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谭克修:写给伊沙

2019-01-07 17:02 来源:作家网 作者:谭克修

摘要:写给伊沙

推荐关键字

写给伊沙
 
  作者:谭克修

 
谭克修(刘不伟摄于赵丽华梨花公社)
 
  你和你的新诗典朋友们昨天在微信上对我进行了小文革式的批斗,朋友不明所以,问我怎么得罪他了,怎么网上找不到批他的文章。我说,没有骂,只是转评了大头鸭鸭批他的文章。他说,感觉回到了暴秦时代。但在以先锋诗人自诩的你这里,别说自由精神,还会因言获罪到这种程度,出乎了不少朋友的意料。本来不打算在回复,因为怕钻进你提前设定的套子:蹭你和曹谁、大头鸭鸭的热度。但出于对你的重视,还是应该交代几句。
 
  你说我去年不敢和你开战,是因为拍别人马屁拍到蹄子上了,顺便也对你认怂了。这里面有两个错误:一、拍马屁主要属于脏活,不属于技术活。只要是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上者,如果诚心拍马,都会一拍一个准,不存在找不到屁屁的问题。何况这种低劣的有罪推定,与我的个性冲突明显,也不值一辩。二、我从来没接过你什么招,不存在后来再认怂的问题。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会对你认怂,谁也不愿意与你这位当今诗坛最大的苦主为敌。你以当代李白自居,拿手的却是长安唐僧的碎碎念功夫。每天会对其他诗人不停念咒语,就算真来了孙悟空,也会被你咒死,谁敢不怕?你突然把咒语对准我念,你给出的理由是算旧账,前年给十来个诗人写过简评,说你认为我夸了天下人,独批你。这个理由,对了解我的,人和读过那些文字的人而言,基本没什么说服力。但你的反应,让我意识到,我给你的那段文字确实伤害到你了,应该也是事实,对此事,可以向你致个歉。我最大的错误在于,对你我过往的交情估计过高,对你对批评的容忍度估计过高(我以为你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成熟诗人)。

  对你认怂,不只怕你个人,更怕那个围绕新诗典建立起来的诗人组织。里面有些诗人充当类似眼线,打手角色,会搜索任何对你不利的议论,集体扑过去群殴。甚至连谁转发了大头鸭鸭批你的文章,谁点赞、评论了,都截屏存档,记录在案。在这个年代,这确实有点匪夷所思和惊悚,尤其来自一个自诩为中国最先锋的诗人团体,不以追求精神自由为核心理念,却彻底走向了其反面,把西安变成了诗歌的东厂西厂。诗人对诗歌的言论都完全没有自由了,你和那些喜欢骂体制的诗人朋友们,真觉得这样合适吗?你们不是在自建一个更凶恶的组织吗?你或许认为全世界都欠你的,觉得大家有眼无珠,不认识你的伟大,认为全世界都骂你,自己是受害者。至少,从公开的信息来看,你对别人的骂,应该远远多于别人对你的骂吧?

  我认真想了 想,如果和你开战,会怎么发展呢?比如你可以说,我只写了百多首诗,是便秘,我可以说你写了一万多首,是拉稀。这分不出胜负。你骂我江湖戏子,我可以骂你江湖骗子,差不多吧?你给我起外号坦克休,谭精卫,我可以送你外号吴文革,伊公公。最后甚至可能会演变到问候家人了。这种骂街路数,不完全是比谁阴损,狠毒和没有底线,还得比谁对痛苦的忍耐指数更高。这个昨天已经在你的群里已经热身了一下,我没有回骂任何人一句,应该算完败,虽没多少痛苦,但对你也没有胜算。何况,你我无利益冲突,更无深仇大恨,又不是虐待狂或自虐狂,为何要蠢到损人不利己,让彼此痛苦?既然我骂不赢你,何不认怂了事?
 
  当然我们应该也会争论诗,但在吵架氛围下,严肃的批评是不可能的,还是只能蜻蜓点水。比如,你说我早期学海子,不先锋。我不记得模仿过谁了,当年我写的诗没你年轻时先锋,我承认。但我若说你晚期诗歌如何如何,会更伤害到你。你对我的诗,不好贬得太低,毕竟连续几年上过你的新诗典。我也不可能把你贬得太低,因为十多年前为你发过明天诗歌奖。该奖是那两年最引人瞩目的诗歌奖项,应该也是当时充满争议的你获的第一个大奖。我力排众议奖给你,当时看好你在当代诗歌语言口语化方向上的贡献。说这些,也不是要你对我还留存任何感恩之情,那太俗,也不符合我初衷。我发给任何人奖,没有指望过谁回报什么,获奖者也没有那个义务。能够收获一份友谊,就算不错了。你后来还算是友好的,给我写评论,连续多年约稿,我都记着。说这些,只谈交情,你我之间并无谁亏欠谁,不需要有挂碍。但这些交情,被我那段略有微词但自认还算友好的评论文字,一笔勾销不算,还要这么秋后算账,穷追猛打,却是出乎意料之外。
 
  目前为止,还没有骂你一句,我们之间尚无真正的争论话题。对一个根本没有深仇大恨的人,一个伊曹论争的观战者,你急着要发动人用重炮轰,全世界都知道,是刻意要把你和曹谁论争战场扩大。但无话题的争吵,不过是为了争吵而争吵,我没时间接招,你们继续单方面叫骂就是。我还可以再认怂一次,提前宣布你们赢了,并附加为那段对你或造成伤害的评论文字致个歉。你若觉得你我之间非要干场大架不可,我只会和你单个儿论诗,当娱乐活动,但有两个前提:一,必须等你和曹谁的战斗结束之后。现在是属于你和曹谁,大头鸭鸭的时间,我不蹭你们的热度,也不分流你的精力。二,为略显公平,必须是你我之间单挑,无旁人干扰,也不连累任何人,这才算是诗人之间的对垒,应该也是你喜欢的风格。
 
  最后,希望你提醒下你的组织,别费心编排什么十大蠢人之类大字报四处发散,那伤不了人,只会暴露编排者自己的智商,和把打着诗歌论争招牌的游戏彻底恶俗化。希望别强行把我纳入什么反伊阵营,当今诗坛,没有任何一个需要我去特别反对的特定对象。我提到一些诗人的名字,纯属于谈论问题的需要。我好像在两篇文章里提到对过欧阳江河诗歌的意见,我与他无任何交流,也无任何过节之类,因为大家都把他当大诗人看,正好他的写作可以就某些问题谈几句,就此而已。我觉得,对真正的大牌诗人而言,接受认真的批评,甚至质疑,都是一种待遇。
 
  谭克修,2019、1、7
 
作者:谭克修
来源:谭克修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7d957eb40102yiw1.html?ref=weibocard&from=timeline&wm=9006_2001&weiboauthoruid=2106949300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