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朱涛诗集《越荒诞越奔跑》出版

2017-11-22 07:44 来源:作家网 作者:朱涛 点击:

摘要:诗坛孤狼,真正的先锋诗人——《越荒诞越奔跑》推荐

推荐关键字

诗坛孤狼,真正的先锋诗人
——《越荒诞越奔跑》推荐
 
 
  【内容简介】
 
  融梦幻与现实历史气息与未来意识于一炉/《越荒诞越奔跑》推荐内容
 
  朱涛的独特性就在于此:他不乞求完成,他也不渴望救赎。他一次次创造,一次次毁灭,他用一种糅合了弥尔顿和奥登式的东西写下此时此刻,并把诗歌的牢底凿出一个比深渊更深的甬道。
 
  阅读朱涛的诗集,最好的办法是不要试图去解决某些句子的阅读障碍,而是直接把它当成情景剧。

 
  【作者简介】
 
  朱涛,浙江舟山群岛人。八零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后弃文经商。二零零八年重返写作后,已出版诗集《站在舌头上》《半轮黄日》《越荒诞越奔跑》。2016年获太平洋国际诗歌奖。现居深圳。
 
  【推荐语】
 
  我不懂诗。但朱涛的“奔跑”对我来说如同奇观,那是飙车般的速度,是在疾风中让词语爆裂碰撞,是強劲粗暴的生长,是让这个时代的复杂经验被眩目的光照亮。
 
  ——李敬泽(著名作家、文学批评家)
 
  朱涛的诗是经验的碎片、语言的奇思和精神的黑洞混杂而成,他从日常的意象出发,经由词语的变异、辨析、自我绵延,创造的却是反世俗的盛大景观。他不断地对个人经验进行抽象和提纯,让精神在语言的幻象中飞翔,同时又试图证实,这不是诗意的冥想,而是更内在的真实。他是这个时代真正有语言抱负的先锋诗人。
 
  ——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
 
  朱涛的诗歌,让我联想起诗人是语言的炼金术士和时光的雕刻师的说法,确实,他奇崛独特的感觉,精雕细刻的修辞技巧,和超常规的想象力,都应证了这一点。
 
  ——李少君(著名诗人、评论家)
 
  作为阅读者,朱涛喜爱策兰、曼德尔施塔姆、巴列霍等嗓音独特的大诗人;作为写作者,朱涛擅长营造荒谬、戏剧性、超现实的场景,以丰饶奇崛的想象力瞬间引爆,构建融梦幻与现实历史气息与未来意识于一炉的诗风。已成为跨越代际的有自己美学趣味的卓越诗人。
 
  ——陈黎(台湾著名诗人、翻译家)
 
  朱涛的诗很难给其下定论,更大程度是奇特的异质混合体。它们是达达躁动式的、身体官能症的、奇幻白日梦的、敏微神经质的、现实评判等等的交织与共振。朱涛的冷涩干裂、奇诡偏锋但又抚慰萦怀和倾心向往既是个人的感观编年史,又是神经气质的强烈的一口长长的叹息。
 
  ——霍俊明(著名诗评家、诗人)

 
  【精彩节选】
 
  诗歌的搏击术/《越荒诞越奔跑》
 
  要解读朱涛的诗歌,需要调动全部的智力,并抛弃自以为是的观念。朱涛在发明新词的同时也在吁求一种同样新的阐释,这种阐释要求与其诗歌互文,也就是在平等的前提下,互相生产彼此。在我看来,理解朱涛的诗歌除了其聚碎片为整体的精神性之外,还有两个可以被语言化的关键词。第一是速度。第二是角力。他们统一为其诗歌的搏击术。

附:作品 
 
美得像一枚指针
 
美得像一枚指针
直刺云霄
 
怎样的熔炉
配得上如此灼热的火苗
 
一定是火山喷发
埋下的雕像
让后来的一切痛
显得那么轻
 
雕刻,让死亡欣喜若狂的艺术
 
所有的人都躲在无形伤口里
好像不知道这是伤口
 
轮到他分泌
他辩护道
如果抹去这些皱褶
她们比娇嫩的花朵更艳丽
 
他很年轻
但偏爱沧桑琢磨的脸
那些被生命滋养的
抬头纹、鱼尾纹、皮肤的褶子
仿佛仅仅出于装饰
来到世界上表演
孤独之旅的美艳
 
他雕刻让死亡欣喜若狂的艺术
且毫无保留认出
孤独唯一坚不可摧的肖像
 
2016.3.28旅途福州
 
春天末日手指的雨滴
 
春天末日手指的雨滴
伸进你的身体
像蚕与桑叶
相互挥霍
掏空对方的精血与骨髓
 
家园的叛逆者
你鼓荡戴口罩的肺
紧紧抱住脚底石块
坚持在死亡的中途站
下车
铲除地下通道的黄马甲
但你并不奢望卸下伪装
从尘世的渣土中伸出头来
摘下眼罩
阳光不能治愈你脸上的惊雷
你捏造了一个又一个牢笼
撤退到灯塔的后脑勺
居住
 
