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综合报道 > 正文

在知乎上写网文是种什么体验?

《宫墙柳》《洗铅华》……在知乎上写网文是种什么体验?
 
  洗澡、做梦经常有碎片式灵感的“闲扫落花”,在疫情期间将自己的脑洞搬上了“知乎”,每周不定期地更新两到三次,在小说上线一个月后,收获了超过10万元的收入。
 
  这个1994年出生的姑娘,对此感到十分惊喜。在此之前,她也曾在晋江等小说平台上发表自己的作品,但是屡屡扑街,无人问津。
 
  随着疫情中在线经济的兴起,在知乎上写网文,也成了一股新的风潮。在知乎“盐选专栏”里的文学区域,收录了用户在知乎上写的小说,需要读者付费阅读,在平台上涌现出《宫墙柳》《行止晚》《洗铅华》等代表作品。“如果霍格沃茨的校长是郭德纲怎么办?”“当霸道总裁文里出现沙雕女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些新奇的脑洞问题,大多都变成了天马行空的小说灵感,“闲扫落花”并不是唯一。
 
  题材包罗万象,更偏爱古代言情
 
  提到知乎上最出名的小说,就不得不提《宫墙柳》。它最早脱胎于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后宫中嫔妃们一定要争宠?在这样一个脑洞大开的提问中,涌现出无数回答,其中“梦娃”写的《宫墙柳》最为知名,获得28万个赞,这是一部“反后宫”小说,主要讲述了一群不争宠的后宫嫔妃的自在生活,皇帝变成了“工具人”,因为情节清新脱俗,一度成为网络流传的神作,也让知乎上连载的小说第一次走进人们的视野。
 
  在闲扫落花的回忆里,B站上有UP主自发地为《宫墙柳》剪辑了视频,还为书里的主要角色“选角”——例如让《哦我的皇帝陛下》里的赵露思来演江映柳,《美人心计》里的严屹宽来演皇上,《琅琊榜》里的佟丽娅来演王美人等等,看到这些读者自发的二次创作,使她也萌生了去知乎写网文的念头。
 
  “我从小就爱写小说,初中的时候就拿了金庸的《鹿鼎记》偷偷地看,有时候数学课听不下去,就拿张纸,在上面乱涂乱画。”闲扫落花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还看历史题材的电视剧,看完就翻原著小说,废寝忘食。
 
  渐渐地,她开始在空余时间动笔写作,用落花自己的话说,“起初这些小说只是一个个文档,寂寞地躺在电脑C盘里。”她也尝试去晋江等网站写作,但因为性格佛系,小说最长也就写个20万字,有时只能写个几万字,在动辄百万字的网文世界,没能激起一点浪花。读完《宫墙柳》之后,她把之前自己写的小说在知乎连载,每天来催更的读者给了她不少动力,签约后的收入也让她感到十分惊讶。“之前完全没有预料过。”
 
  而《洗铅华》的作者“七月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初决定写小说的原因是,一直在知乎上追别人的脑洞,追着追着他们就不更新了,于是决定动笔自己写作。在她笔下,一个新时代的奋发女青年,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到熬夜追的小说里,还变身成了恶毒女配,这样新奇的设定吸引了不少读者。签约上线后一个月,《洗铅华》的收入就超过40万元。
 
  “在知乎上连载的网文题材有宫斗、都市言情、穿越等,包罗万象。”七月荔说。在她的观察中,更受欢迎的题材是古代言情,其中涌现出类似于《宫墙柳》这样的“爆款”。“知乎是一个很适合小说新手创作的平台。”七月荔表示,“因为不需要动辄几十万字的连载,而且追更的读者数量也不少,相比其他平台,更不容易‘扑街’。”
 
  最近,她正在创作一部以“暗黑”和“病娇”为题材的小说《温水煮蛙》,“我平时没有特别详细的创作计划,不算大神,只是一个刚入门的小白。”七月荔说,“在写作的过程当中,也是一边在摸索,一边在学习。”在她看来,知乎之所以适合小说新手创作,另一个原因是连载篇幅更短、读起来更轻松。
 
  疫情催生“创作热”,网文平台更多元
 
  在疫情中,人们宅居在家,推动了创作网文的热潮。根据阅文集团的数据显示,超过30万人选择在一季度成为网文作家,并生产了超50万部网络文学作品。其中,湖北地区新增作家数量首次跻身全国第六。“封城”期间,湖北人写了超过1.3万部网文作品。
 
  2020年第一季度平台新增作家数量33万,环比增长129%;其中,广东、江苏、山东、河南、四川人民最爱网文创作,湖北省则首次跻身排行榜Top6,当地人民网文创作热情空前高涨。大量新增作家涌入平台,直接带动了内容创作的进一步多元化。
 
  除此之外,创作网文的平台也在不断扩展。除了例如阅文、掌阅等传统的网文巨头,还有例如米读、番茄小说、七猫这样的垂直网文平台,也有将网文作为内容拼图的平台,例如豆瓣阅读、知乎盐选专栏等。
 
  各大平台不仅在争夺头部的内容创作者,同时也在打通以IP为核心的上下游产业链。以知乎为例,以问答社区的身份出道,目前已成为综合性的内容平台,如今,不少优质小说已经进入纸质出版和影视开发阶段。对于作者来说,这意味着新的收益红利和想象空间。
 
  2019年11月,知乎推出“亲历故事”大赛,进一步鼓励此类内容的产出和消费。大赛评委包括贾平凹、李敬泽、陈晓楠、叶伟民、梁边妖等作家、编剧、新闻出版界人士及知乎用户代表。最终,15名获奖者共同分享了50万元奖金。
 
  知乎还与大赛中涌现出的近百篇作品、近60位创作者完成了签约,以此为契机开辟IP运营业务。例如,网友北邙以狱警视角讲述的逃犯故事获得大赛二等奖之后,知乎为其打造了盐选专栏《狱警往事:犯罪背后的人性深渊》。另一方面,知乎也开始代理作者的经纪业务,为作者的个人形象包装、版权延展和商业活动等提供全方位服务。
 
  在疫情中,从线下被迫转战线上的大把流量,为内容行业创造了新的机遇。根据知乎在今年3月份披露的数据显示,相比去年,内容付费的用户增长了4倍,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故事类创作。除此之外,其他平台例如喜马拉雅联合多家媒体上线了“抗肺炎”专题页面,包含疫情资讯、防护科普、播客心声、儿童防护等。蜻蜓FM则设立“战疫情”专区,包括疫情动态、科普等,并且联合好大夫等平台开启了在线义诊。
 
  2018年被称为知识付费的“元年”,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预测,2020年知识付费市场将达235亿元,在疫情中,知识付费行业正在迎来新的机遇。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范佳来 陈逸飞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521/c404024-31717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