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德兴:留在大茅山里的故事

2017-05-18 16:38 来源:作家网 作者:海蓝蓝 点击:
0
A- A+

德兴:留在大茅山里的故事
 
海蓝蓝/文


德兴大茅山(资料图)
 
大茅山位于德兴东北,而取“山川之宝,惟德乃兴”之意为地名的德兴市,不仅素有“金山”“银城”“铜都”之美誉的丰厚内在资源,还因有1800多年治市史,417位进士,革命老区“全红县”而名扬四海。
大茅山是德兴与三清山对峙的第二座自然风景区。清代程光璧有诗云:“巍然高峙势旋空,独表银阳岳镇雄。俯瞩烟霞峦岫起,遥看林树画图工。化身崖断三生梦,瀑布泉飞百丈虹。欲作悠悠天外想,白云深处梵王宫。”
大茅山集树众、溪碧、石异为一体,森林覆盖率97•8%,每立方厘米负氧离子高达40万个。当你走进“两坡夹一川”的幽谷,蜿蜒的木质游步道与交错生长的树木融合成一片绿色的海洋,即使阳光通透,也不会被紫外线晒着。清风习习,丰沛的负氧离子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疲惫。
冯小军边走边查看标牌,翻看树叶形状,有时还亲口尝一尝,竟情不自禁地赞叹:走过多少地方,却不知大茅山才是真正的“植物王国”。他的《林间笔记》就是借多年林业工作的亲身体验,描写森林、花草、溪流的散文集。我相信这位从河北省林业厅退职的老作家,一定会把被誉为“天然氧吧”、“自然洗肺机”、“长寿养生居”的大茅山原始次生混交阔叶林,与茂密植被所构成的国内罕见深山原生态环境,书写得更加优美。
在这里,喷涌而出的泉水、瀑布汇集到谷地,冲刷着岩石的机体,将花岗岩雕琢成平滑圆润的卵石滩。断裂带内的硫化物经风化和溶蚀随着飞瀑流泉,汇聚到低洼处,形成一个个大小不等的渊潭,宛若一颗颗绿宝石,点缀着贯穿大茅山腹地的马溪。我爱大茅山渲染出深浅不同的绿,更钟情于溪水汇聚后的澄碧。虽然两次吮吸着大茅山丰沛的负氧离子,触摸过大茅山健美的体魄,却依旧有独占大茅山“碧玉”的“野心”,想把它捧在手里,挂在颈项,装点我人生的魅力。
走在与溪流同向的游步道上,遥望峡谷倒映在碧水池中的山影,如幻似梦:白云在水中漂浮,潭中的绿却静而未动。周围如山峦、树丛、城墙、廊柱一样的奇形怪石,让人误以为到了桂林。一路上赏心悦目,让人眼睛清亮,心里舒畅,周身荡漾着通体的轻松。我无法形容此情此景带来的愉悦。山林的树木似乎也陶醉在大茅山温柔的怀抱中:瞧!那一对缠绵不分的“树情人”,无论谁从身边经过,都不回避它们的爱情。你不得不匆匆绕开,谁也不愿搅扰它们天配良缘。
在这里,你会发现:树与石,石与水,水与绿,绿与木,木与山,山与绿融在一起,任凭你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汇形容大茅山的美。我记不清那么多珍稀植物的名称,也分不清一汪又一汪的潭水,只记得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绿”!
或许有人质疑:大茅山的石头不绿!是,大茅山的石头不是绿的,不是翡翠!它坚硬无比,却在飞瀑流泉里,析出碧绿的秀美。你听,导游讲述马溪边形成的象形景观。你带着丰富的想象去欣赏吧:像外星人,像小象涉水,像任何一个能发挥想象才会看出来的物体。你会惊诧于自己的聪慧,编织出一段段动人的故事,任由大脑勾勒出引人入胜的细节。
有的岩石屹立于峰峦之巅;有的岩石孤悬于绝壁之缘;有的堆积于山谷深处;有的相融于田野之内。无论怎样,所有的石头都与溪流瀑布一样,陶醉在大茅山温柔的怀抱里,书写着人们所不知道的经历。