饥荒时代留下的后遗症
哄抢黑暗食粮的爆破手
你小心翼翼拧干锦绣浸泡的湿毛巾
把自己裹紧在紫红袍的风景里
 
寒冷的妹妹
孤独的妹妹
沉默保护了你的荒草在远处开火
搂进一个人弯曲的岔路吧
去战胜沙子挖掘的命运
 
2016.5.8旅途杭州
 
雪国尸检
 
秋天吞下的绞肉机预感将于深夜发作
他嘱咐廉价的果实们:心绞痛时
须踮起脚尖,让嘴飞出去,像呼啸的子弹,咬合大地泥泞的种子
似亲吻至爱的人。如此
披肩的盲雪才能赤裸着
找到你们匿名的遁形血迹
完成尸检洁白的惊艳一瞥
 
2016.7.1子夜武汉
 
最终我们会爱上没有肉体的生活
 
公交翠绿的鸣叫引来早晨的晴朗
我挤出笑容
从地层的潮湿破土而出
仰望哮喘的阳光
汗涔涔搬运粮食和器物
 
感谢上苍恩赐
我们的视野局限于感官
探测红玫瑰之夜
蜜蜂馈赠的求欢声
棕榈树下彩虹恍惚的阴影
而无须学习人类的尖刀刺绣天堂
喜悦游客围观的脚步
 
在剜去草坪的沥青路行走
蜘蛛网的路灯
戴着来世人头偶像的面具发电
竟然没有羞耻
 
最终我们会爱上没有肉体的生活
从山巅云朵的飘带逸出
 
2016.8.11旅途武汉
 
像我这样忘记
 
秋天揭开幕布
她的弓起的黄金脊背吓坏了我
 
“忘掉她的用途吧
只当她是一具美丽的机器”
舞台中央风铃叮当
 
果实碾磨的种子涂抹天际
望着由横梁、升降绳索、连环绞盘和滑轮组成的装置
我怎么都不能与吊着她身体的天空相融
黑暗撒开蹄子
仿佛只有无尽的窟窿配得上这赐予
 
该如何终结呢?
“像我这样忘记”。他打了一个响指
好像在谈论一只苍蝇
 
2016.8.13广州
 
鲸鱼旅行团
 
沉闷的九月来到,幼鲸缤纷的情欲
如火药的玫瑰
炸开母亲怀抱的锁链
 
鲸鱼旅行团跃出海面
 
太阳的白嘴鸦不敢靠近
怕灼伤月光雇佣军
羽毛融雪的嗓音
 
波浪的锯齿伸向海滩
磨刀石召集夏天的男孩
仿佛冰冻才能交换灵魂
 
人类率先袒露甜虾的胳膊
“同胞,放下行李
尝尝我们的肉”
他们的舌头从满嘴的铁屑中掉下来
 
死亡是难得的恩赐
不要轻易浪费
于是大海的餐桌
多了一道干牛肉的鲸鱼菜肴
她们的眼泪在寻找矿藏
 
2016.9.6挪威卑尔根
2016.9.11瑞典卡斯达小镇改写
 
永生就是听她的流水声持续颤抖
 
我惊叹月光的创造力
把三千万丈绳索折叠成包扎的绷带
轻缚在夜晚情人的伤口上
矫正其发育
并停止少年磨牙的梦幻
 
这样的监狱必赢得上帝称颂
他会坐在梨树下
望着三角梅蔓延的矮墙出神:
永生不就是听她的流水声
持续颤抖吗?
 
石榴裙下无一例外
但那需要持久的搏斗
 
2017.2.4广州
 
树枝擦伤他的大腿和根部
 
一八八九年,他在日记中写道:
“上帝是我的欲望”。此时他似乎
已准备好从窗台跳下去,望远镜里
我看到他正扒掉底裤
嘴如吸干鲜血汁液的蛇
领略着呑噬僵尸的仙境。
但他很快掐灭了烟头。用朱笔眉批“杀无赦”。
“上帝是我们能挑逗的吗”
时针在一秒一秒过去,当勒住第三盏路灯的脖子
他突然醒来,这样的修改似乎更准确
“上帝要我认出他的欲望”
他抱着一堆羽毛,撞到了铁皮屋
“不,不”。他头摇摆得像拨浪鼓。
这不是我的初衷。
“上帝勾出了我的欲望才对”
那小虫子痒痒的。寝食难安。仿佛锯子才能让噪音安静。
亵渎!上帝怎会教唆我们劈开骨头
在漆黑的夜里敲钟。
“应该是我们勾引出上帝的欲望”
抖落他满身木屑,激怒他说出
“撒谎是人类的本性”。
一阵风吹来,我听到他热爱的树枝
捆绑他,擦伤了他的大腿和根部
 
