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张莉:“她”创作,行动比实验重要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莉。
 
《2019年中国女性文学选》,张莉编,清华大学出版2020年7月版

 
茅盾文学奖评委张莉:“她”创作,行动比实验重要
 
  今年,女性题材影视作品相当火热。比如《谁说我结不了婚》《二十不惑》《三十而已》《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摩天大楼》《白色月光》,从阵容到制作都不一般,常常引起网友对女性话题的热议。
 
  近日,《2019年中国女性文学选》(以下简称《女性文学选》)出版。这是国内首部聚焦中国当代女性写作的文选,围绕“爱”“秘密”“远方”三个主题,呈现了20位中国当代女性写作者的短篇佳作。
 
  《女性文学选》的主编是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张莉教授。作为茅盾文学奖评委,同时也作为一名女性文学研究学者,“她时代”女性创作现状如何?张莉在访谈中进行了分享。
 
  关注“新锐”也要记住曾经的思考
 
  策划这样一部文选的思想契机,可以追溯到张莉多年前写作博士论文的时候。在找研究资料的过程中,她发现女性作家的作品只能从零散的杂志或作家本人的作品集里才能找到。于是想到,如果可以有年选按年度来收集女作家的作品,这对相关领域的研究者和作家群体来说,将是很有意义的工作。到了十年、二十年之后,这系列的年选就可以成为未来研究者的基础资料。
 
  2019年7月,《女性文学选》的编撰工作正式开展。佳作这么多,以什么标准去选呢?强调文学性和倾向新锐作家,是张莉遴选的主要标准。从几百篇作品筛选到100篇以内,再从50篇进到30篇、20篇,遴选的难度越来越高。目前呈现在读者眼前的文选,20位作家中,有10位是“85后”的新锐女作家,如王海雪、草白、王侃瑜、崔君、淡豹、修新羽等。在一部年选中收入这么多的新面孔,可谓大胆的尝试。而这一尝试更是独具匠心的,因为从不同年龄层女作家的文字中呈现出来的现实,才足以构建出一个相对完整而真实的当代中国女性心灵世界。
 
  目标“日常”强调文学的女性写作
 
  谈到女性写作,张莉认为关注点应该更多地放在“文学”上,作品的内容要反映女性的生存状态,强调“日常性”。这一选文态度,与关注尖锐“问题”的话题式写作,或实验性的“先锋”写作很不一样。
 
  舍弃了形式上的“乖张”,放下了内容上的“罕见”,女作家在写作中得天独厚的细腻、温暖和敏感的特质,在一个平凡的故事,一段寻常的经历中,更加自在地绽放出来。于是,女性写作中的文学价值得以真正凸显,也由此,女性究竟在用怎样的视角看世界,又是本着怎样的态度在理解自己,世界又是如何回应女性的思索,所有这些问题才得以“心平气和地”在作品中展开探索。
 
  访谈中聊到了书里的几个作家,比如王海雪。她是1989年出生的海南女作家,是北京师范大学与鲁院合作研究生,现在海南生活。张莉非常欣赏王海雪,认为她是很有文学创作力、生命能量也极充沛的女性写作者。她收入年选的短篇小说《夏多布里昂对话》是一个一夜写就的故事,在这个短篇里,王海雪探索了妥协、破坏和自由之间的关系,给人带来惊喜。

  在7月的网络新书发布会上,王海雪谈到自己对“女性自我凝视”问题的思考,认为历史上女性面临的生育、婚姻等问题,时至今日,这些问题依然困扰着女性。即使是一个受到过高等教育、物质上并不匮乏的现代都市女性,还是会在人生进阶的诸多节点上,面临左右为难的抉择,承受来自内心的焦灼。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显示了这位作家与众不同的思考力。

  这种困境是纯粹外在的吗?它们只是来源于传统文化价值体系吗?如果改变真的来自内心,那么女性应更加主动地打破环境的桎梏。
 
  注重“行动”完成写作的精神突破
 
  思想落到实践,才能展现真正的力量。女性写作也是如此。再多的文学艺术探讨、写作方式实验,比不过一次诚恳的写作行动。张莉认为,对女性写作者来说,更重要的是去多阅读、多写作。时代需要女性写作者去创作的,是与女性的生存能够形成真正互动的作品,无论在深刻程度还是篇幅体量上,都应具备更重的分量。
 
  简·奥斯汀的时代,女作家要给自己取个男性的名字才有勇气出版作品;伍尔夫的时代,女作家渴望的是一间能安心写作的房间。现在,经济独立的女性越来越多,女性也有了创作上的自由。然而,当代女性写作者仍然面临内心的困境。
 
  我们不会把托尔斯泰和让安娜·卡列尼娜遭遇爱情的沃伦斯基的形象画等号,不会说包法利夫人性格中的幼稚和虚荣里有福楼拜的影子,即使大作家自己曾说过“包法利夫人就是我”。而伊丽莎白与达西先生终成眷属,我们是不是又可以那么自然地,把这一结局迁移为终身未婚的女作家,在虚构中实现个人命运?是不是很多次地,把作为独立灵魂平等站在罗切斯特先生面前的简·爱,当作夏洛蒂·勃朗特自己?这种对应不仅存在于读者眼中,也潜伏在女性写作者自己的心里。
 
  那么,女性写作者们真能跳出虚构的或真实的藩篱,去真正地进行写作吗?在自由已然被赋予的时代,创作中心灵的自在,或许还要我们自己去寻找。而《2019年中国女性文学选》的问世,便是行动的一部分。
 
(本文作者系复旦大学外国哲学博士)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叶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915/c405057-31861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