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文坛动态 > 正文

以“扬子江”“钟山”之名颁奖

5

4

贾梦玮

 

以“扬子江”“钟山”之名颁奖,

这个夜晚我们与文学“密接”

 

  122日晚,冬日钟山迎来诗意涌动的文学之夜,第四届《钟山》文学奖、第四届《扬子江文学评论》奖和第三届《钟山》之星文学奖在这里同时颁出。奖项的主办方——《钟山》和《扬子江文学评论》,均是江苏省作协下属的重要文学刊物。颁奖现场,“老将”云集,“新星”闪耀,储福金、潘向黎、欧阳江河、胡弦、陈应松、胡学文、黄梵、王苏辛、陈思安等名家或新秀悉数亮相领奖,聚光灯、掌声与会心的笑声交错,印证着文学永恒的尊严与价值。

 

  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宁,省作协主席、南京大学教授毕飞宇,省作协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常务副主席汪兴国,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钟山》主编、《扬子江文学评论》主编贾梦玮,丁帆、苏童、王彬彬、高民、张在健、朱辉、胡弦、傅元峰等知名专家、作家,以及获奖代表等出席了颁奖活动。

 

  “《钟山》之星”文学奖

  标举“时代、勇气、难度”

 

  首先颁发的是面向35岁以下青年作家的“《钟山》之星”文学奖。该奖项是《钟山》杂志社于2019年设立并推出的青年文学奖项,每年一届,共设两个奖项:一是“年度青年作家奖”,奖励上一年度文学影响较大、综合实力和写作潜能俱佳的青年作家;一是“年度青年佳作奖”,奖励上一年度青年作家创作的较有才华、创造性和影响力的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诗歌、非虚构等单篇/部的作品。在本届评选中,王苏辛、陈思安获“年度青年作家奖”,田凌云《我的爱永远不死》、杜梨《今日痛饮庆功酒》、索耳《乡村博物馆》、索南才让《荒原上》、蒋在《小茉莉》等5部作品获“年度青年佳作奖”。

 

  “‘时代、勇气、难度’,是我们推出‘《钟山》之星’文学奖的宗旨,也是我们对中国青年作家们的期许。江山代有才人出,青年作家们把新的思想、新的经验、新的语言、新的梦想注入文学,以不倦的探索拓展着思想和艺术的疆域,以活跃而勇敢的创造、独具个性的勘探,成为中国文学保持勃勃生机的不竭动力。获得本届‘《钟山》之星’文学奖的青年作家们秉持着对汉语文学写作的敬畏之心,直面多元、复杂、蓬勃的时代生活,同时不拘泥于陈旧的写作习惯,敢于以诚恳而有力的创新思维拓展汉语文学的可能性。他们的优秀作品在思想性和文学性上都呈现出挑战难度的勇气和力量,敏锐捕捉和探索了新的文学内容和表达形式。”《钟山》《扬子江文学评论》主编贾梦玮说。

 

  发表获奖感言环节充盈着年轻心灵对世界、对写作的真诚思索。“我怎么让自己成为一个吸盘,成为一个矿藏,不断吸纳,不断吞吐,从而去靠近对一个整全世界的阐释呢?”获奖作家王苏辛说,“我找到的属于我的方式是,让写作和生活处于一个互通有无的状态,让所有内心的感觉,经过现实生活的过滤,又再次经过写作的过滤,在一次次过滤中,把内心的澄澈清晰地用文字定格下来。”田凌云表示,世间万物、人与人的感情,其实有着伟大的奥秘,值得我们倾尽体力与精神的车轮去探寻,“所以在我还自认为无知并且可能会一生无知的情况下,我也开心于可以一直用我无尽的困惑去探寻它们或许没有彼岸的本质,这也是完成自我的必经之路。”

 

  《扬子江文学评论》奖:

  思想、见地、学术探索与艺术创新

 

  《扬子江文学评论》奖和《钟山》文学奖均为省作协于2013年设立的“紫金·江苏文学期刊优秀作品奖”的其中两个奖项,每两年评选一次,奖励发表在四家文学期刊上的优秀作品。其中,《扬子江文学评论》奖旨在奖掖有思想、有见地、兼具学术探索与艺术创新能力的优秀批评家。

 

  此次,孟繁华《善是难的,难的才是美的——当下小说创作状况的一个方面》、阎晶明《塔楼小说——关于李洱<应物兄>的读解》、梅兰《文学性的轨迹——从李浩看先锋派之后的文学新变》、何平《安魂,或卑微者的颂诗》、孙郁《且来读阿城》、贺仲明《新时代版本的“废都”书写——关于<暂坐>及相关问题》等6篇论文荣获第四届《扬子江文学评论》奖。这些获奖作品不仅体现了《扬子江文学评论》一直以来的高品质办刊水准,奖掖了一批有思想、有见地、兼具学术探索与艺术创新能力的优秀批评家,更进一步巩固了《扬子江文学评论》在全国同类刊物中第一方阵的地位,促进了新时代文学评论事业的繁荣兴盛。

