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李金发70万字诗作首次集结出版

 
《李金发诗全编》
 
书内页

 
中国新诗史上的“盗火者”
李金发70万字诗作首次集结出版
 
  在《新世纪的太阳——二十世纪中国诗潮》一书中,著名诗歌评论家、北大教授谢冕,在论及李金发引进法国象征派诗的时候,对李金发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他“更为突出的贡献,却是公开、勇敢地把西方情调和异域的艺术方式引进到刚刚自立的中国新诗中来,他是促进东西方诗风交流的积极参与者,他的工作与‘五四’前后那些向着西方盗火者的业绩一起,被记载在中国新诗史上,不会也不该被遗忘”。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中国现代文学和中西比较文学研究学者陈厚诚,更是更进一步,直接将李金发称为“盗火者”,因为正是他从法兰西“盗”取了象征主义之“火”到中国,从而对中国新诗的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然而,在过去近三十年里,李金发的作品出版甚少,甚至导致“一诗难求”的境况。有鉴于此,四川文艺出版社历经三年努力,于2021年3月重磅推出约70万字的《李金发诗全编》,希望此书能为李金发作品的阅读与研究提供相对完整的文本,也希望这些弥足珍贵的诗稿不会散佚在历史的长河中。
 
  引进法国象征派诗歌第一人
 
  李金发将法国象征主义诗风引入中国,被公认为中国象征派诗歌的开创者。因其语言、意象和形式颇具怪诞之风,所以又有“诗怪”之称,对我国20世纪30年代的“现代派”、40年代的“九叶诗派”以及新时期的“朦胧诗”创作都产生了重要、深远的影响。 李金发已有“诗怪”“中国象征派诗开创者”等称号。之所以还要特别给他加上“盗火者”的称号,陈厚诚说,这是因为盗火者为人间盗取生存所必需的东西,而他们的命运却常是悲剧性的。“盗火者”这个称号则暗示了诗人颇带悲剧色彩的命运。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时值赴法勤工俭学高潮,李金发考入留法预备学校,但未及正式上课,便与六十多位有志青年一起乘船赴法,1921年转入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深造。留学期间,李金发深受法国象征主义诗风熏陶,并以象征主义先驱波德莱尔和象征派三杰之一的魏尔伦为名誉老师,相继创作出《微雨》《食客与凶年》《为幸福而歌》三本诗集,这些诗集于1925—1927年间陆续在国内出版,将象征主义这匹“怪兽”从法国带进中国,给平静的诗坛带来了巨大的“骚动”。周作人称赞其诗“国内所无”,蔡元培称其“文学纵横乃如此,金石刻画臣能为”。朱自清则说:“留法的李金发氏又是一支异军……他要表现的不是意思而是感觉或情感;仿佛大大小小红红绿绿一串珠子,他却藏起那串儿,你得自己穿着瞧。这就是法国象征诗人的手法,李氏是第一个介绍它到中国诗里。”《下午》
 
  李金发击破沉寂的惟有枝头的春莺,啼不上两声,隔树的同僚亦一齐歌唱了,赞叹这妩媚的风光。野榆的新枝如女郎般微笑,斜阳在枝头留恋,喷泉在池里呜咽,一二阵不及数的游人,统治在蔚蓝天之下。吁,艳冶的春与荡漾之微波,带来荒岛之暖气,温我们冰冷的心与既污损如污泥之灵魂。借来的时光任如春华般消散么?倦睡之眼,不能认识一个普通的名字!
 
  中国象征派诗歌的“开创者”
 
  由于象征派诗歌充满了颓废、绝望、病态和忧郁的声调,所以人们送给象征派一个称号:颓废派。在波德莱尔的影响下,李金发晦涩的诗歌对于当时的中国诗坛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而古怪的东西,与中国古代“温柔敦厚”的传统诗教和“五四”时期写实派、浪漫派的诗歌风格大异其趣,对于当时读惯了表现美和善的诗歌、适应于直抒胸臆的中国读者来说,李金发的作品严重水土不服。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学界重新对李金发的作品进行考量。孙玉石教授首先提出“正因为追求美,他便更憎恶丑”,随着研究的深入,学界对李金发的评价也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2000年10月,在广东梅州举行的“林风眠、李金发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暨学术研讨会”上,国内现代文学研究界的知名学者和部分海外学者一致肯定李金发是引进法国象征派诗歌的第一人,是中国象征派诗歌的开创者。而象征派是整个现代主义文学思潮中的第一个流派,所以李金发又是中国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
 
  重新挖掘李金发的作品价值
 
  20世纪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初,四川大学陈厚诚教授在课题研究过程中搜集了大量李金发作品和其他论著与译著,与此同时,中山大学李伟江教授在粤籍作家研究中也同样积累了李金发各方面创作和论著的原始资料。两人在交往中深感应该让这些珍贵资料在更大范围内发挥作用,于是起意先编一本《李金发诗全编》,为新诗研究界提供一部完备的李氏新诗作品的文本;然后再编一套多卷本《李金发文集》,为全面、深入研究李金发提供更为完整的第一手资料。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从起意到编讫,历经近三十年;从编纂到付梓,又历时三年。
 
  《李金发诗全编》共约70万字,汇集了李金发自20世纪20年代从事创作以来的全部诗作,其中包括《微雨》《为幸福而歌》《异国情调·诗》《集外诗汇编》等,附录则收录李金发搜集整理的578节民歌《岭东恋歌》及陈厚诚教授整理撰写的《李金发年谱简编》。同时,编者为本书添加了大量注释,既有外文词汇的鉴别、勘误和翻译,也有流传与发展过程中李诗字词变化的考证与校正。
 
  除诗作外,本书还收录了李金发各个时期的生活照,具有搜集齐全、校勘精细、注释确当、史料翔实等特点,堪称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史、中国现代艺术史、中国现代翻译史、中西文学交流史等领域的第一手资料。
 
  “卅载光阴弹指过,未应磨染是初心”,期待在今后李金发研究的漫长道路上,这本《李金发诗全编》发挥其独有的完备功效,让读者和研究者能在李金发诗歌的全景中探幽揽胜,并从中发掘出更多的潜在意义和价值。(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张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305/c403994-32043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