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凡尔赛文学”遭奚落是对扭曲价值观的纠偏

“凡尔赛文学”遭奚落是对扭曲价值观的纠偏
 
  一夜之间,凡尔赛文学火爆网络。这种典出日本漫画《凡尔赛玫瑰》,以平静淡泊的口吻,“不经意”地炫富、秀恩爱的网络文体,在亿万网友的围观、调侃、嘲讽和解构之下,引发了又一场网络狂欢。
 
  “富即正义”“颜即正义”,在凡尔赛文学中,对于美貌、财富、地位、权势、情爱有着近乎病态的推崇和张扬,这一点一如既往地遭到人们的口诛笔伐。然而,在不经意之间,网络情绪其实已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一点尤其引人寻味。
 
  早在2005年,网络社区就发生过一场“北纬周公子大战易烨卿”的公案,引发了许多网友的争议。时下,凡尔赛文学已经很难引发人们的艳羡,甚至也已经无力激发人们的怒火。它所遭遇的,是一场后现代主义式的解构风潮,成为一个被人玩坏的“公共梗”,成了一个笑话。
 
  民智渐开,很多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凡尔赛文学只是一场不着四六的呓语。其所描绘的生活和“人设”,假得没边儿没沿儿。它或许是作者对于“上流生活”的臆想,也或许是他们对于理想人生的虚幻投射。但其段位,其实如同“皇上顿顿吃白馍,皇后娘娘挑水都用金扁担”相差无几,本身就暴露了他们离那种“上流生活”有着多么遥远的距离。事实也是如此。在不少凡尔赛文学的案例中,那些一掷千金、香车宝马的“人设”,其创作者根本就没有富。那些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一位完美爱人无度宠溺的“公主”,其创作者甚至没有丈夫或者男朋友,不知爱情为何物。他们笔下的生活和“人设”,只不过是他们自己的乌托邦而已。
 
  打开租房软件,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一套普通一居室的月租金就高达五六千元。在摇摇晃晃的公共汽车里,在拥挤得喘不过气来的地铁车厢里,多少年轻人每天光在路上就要耗费两三个钟头。写字楼里的灯火彻夜不熄,加了一个通宵班的白领,在晨光初露的时分,匆匆忙忙洗把脸就拖着行李箱赶往机场。
 
  没错,跟这种现实生活相比,凡尔赛文学唯美浪漫、纯粹无暇、金光闪闪。然而,它已经越来越难点燃年轻人的热血,甚至越来越激不起他们心中哪怕一点点波澜。在他们的自我认知里,自己不是,也永远不会是什么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一句“我是打工人”,就足以解构所有乌托邦式的蛊惑。流自己的汗,挣自己的饭,过自己的生活,这没有什么不堪。甚至,只有这种实实在在的耕耘和收获,才能带来真正的充实感、安全感和幸福。与之相比,凡尔赛文学式的乌托邦镜像,甚至还不如远在天边的一抹彩虹——彩虹尽管虚幻,却不失美丽。那些乌托邦镜像不但虚幻,还充满着危险的蛊惑。
 
  人要有梦想,甚至可以有一点幻想——万一它真的实现了呢?把梦想和幻想投射于网络虚拟空间,借助凡尔赛文学来营造一个理想中的自我“人设”,为心灵留存一方玫瑰色的乌托邦空间,只要能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似乎也无伤大雅。但是,我们的双脚永远都不能离开脚下的土地。直面真实的人生,接受现实的生活,然后付出辛劳和汗水,才能浇灌出真实的幸福之花。相反,如果沉溺于虚幻的凡尔赛文学不可自拔,错把乌托邦当成愿景,面临悬崖尚且凌空高蹈,那么,那条充满蛊惑的“通往天堂之路”,是不会把人引领到天堂的。
 
  (作者:封寿炎,系媒体评论员)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封寿炎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1117/c407521-31933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