、你的代际作家的呈现,等等。比如说,下一个人再获诺贝尔文学奖,一定不是莫言他们那一代的了。
 
  张:是的,不能老评给一代人,要关注下一代作家了,这就是历史。
 
  邱:毫无疑问,莫言这一代,重要作家是有一批的,诺贝尔奖就像我刚说的那样,一般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尺度来衡量一个语言的发展,尤其是中文。评价中国文学,还是比较长,从时间的尺度看,每个阶段的变化,都在研究和观察之中。那帮老头,天天读书,什么没看过。
 
  张:说得好,是一个时间长度的观察结果。
 
  邱:所以,对一个国家的文学评价,基本还是准确的,比如说像老舍,沈从文,茅盾那一代,奖给沈从文,就有了代表。我觉得中国作家要奋斗,我给徐则臣讲,我说则臣,根据我个人的感觉,你有希望的,就好好写吧,我说你 1978年出生的,比莫言小 20岁,大有希望。
 
  (未完待续)
 
来源:《滇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0413/c405057-29924286.html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