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图像时代”文学研究的变革

“图像时代”文学研究的变革
 
  近年来,文学研究不再局限于文字文本这一传统视域下的关注对象,丰富的图像资料和空间艺术极大地拓展了文学研究的边界,“图像时代”的“文学危机”也引起了学者的关注。
 
  图像拓展文学研究领域
 
  所谓“文以载道”,当“文”被理解为文字、文章时,文学研究也就习惯将文字文献作为研究对象。看似“异质”的图像如何进入文学研究者的视域?
 
  在东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龙迪勇看来,进入文学研究视野的图像,如各类叙事性图像(故事画)、小说或戏剧的插图、诗意图等,或多或少都与广义的“文学”有着种种关联。文字与图像之间主要存在多媒介与跨媒介两种关系。多媒介关系指文字与图像这两种不同的表达媒介,共同构成一个图文一体的复合性文本。跨媒介关系指一种表达媒介在保持自身媒介特性的同时,也“越位”去追求另一种表达媒介的艺术特征或美学效果,如有些现代小说刻意追求绘画或雕塑般的空间效果。
 
  认识到图像与文学的种种关联后,文学研究者不再局限于对传统的文字文献进行研究。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研究了汉画像石的“叙事绘画与叙事文学之关系”,他认为,“这些画像石的重要性不仅在于提供对特殊形象的图像学解释,而且可以为我们思考中国早期叙事文学与叙事绘画之间关系的一般性问题提供一些线索”。
 
  作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者,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李立也一直关注新出土的考古资料。“汉画像石及其他考古资料所反映的说唱表演形式,为传世文献所载汉代说唱文学文本和相关研究提供了珍贵的视觉材料。”李立表示,汉画像石为汉代文学研究提供了真实而丰富的图像资料,这是以往传统研究无法企及的,从而也有助于汉代区域社会文化、风俗、艺术研究。
 
  文学研究迎来“图像转向”
 
  “如果说图像与文学的关系在古代是和谐的、唱和的,图像艺术只是语言艺术的辅助,那么,‘图像时代’的到来使这一关系发生了反转,图像在技术的支持下,正以前所未有的强势僭越本属于语言表意的领地。”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赵宪章提到“图像时代”的“文学危机”。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勇也有同感,但他表示,“图像时代”并不意味着文学就会走向衰落。其实,图像与文学的关系是双向的、互动的。比如,一些文学创作者将电影中的长镜头拍摄理论和技巧转化为小说中的厚描。
 
  龙迪勇观察到,在人文社会科学“空间转向”的大背景下,文学研究也迎来了一个“空间转向”或“图像转向”。文学的“空间性”或“图像性”问题在新的时代背景与社会语境下得到研究者的高度关注。图像史料的“空间性”特征,启发我们从“空间形式”的角度考察文学文本,辨析出某些文学文本的非线性特征。
 
  在赵宪章看来,20世纪语言哲学、现象学、存在论以及图像学所累积下来的学术资源,已经开启了文学图像关系研究之先河,为今天重新阐释二者关系提供了学理方面的参照,文学观念的变革与文学研究方法的创新都在发生。“文学是语言的,又是艺术的。”赵宪章表示,与传统的“文以载道”观不同,文学研究之语图符号学方法最关心的是文学怎样“载道”,同时,由于图像是语言之外的另一种表意符号,且二者关系密切,将它们进行比较研究也就成了文学研究的应有之义。
 
  研究瓶颈有待突破
 
  近年来,文学的图像研究已成为重要的学术增长点。例如,由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主办的“文学与图像”学术论坛已连续举办两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古代东方文学插本史料集成及其研究”带动了学界跨时空视野下的文学图像研究。“学界最新的研究成果主要包括图像叙事研究、语—图互文研究,以及文学与图像的跨媒介研究等。”龙迪勇介绍说。
 
  赵宪章表示,新世纪以来,我国文学与图像的关系研究呈现两种偏向,一种侧重于诗画关系、小说和曲本与其插图的关系、文学原著与其影像改编的关系等历史个案方面;另一种则注重对文学与图像关系的宏观把握,以及相关基础理论等方面的理论研究。这两个方面相互关联,缺一不可:历史研究如果不参照相关理论,只是资料的堆积和展示,很难回应“文学遭遇图像时代”这一现实关怀;理论研究如果不植根于历史,就会失之于浮泛而夸夸其谈,表面如花似锦,实则空洞无物。因此,历史与理论的结合是文学与图像关系研究的理想境界。但是,由于受到传统方法和固有知识结构的限制,有些学者尚难以做到历史与理论的统一。
 
  李立举例说,比如借助汉画像的古代文学研究,必然涉及画像构图的图像诠释和画面分析,涉及图像学、美术学、艺术史和历史学的研究方法;而汉画像图像文献的文学社会学研究,可能还会涉及定性与定量研究方法以及统计学研究手段,需要研究者有多维的研究视野并掌握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在赵勇看来,要展开文学与图像关系的研究,研究者既要懂文学,又要懂视觉文化或图像文化,这样才能游刃有余。而关键还在于研究者的意识,即要真正意识到我们已经进入了图像时代,研究者要适应新的形势变化,提高自身的研究素养。
 
  在龙迪勇看来,未来从“文学”角度研究图像需要突破的主要瓶颈,在于打破“内部研究”与“外部研究”界限。文学与图像等其他艺术之间存在的种种复杂关系,本应该成为文艺理论研究中的重要问题;但在一些注重“内部研究”的文艺理论家看来,这类问题因属于“外部研究”而价值有限。正因为如此,文学与图像的比较研究长期以来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只有改变这种观念,文学与图像的比较研究才能真正在理论上取得突破。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714/c419351-31232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