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世界文学》主编高兴谈诺奖两位得主 

《世界文学》主编高兴谈诺奖两位得主:
稍稍感到意外 但他们实至名归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七点,瑞典学院宣布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虽然这两个名字不是非常大众,但其实对于文学圈内的读者,这两个是欧洲文学的重磅大咖。《诗刊》主编、著名诗人李少君向封面新闻记者透露,彼德·汉德克还是一位优秀的诗人,早在1983年他和他的诗作就曾亮相《诗刊》。《世界文学》主编、著名文学翻译家、学者高兴老师则向封面新闻记者谈及这两位作家得奖消息传来,他的第一感受,“稍稍感到意外,但确实实至名归。”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于1987年凭借诗集《镜子里的城市》在波兰文坛展露头角。之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等作品。其中,她的代表作《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曾由北京外语大学教授、资深翻译家易丽君由波兰语译成中文,而这两部经典之作,由后浪出版公司策划,于2018年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为一位掌握世界文学最新动态的专家,高兴先生曾经写过一篇书评《你分明在走进一座小说共和国——读《最佳欧洲小说(2011)》,专门谈到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克佐克的《世上最丑的女人》。高兴认为《世上最丑的女人》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优秀小说。“一个马戏团经理娶了世上最丑的女人。人们兴许会怀疑他的动机。但他自己明白,这场婚姻确实是出于感情。只不过这是一份极为特别极为复杂的感情,伴随着好奇、厌恶和恐惧,却绝没有一丝恻隐之心。事实上,恰恰是她的不同吸引了他。‘要是他娶他为妻,那他就会与众不同——身份特殊。他就拥有了别人没有的东西。’这样的心理倒也合乎逻辑。但与最丑的女人具体生活却是可怕的,甚至残酷的。他不得不时常短暂逃离,却又无法彻底离开。他成了个分裂的人。”高兴在评论中还写道:“读完这篇小说,我的脑海里不断出现两个字:特别。一个特别的情感小说,一个特别的心理小说,一个特别的哲理小说,一个特别的寓言小说,或者说,一个特别的情感-心理-哲理-寓言小说,或者干脆说,一个特别的小说,那么的细腻,深刻,悲伤,肌理丰富,让人久久地回味。”
 
  诺奖就像一道强光一样,会照亮获奖者
 
  封面新闻:听闻这两位作家获奖,您第一感受如何?
 
  高兴:我的第一感受是,稍稍感到意外。但细想起来,他们的实力是完全够的,称得上实至名归。我感到稍稍意外是因为,波兰此前已经出过多届诺贝尔奖的得主了,没想到这次的得主仍然来自这个国家。
 
  封面新闻:对于国内不少读者来说,波兰女作家卡尔丘克的名字和作品,显得比较陌生。您是这方面的文学研究专家,请您帮我们介绍一些她吧。
 
  高兴:她是个完全靠作品说话的人。东欧的很多作家往往带有意识形态的色彩。但是托卡尔丘克完全靠作品说话。我觉得在目前的波兰作家中,她是最有实力的一个。最好的小说家就是她了。此外,波兰还有一位同样优秀的作家,是诗人扎加耶夫斯基。之所以没有颁给诗人。我想是因为诺贝尔文学奖有一个微妙的平衡问题。之前波兰作家获奖的都是诗人,先是米沃什,后来是辛波斯卡。现在要轮到颁给小说家,我认为是评委们做了一个平衡。
 
  封面新闻:不少人还没有读过这位女作家的作品。在您看来,她的作品最大特色是什么?
 
  高兴:托卡尔丘克在中国还是比较小众的作家。大家对她的作品相对陌生。她的文学魅力在于能够对人的内心进行非凡的刻画,把人们心中最微妙、最复杂、最细腻的东西呈现出来,这就是一个“文学高手”所需要的特质。她的中篇、短篇写得都非常精准。而且她深入人内心的能力太强了。
 
  封面新闻:对于她接下来在中国的读者,您有怎样的预测?
 
  高兴:正因为有大量作品还没有被介绍过,引进她的作品还是有很大空间的。而且诺贝尔文学奖本来就本身就像一道强光一样,会照亮获奖者。相信之后很多国内的出版社会抢着出版她的作品。我主编的“蓝色东欧”译丛,她也一直是我们重点想引荐的重要作家。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张杰 张谌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1011/c405057-31392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