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阿来、马识途相约“阿来书房”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阿来、马识途相约“阿来书房”
 
  “马老,我们来看您啦!”近日,趁春光大好,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与本报记者驱车前往城西,进行每一年都不落下的探望——与文坛巨匠马识途的小聚。刚刚度过107岁生日的马老,精神矍铄,耳聪目明,在他的书房字海里,他与阿来畅谈封笔后的逍遥自得,却也流露出对创作的念念不忘。
 
  阿来盛赞
  这是献给学术界的厚礼
 
  一进门,阿来就笑着问候:“马老,听说你最近一直在研究甲骨文哦?”马老连连点头道:“尽我所能,凭记忆来写。”说着,马老拿过一本台历,递给阿来,这正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将自己研究甲骨文的心得随手写在台历上,这事儿还得追溯到2017年,《夜谭续记》写完,马老奇迹战胜了病魔。“打倒病魔以后,就想找点事情做。”从那时起,马老就开始写关于包括甲骨文、金文在内古文字的研究性文字。台历上,是他将在西南联大课堂上听唐兰老师的所得,凭借记忆写出来,再加上自己的一些发挥,目前已经写了不少,“能记起来多少,就写多少吧。或许将来有机会出版一本关于追溯字源的书。毕竟关于语言文字,我曾经专门在西南联大学过四年。也想留下些东西。”
 
  翻开台历,阿来指着一个“巴”字,对记者说:“你看,《说文解字》里有'巴,虫也。'大蛇昂首而起所欲吞之形为巴之范式。马老解释得好清楚,写得多形象!”阿来手捧台历,连连感叹这些手稿太珍贵了,他甚至提出能亲自牵头来助力手稿出版。当听说四川人民出版社已经开始着手编辑了,阿来很是期待,直言:“这将是马老献给学术界的一份厚礼!”
 
  难舍笔墨
  马老或许还有新作诞生
 
  去年7月,马老宣布封笔后,阿来就曾说过:“我们很遗憾,但是祝福。”并同时表示不相信马老停得下来,中国作协副主席、文学评论家李敬泽也直言:“封笔还得看怎么封?写作是一个习惯,写了一辈子,突然要停下来,还是比较难。”
 
  果不其然,在封笔的这大半年里,马老一边潜心研究甲骨文,一边以随笔的方式,日积月累,写下了一部小说的梗概,并逐日在丰富它。那就是他曾经给阿来表露的一个未了心愿:“你知道我的革命经历,我一直在想,藏族和汉族人民之间融合,他们的感情、友谊。长征时,有很多生在雪域高原的孩子,我曾经有个打算,想搞个电影‘雪山姊妹花’,讲述寻找革命后代的故事。两姊妹长征时一个留在了当地,几十年之后,她们久别重逢……我写了提纲,写了大概的内容,但我觉得我完不成了,你能不能帮我完成它?出书、拍电影……我真的很想看到。”马老拉着阿来的手,希望他能接过自己的笔,完成《雪山姊妹花》的创作,阿来诚惶诚恐,说:“马老,我觉得任何一个人来写,都写不出你的那种风格。”阿来提议,可以采用口述实录的方式,“你把故事讲出来,我们找人记下来,就还是原汁原味的马识途作品!”对于这个提议,马老连连点头:“可以可以!”阿来笑言:“你看,你的甲骨文专著马上要出了,还有《雪山姊妹花》接下来要出炉,你这个笔,封不到啊!”
 
  相约红星路
  阿来书房有请马老来坐
 
  听闻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将在西部文化产业中心内,打造“阿来书房”,并即将在年内开业。马老很激动,专门提笔,为“阿来书房”题字,一口气还写了两幅。他告诉阿来:“我早就给你写好了,一直盼着你来拿,我也想去看看你那个书房。”阿来当即发出邀请:“那书房开业,马老你一定去坐坐,我们喝喝茶,聊聊天。”
 
来源:川观新闻
作者:肖姗姗 成博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0304/c403994-32042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