2016.10.30广州
 
带来风暴的枝头
 
带来风暴的,是盛夏的枝头
那垂挂的多汁的乌青
裸露让她百灵鸟一般走向桥的一端
而在严冬她躲进飞雪搂抱的冰窖
用北极熊的敬意和恐惧煨热冻僵的春天
她藐视的一切卷土重来
 
2017年2月23日深圳清晨
 
园丁归来
 
他牵着暴风雨鼻子
驮着十字架
用桑葚抖落闪电
 
午后的阳光翻动灌木丛隐藏的村庄
碎鸡蛋壳的脸唾沫自酿的苹果酒
驱散隔离她们的麝香人间
仿佛过着复活节
房屋的土墙到处画着紫丁香
半裸的女人头插山楂花和白牡丹
站在窗前怀抱七弦琴
唱着:欢迎园丁归来
 
他做了铁丝网做不了的事
混浊的空气不会咬伤他的身体
他一会儿打瞌睡,一会儿对松果说话
闻闻草丛的黄雏菊
 
“山谷里有那么多好姑娘
在无花果树挂着的吊床过夜”
他踢出涟漪的声音
从天边走下来
他染上她们共同的斑痕
在切开的河流中默诵
“被解放的耶路撒冷”
 
2016.8.14凌晨深圳
 
我来自安卡拉
 
飞机像鱼雷从天空的阶梯
飘落
几乎未遇到障碍
在吻过浪花后
柔软在一片红珊瑚中
 
空难定性为恐怖袭击
改变它最初命运的
是黑匣子:
我来自安卡拉
如你所愿,真主
 
未被大地截获的信号
还有:
春天突然来了
切开了河流失眠的床笫
 
2017.4.18广州
 
用数过花朵之手的蜜蜂耳语
 
她把挂钟的脸埋进时间空旷的超市
而他用数过郁金香、紫罗兰、红玫瑰
之手的蜜蜂,与无尽的货架耳语
他知道找不到她,但一定不会消失
蚁蝼的鼻子已沿着巧克力停车场的汁液
行进
几乎有一个世纪了,他们已习惯
共同的小情人,幻想
保佑捉迷藏的滴答欢愉
 
2016.12.15飞昆明天空中
 
越荒诞越奔跑
 
喝下早晨三颗秘不示人的泪滴
用墨绿的胆汁涂干空中泉眼
给他十个春天的刀子
再像旧日油漆一层层剥落
披上丝绸的凉爽
插在沼泽地上
让未来捡拾他的手
举起火把
 
时代的指针遭遇美人痣
悠然吃着巧克力太阳
稀释燃烧的冰
嗅出时间馊粥的味道
 
既然真理像烧焦的彗星
剩下碎瓦砾的尾巴
那就用灰烬彻底激活它
雕琢成钻石
支撑起雾霾雪崩的白昼
 
星星卡在蓝色弹匣里
不因金粉受潮的恸哭回心转意
困倦的群山看着凹陷的鹰钩鼻
勾引发红的月亮
越荒芜越要奔跑
用更脏的生意养活蹄子
赶超看似永久的不锈钢车轮
 
2016.5.7旅途杭州
 
少女之心
 
每天都是涨潮时分
清理残骸时,他们唤那风暴
“少女之心”
 
2016.8.10旅途长沙
 
我们在酷刑的使用上意见相左
 
我们在酷刑的使用上意见相左
 
她反对加入穿屠夫服的喷气客机
顷刻杀死时间
而我不同意慢下来
等那只从金色虎皮踱步而来的野草莓
伸开嫩汁的嘴
刺破装饰小白兔的蜘蛛网
吮吸血与奶水的味道
 
我们在溺水者体内
找到了解剖河流的方法
 
我将填充她肿胀的墙
把自己锻造成一枚枚铁钉
楔入她甜蜜的躯体
安放成批生产的精致玩偶
在笑容的路上仆倒蹄子
而她会在裂缝中窥见我
抱着一堆晃动的七彩云朵
在寂静制造的热恋的冰淇淋中
修复我失去的处子之身
像重生的救世主无语
 
2017.2.3深圳
 
作者:朱涛等 
来源:中国诗歌网  
 
http://www.zgshige.com/c/2017-11-21/4775282.s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微信分享到朋友圈专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作家网的立场。

排行榜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