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新媒体时代,散文写作消解了吗?

新媒体时代,散文写作消解了吗?
 
  散文是一种历久弥新的文学体裁,也是最易与时代产生亲密关系的文体。从“博客时代”,散文写作与网络的关系就成为一个重要话题,随着新媒体对生活与阅读的影响日益深化,散文写作与阅读的变化更加明显。对作家们来说,不仅要关注这样的变化,而且要主动思考在新媒体时代形成独特的散文美学和散文修辞,继续具有文学价值、文学价值乃至社会价值的书写。面对新媒体,散文写作被消解了,还是正在跃动着某些新的可能性?
 
  4月18日,由小众书坊、腾讯新闻知识官、腾讯文化、华文好书主办的“与你遥遥相望——二十位作家云畅谈新媒体与散文写作”的线上分享会举行。陈福民、李修文、周晓枫、梁鸿鹰、金仁顺、彭程、沈书枝、林东林、傅菲、草白、陈年喜、刘汀、向迅、顾湘、连亭、璎宁、安宁、王姝蕲、崔曼莉、张莉等20位作家参与,共同讨论新媒体与散文写作。
 
  微妙的散文书写,是给予个体和时代温柔的相望
 
  “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说不清楚的东西,我们每一个个体在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程度上都会与它遥遥相望。何时能够望见?那是缘分。” 在陈福民看来,散文是一个特别好的文学体裁,它赋予写作者最大的自由,让个体的隐秘情感、最微妙的事物能够呈现出来。正是这样一个具有象征性的、与美好事物遥遥相望的动作、姿态,区别了人类和其他的事物,这种呈现不受任何东西的束缚。
 
  李修文认为,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那种独特的情感,在表现它、体现它的时候,散文是有着非常便利、直接的手段。它深入这个世界的内部,及时理清楚我们这个时代个人的情感和伦理,也为我们的存在奠定更加坚硬的基础。“与其说‘新媒体’是我们散文写作时一个必须要赶赴的目的地、一个衡量写作的标准,莫如说它是一种暗示,一种提醒。它暗示着我们今天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写作的环境、传播的语境。”比起“冲击”之类的说话,他更愿意把新媒体时代看作是一种提醒,提醒写作者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求助于散文这一最具创造力的文体,乃至整个中国的文章之道的传统。
 
  眼花缭乱的阅读平台,无法取代文本的核心价值
 
  璎宁谈到,微博、微信、APP等新媒体的迅速发展改变着人们的阅读习惯和阅读行为,很大程度上,对好作品的主动筛选、阅读已经变为对海量碎片信息的被动涉入。但是,作为一个坚守文学文本阵地的写作者,她坚信,好的散文文本并不能只在乎平台问题,平台只是分散了读者,但是并没有“剥夺”读者对于好散文的热爱和追求。无论新媒体如何发展,好作品必将历经大浪淘沙最终留下成为经典。因此,对散文作家而言,写出有思想、有深度、有影响力的作品,应该作为贯穿写作始终的追求。
 
  “新媒体给散文写作者提供了新的更快捷的载体,但并未改变散文‘以情动人’的本质。” 安宁有所共鸣,她认为,不管通过什么途径阅读到的散文作品,打动读者内心的一定是文字本身。当前新媒体下的散文写作,依然是内容为王。同时,当代作家有必要也有责任,通过新媒体传播自己的作品,而非仅守住传统纸质刊物,传统刊物也应学会有效利用新媒体,及时向读者输送优秀文学作品。散文作家因为新媒体流量大,就一味改变写作方式或者写作内容也并不可取,散文并未消解,散文写作者更不能消解。她坚信,对当下现实的真实观察体悟,对创作主题的深入挖掘,对人类共同悲欢的文学表达,及对情感内核的坚持,不管时代如何变化,始终是最重要的。
 
  在对传统和自我的审视中,创造新时代的散文
 
  林东林谈到,新媒体一方面从物理介质上改变了写作,另一方面淡化了传统的文体边界,也带来了一种文体的柔和。在这个意义上,散文是一种“被消失”的文体,它无所不在,但是又无所在。“这是散文外部的危机,也是散文内部升级的契机,它重新开启了散文的革命和革新。”对于写作者而言,这是一个可以进行新的散文尝试的新局面,小说、诗歌等元素都可以拿过来试着成为散文的元素。这也是写作者在新媒体时代应该积极参与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单单只写作我们所写作的内容,同时也写作我们所写作的文体,不是成为一个散文家,而是成为散文的文体家。”
 
  李修文也说到,针对中国近一百年来有关散文的理解,今天的散文写作者,应当有勇气用自己的写作来质疑或者冒犯一下。“新媒体时代的来临,它应当让我们重新回观散文的传统,回观传统中的创造力,以及我们自身生活的这个时代的创造力,重新建立起这样一个时代的散文。”
 
  更多作家也把新媒体当成了一面审视自己的镜子,一个接收反馈的渠道。在陈年喜看来,眼下的新媒体形式是对散文写作的一种参照,一种反叛,也是一种校正,能促使写作者从书斋中,从一己的自说自话中回过身来,去打量和述说当下。在新媒体时代,散文应该直面现实,与生存现实去对接、去较劲。生活的主要内容和形式都产生于当下,而散文就是揭开当下生活盖子的活动。
 
  刘汀也有同感,新媒体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原来的作者和读者是一种想象性的关系,但现在的读者和作者可以直接发生关系了,比如留言互动的形式,过去的模糊关系变成了一种准确关系。也许,新媒体在本质上并没有改变散文,而是改变了观看世界的方式。
 
  对于这一问题,张莉是更为审慎的。在她看来,尽管新媒体给散文写作带来机遇,但是对动不动“10万+“”的文字,写作者恐怕要警惕,因为那也意味着某种内在的“迎合”。“今天的每个写作者都宿命般地被新媒体改变着,它为我们带来生活趣味、情感方式的巨大改变,包括我们使用的语词和句式。对‘一过性’的文字和文学趣味,应该是写作者所要极力抵抗和质疑的,否则写作者便成为被新媒体裹挟、被营销号趣味淹没的人。”她坚持,真正优秀写作者的主体性在于,创造自己的表达方式、语词特点、文体样式,要有今天写作者应该有的独立思考力和情感表达力。
 
  梁鸿鹰也认为,新媒体肯定会影响散文的表达,要求更为精短、更有热点思维、更有粘性等等,但文学本质上的慢、精致与新媒体的快,散文的文学性与新媒体的逻辑,是有矛盾的。“所有作家都在修筑一条路,由自己的生活通往神奇的文学世界。”他希望在新媒体时代,作家依然有耐心和定力去构筑坚实的文学世界,“细节像一块块砖石,铺就一条条错落有致的小径,让笔下的文字结实、丰盈、可靠”。
 
  由张莉编选的《与你遥遥相望:2019年中国散文20家》也在分享会上举办了首发式。本书收录了当代20位作家于2019年度发表于全国各文学杂志的散文佳作20篇。此前,张莉与腾讯、小众书房合作,于4月11日发起了“众声喧哗,杂树生花——20位作家云上畅谈中国短篇小说的调性”暨《我亦逢场作戏人:2019年中国短篇小说20家》新书发布会线上直播。(中国作家网 虞婧)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虞婧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421/c403994-31681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