 

  几篇获奖论文皆有独到之处。孟繁华《善是难的,难的才是美的—当下小说创作状况的一个方面》中对于“文学有情”的倡导,不仅切中了当前文学写作的要害,而且在整个社会精神文化生活层面都具有重要意义;阎晶明《塔楼小说——关于李洱<应物兄>的读解》以小说艺术探究者和社会生活观察者的双重身份,构建了文学理解的交叉路径及多重可能;梅兰《文学性的轨迹——从李浩看先锋派之后的文学新变》从日常生活的现实经验中寻求新创和对抗精神,为“先锋文学”的持续“先锋”寻找新的可能性;何平《安魂,或卑微者的颂诗》呼吁将灾难视为关涉国家、民族和国民心理建设、生命成长的精神性事件,确立了健康正派的写作伦理;孙郁《且来说阿城》让人们看到一位学者如何与他笔下的作家达成审美与情感共同体,他们惺惺相惜、情真意切,共同代表和构筑了当代中国文人的精神高度;贺仲明《新时代版本的“废都”书写——关于<暂坐>及相关问题》指认了《暂坐》对贾平凹“颓废美学”书写的推进与发展,也以批判性的立场,揭示了《暂坐》在“人性关怀”与反思都市生活深度上存在的缺憾与不足,显著地彰显了一个批评家的职业素养与学术操守。

 

  《钟山》文学奖:

  在252篇(部)作品中“优中选优”

 

  第四届《钟山》文学奖作为双年奖,从两年来《钟山》杂志上刊发的252篇(部)作品中精心评出,其中已有多部作品入选各类文学奖项和文学排行榜。陈应松《森林沉默》、胡学文《有生》获得长篇小说奖,潘向黎“如花在野”专栏、张学昕“河汉观星”专栏获得非虚构奖,迟子建《炖马靴》、李云《掌间》、储福金《洗尘》、黄梵《私人牧歌》、周嘉宁《浪的景观》获得中短篇小说奖,胡弦《蝴蝶》、欧阳江河《埃及行星》、孟原《我不再写事物(组诗九首)》获得诗歌诗评奖。

 

  获奖作品已足够妙笔生花,作家们的获奖感言同样文采斐然且“画风”迥异。潘向黎坦言“如花在野”专栏并不好写,但是在挑战难度的同时,她得以和陶渊明、杜甫、王维、苏东坡、辛弃疾相处,“那是一些美好、奢侈到不可思议的时光”。一直执着书写人与自然复杂关系的小说家陈应松,在获奖感言中称“世界上所有角落的生活,没一种是多余的,每一寸荒山野岭,都是文学的奇观”。欧阳江河谦虚地说自己“要朝着颁奖词的方向努力”。储福金则笑言,“我虽已老,创作犹在,还将继续与《钟山》‘密接’!”黄梵感激于《钟山》对作家的陪伴、发掘与鼓励:“《钟山》不只刊发者这么简单,她设想了小说的多种理想,其中之一就是,能否重新打开题材或形式的新路?她乐于跟随并信任作者,去一窥那个尚未尘埃落定的小说世界。”因疫情未能来到现场领奖的著名作家迟子建,也发来了诗情漫溢的感言——

 

  “作家就像厨师,针对不同食材,采取不同的烹饪方式,或者煎炒烹炸,或者炝焖蒸煮。这次我面对的食材是战争年代的一双马靴。我在寒夜燃起篝火,用雪水和松枝炖它,让人性的蒸汽在印着人迹和兽迹的雪原弥漫,升腾。感谢《钟山》杂志,感谢《钟山》文学双年奖的评委老师,让我炖的这锅马靴能上盛典的宴席,哪怕它只是今夜最不起眼的一碟家常小菜,但对我来说都是莫大的激励。”

 

  “前浪”不息,“后浪”奔涌,颁奖盛典在钟山夜色中圆满落幕。“《钟山》和《扬子江文学评论》自创刊以来,在引领文学潮流、革新文学观念、推出优秀作家和评论家、培育高品质读者等方面,为当代文学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为江苏文学乃至汉语文学界铸就了广受赞誉的文学期刊品牌。不忘文学的初心,相信文学独特的力量,尊重文学,守护汉语,为汉语文学奉献最优秀、最杰出的作品是我们永远的使命和永恒的责任!”贾梦玮说。

 

来源:交汇点

作者:冯圆芳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1/1203/c403994-32298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