我无法用笔幻化出大茅山如画的风景,也无法讲述大茅山那么多流传千古的传闻。真的,我没到过汉长沙王吴芮的隐居地,也没拜访过湿法炼铜鼻祖张潜的故里,更没去寻找黄巢留下的黄歇田、点将台、跑马坪的遗迹。在弋阳,我听过方志敏在上饶很多地方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故事,也听过三百多人北上抗日的红军先遣队,殉难于梧(乌)风洞。
梧风洞曾是多个朝代义军根据地,古时那位叫乌风的农民英雄,曾在大茅山安营扎寨,杀富济贫,给这里留下一个很美的名字。
大茅山的美令人心醉,再巧妙的文笔也无法描述它所有的美。第二次到这里,我又去看那条守候在观音瀑必经桥头的金毛,溪边的一排老房子,一个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护林员。
这本是一段想留在小说里的经历,却因其他文稿,一直沉睡在心里。去年秋天的风景,又出现在今春的诗画里。
十月下旬,我第一次到大茅山,就在前往观音瀑那座桥旁,看到竹棚里有条被粗大铁链栓着的金毛。走近时,它没发出任何声响,只是静静地望着。我去摸它的头,竟伸出前爪,放在我手里。它站起时,又将另一只前爪也放在我手心,伸出舌头亲吻了我的脸。如此情谊真挚的狗狗,让所有在场的人感动。那一瞬间被同行者抓拍,定格成永远的记忆。
跨过石桥,绕过篱笆,一排高挺带廊檐的砖瓦房出现了。这房已有年头,像解放初建的,仅一排,里面已没人居住。
附近田里走出一个人,身材不高大,或说有点猥琐,一身迷彩,褐红色的脸,看上去六十多岁,乡音浓重,无法听懂想表达的含义,但他热情,不知从哪个房间拿出几件保存完好,带有时代特征的物品。看得出他内心激动,有些语无伦次,但认真听,大致能明白他的意思。他叫应文宝,留在这里不仅为护林,更重要是他有颗“知青的心”。
强烈的好奇驱使我想去了解大茅山,了解德兴,了解上饶,了解与新中国有关的红色江西。据悉:1933年江西人口2600万,到1949年全国解放,仅剩1300万,锐减百分之五十。这是江西革命老区所作出的重大牺牲。
1956年,时任江西省委书记方志纯﹙方志敏弟弟﹚看到县城没有电灯,百姓生活衣不果腹,食不甘味,焦虑不安。想当年对百姓承诺过好日子,可解放几年仍没兑现。他内心承受着巨大压力,便亲自到大茅山勘察地形和森林资源,用茅刀和双手拔开芭茅草和荆棘,翻山越岭穿过无人区。回想闹革命时,深山里多少户人家被国民党烧房砍头,赶下山,到处都是荒山野岭没有人烟。长途跋涉,使年过半百的方志纯血泡破了,就用热水洗;棉袄裤被雨水汗水浸湿了,就用火烤。初冬的大茅山天气寒冷,可方志纯仍与大家一道睡地铺。当地百姓说:“红军回来了。小老方回来了!”
大茅山是赣东北根据地一部分,也是方志敏战斗过的地方。1962年3月,朱德视察大茅山垦殖场时,看到连绵的山峦,高峻的山峰,蔽日的森林,连连说:好地方,好地方,打起仗来这可是个好地方。他不无惋惜地说:如果第五次反“围剿”把部队带到这一带,以武夷山为依托与敌人周旋,那战局可能完全是另一个样。
自1958年的380名退伍官兵;第二批105名扬州社会青年,150名上海社会青年;第三批众多各路英才,齐聚大茅山,使昔日人烟稀少的荒山,一下沸腾起来。这些建设山区的志愿者,既有大茅山初创时期的中坚,也有后来浙江等省1500户3800人的灾民,还有外省打工者和手艺人,都曾为大茅山垦殖场的建设与发展,奉献出青春年华。
1978年,1987年,方志纯又以七八十岁高龄,先后两次登上大茅山。回首峥嵘岁月,无论是战争年代流血流泪,还是建设时期付出心力与艰辛,他和战友们从未怀疑过共产主义信仰,把毕生都交给了这片养育了自己的土地。
今春四月,正是江南梅雨季节,清凉舒爽的雨中,我再次到大茅山。桥头已不见了金毛大黄(去年秋在这里见到金毛时,我给起的名)。我丢开拍照的同行者,也没追随导游去观赏观音瀑,径直寻那位穿迷彩,皮肤被晒成古铜色的老应。
老应依旧热情地招呼我,或许他早不记得去年秋天来过的我。他让我到旁边低矮的厨房,看锅里煮的竹笋,还带我看河边水桶里泡着煮好的东西。他说:“你要是今天回湖(fu)北,我就送你带回去。如果不回去就不能带了,鲜嫩的竹笋放一晚就会坏掉的。”
我问金毛大黄去了哪里?他说:“不在,跑掉了。”我四处寻找,仍不见踪影,正准备离开,猛然发现,那排房子的中间,在一条破木凳下,正趴着一只瘦弱无力,毛色乳黄的金毛。我不敢相信:这就是那条曾亲吻过我的大黄?
我轻轻走过去,蹲下,仔细端详,它没抬头,可当我抚摸它的头时,竟浑身发抖。我想:它一定是有种久别重逢的激动,便用手拿起它只剩毛皮的爪子。它起初没有回应,蓦地,将我手里的爪子抽出,半蹲起身,竟主动将另一只爪子伸过来,放在我手里。我相信它一定是回想起去年的记忆。我不知几个同行的作家什么时候走过来,有人抓拍下狗狗的那些细节。
离开时,我转身又看了一眼金毛大黄,不知什么时候,它挣脱了绳子跑了过来,虽然无精打采,可我知道它是在送别。
桥上又遇到老应,我告诉他要走了。他问:“你明年会不会再来?”我说:“会的!明年还来大茅山!”
车开了,我回望那座溪旁的竹棚,回望那座石桥,一直沉浸在思索中:老应和大黄守着那排“知青”的老房子,房后养着鸡鸭,种着蔬菜。老应还将春笋煮熟晾干。他是不是每天都过着许多城里人都向往的自由而惬意的田园生活?他没有老婆孩子陪伴,可住在仙女村,守着观音瀑,会不会有神灵保佑,幻化成美女,与他相伴在这童话世界?
我又想起方志敏在狱中写的《可爱的中国》:
“……许多有名的崇山大岭,长江巨河,以及大小湖泊,岂不象征着母亲丰满坚实的肥肤上之健美的肉纹和肉窝?中国土地的生产力是无限的;地底蕴藏着未开发的宝藏是无限的;废置而未曾利用起来的天然力更是无限的。这又岂不象征着我们的母亲保有着无穷的乳汁,无穷的力量,以养育她四万万的孩子?
……
中国是无地不美,到处皆景,自城市以至乡村,一山一水,一丘一壑,只要稍加修饰和培植,都可以成流连难舍的胜景。
……
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
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瘗骨的地方,或许会长出一朵可爱的花来。这朵花你们就看作是我的精神寄托吧!在微风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上下点头,那就可视为我对为中国民族解放奋斗的爱国志士们在致以热诚的敬礼;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摇摆,那就可视为我在提劲儿唱着革命之歌,鼓励战士们前进啦!”
车驶离了大茅山,但我的心却留下来:留在植被茂盛的垦殖场;留在日夜奔流的马溪旁;留在岩石突兀的悬崖上;留在观音瀑飞溅的水滴里,聆听着花草树木、潭石溪水讲述那动人的故事……
   
海蓝蓝简介: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香港诗歌联盟会员,《长城文艺》签约作家,“乐途旅游网”专栏作家,“三清媚”女子文学研究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官网副总编,张家口诗歌学会理事。
 
1980年——2017年,各类作品获国家及省文化厅等部门颁发的奖项。已发表文学作品五百多万字,出版合集十四部。代表作有:长篇小说《角色人生》;中篇小说《含泪的玫瑰》;短篇小说《六分钟》;系列散文《心如莲花情似云》;报告文学《匠心筑梦》;诗歌《写在海子纪念日之时》等。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