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致诗人,或我的幽灵

2017-06-24 10:04 来源:作家网 作者:吴投文 点击:
0
A- A+

致诗人,或我的幽灵
 
你常常迷惑于你所不知道的爱情
在夜晚的灯光下独自清醒
你不断地敲击一个词
使它反复醒来又睡去,最后在晕眩中
 
离你更远,在一阵疾风中惊起幽灵
那是你内心的旷野在加深阴影
像一个为爱情忍受旅途疲惫的独行者
你行走在一个词和另一个词之间,不断地失去
 
你的身体。而我就是你,就是你的本能
和饥饿。悲伤时我爱你,却不能爱
你的替身,在一首诗中为你保留债务
而你为爱保留一个词,再一次走到
 
我的反面。这就是我的悲伤,我忍受
你的背叛和热忱,一次次靠近爱情
像一次次踏入雷区,窃取你的激情和自由——
哦,爱情与恐惧相似,使我睁大泪水的惊奇
 
对漫长的写作我感到孤独
 
一个词有一个词的面目和阴影
打开梦魇般的想象
导入忧郁的紫色的音乐
 
一个片段有一个片段的方阵
像盲人的马闯入苗圃
所有绽开的花朵再一次绽开
 
一首诗有一首诗的墓穴
死者靠近有和无的磷火醒来
而生者尚在再生的途中
 
我庇护一首诗的沉默
我的恐惧在此,被遗忘在此
一个词的骨骼突然爆裂
 
我的心里有没有一头狮子
 
我惊骇于一头嗜血的狮子埋伏
在我的体内,而我已经摆脱
嗜血的本性,在黄昏的丛林中
摸索着唯一的小径,与它狭路相逢
 
我知道我的全部生活都在逃避
带着孤单的身影,走到道路的尽头
黑暗是我的,安魂曲也是我的
我听到丛林里的果实在暗暗刺杀
 
我被阻挡在小径上,没有合适的诱饵
使狮子退开,也没有骨头的呼叫
使我保持镇定,我震骇于命运无语
狮子是沉默的,而你也是沉默的
 
天堂里气象祥和,你倚靠在
一条铁索上,紧紧勒住自己的手腕
我和狮子对峙,无法完成彻底的交接
它咆哮着退回到我的体内,使我再次惊悚
 
冥空
 
清晨的鸟鸣把我唤醒
我睁开眼睛,看见噩梦的尾巴
渐渐变小,消失在渐渐变稠的曙色里
阳光汹涌着果香,使我深深迷醉
 
这一切是多么美好,我默念
过去的生活,悄悄握紧一颗佛珠
我渴望没有牢笼的生活
而我和世界必无         
 
我偶有流落异乡的时候   
     
我偶有流落异乡的时候
心中的幽灵紧紧捂住悲伤
对身边的生活我已感到厌倦
独自徘徊在异乡的路口
 
所有熟悉的事物都变得陌生
所有陌生的事物都变得异常清晰
所有的面孔都是同一张面孔的废墟
而我站在虚无的风中,泪水全无
 
而我仍将等待在异乡的路口
把生活的赠与悉数归还
这自动的放逐
使我把全身的黑暗裹紧
 
2016年11月21日雪后游北大校园
 
我对北国的寒冷怀着陌生的惊奇
雪的颗粒赐予我金属的幻想
我默许我心里的愉快慢慢融化
向一座雕像前的雪雕致意
 
我耽于湖边的柳树脱去一层层金黄
在风中像一片片纸上的眼睛飞起
塔影是嶙峋的骨节,在雪光中颤栗
尚未冰结的湖面,波浪犹豫着向前站住
 
零下48度的火焰
 
即使被焚过一次,我仍然是一块
完整的石头;即使被岩浆抛出地面
我仍然保持内部的火焰。我快乐过么
抑或忧郁?伤得那么深,我已经冷却下来
 
冷到与劫后余生的喜剧形成敌对的死火
我仍然护住幽暗的燃烧,清澈的蓝光像磷火
在我的体内沸腾,把一场饱满的大雪还给夏天
而当冬天降临,我把雷电还给冷冽的墓碑
 
即使被砌入辉煌圣殿的墙基,一块石头
有何荣耀可言?即使被刻上一行箴言
又如何不是耻辱的印记?我承受所有清醒:
一块石头还有内部的真理——零下48度的火焰
 
仙乡
 
当雪迹停止在远方的晴空下,我正在路上
冬天的旷野被空旷填满,独身的旅客非常疲惫
 
我走过你走过的地方,你却没有留下痕迹
我是透明的,正好接住倾塌的河流
 
我对灵魂的信奉是真实的么?
我躲避你从高处推下来的滚石,紧紧抓住果核
 
在我的仰望之上,星辰的布列是多么壮观
我茫然于巨大的晕眩
 
这就是我所带走的每一个人的房间
从你的内心瞭望所有的窗口
 
火凤凰
 
火的到来是和爱的到来一起呼吸的
没有火就没有爱,骨头里的爱就是磷火
 
这是最后的飞翔,沉香木在燃烧
星群在天上盛开内部的黑暗
 
我和你如此靠近八月闪烁的飞蛾
我的贝多芬,他的奏鸣曲里有你的命运
 
我看见你从火焰中升起悲哀的面孔
黑暗的旅途,你经历过一切
 
没有拯救,没有抗拒,我交出空旷的补丁
你保持我死亡的形状,没有交出死亡的隐秘
 
我再也没有你的此刻,再也没有
我只有一个词带来的空白
 
我只有火
只有火的风暴在慢慢失去灰烬
 
所有的剧情都在火焰中收拢——
我并非爱过,而是把所有的爱倾入爱的内部
 
繁花
 
当夜幕降临,我的心隐隐不安
书房的四壁都有暗影垂下
我呼吸着镜子里潮湿的睡眠
抵制窗帘上暧昧的齿痕
 
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夜晚
书桌上的杜甫面容枯槁
我忍住他的饥肠辘辘
把他升到天花板上的皱褶里
 
唯有一首诗在流放的途中
乘着一叶木筏被旋流紧紧吸住
两岸的青山把媚眼抛向坟茔
繁花开得像贵妇的雍容,全无泪痕
 
我把灯光调亮,在灯下嗟叹
李白站在我的身后,如江流不息
夜声按住一首诗中无底的幽暗
我被长夜推向沉默的歧途
                   
素装
 
我一直想说出心里的话
在冬天寄一封信到远方
顺便抖落棉袄里的虱子
看雪人被一场大雪噎住
 
庭园里的树木身披素装
乌鸦抖动着黑色的眼圈
青山在远处像莲花盘坐
自然在虚构中变得清澈
 
孩子们给雪人画上胡须
也画上薄纸一样的灵魂
天空下万物静默如灵柩
我呼吸你名字里的火焰
              
天使
 
我和天使交换心跳的声音
隔着栅栏
我看见一个小女孩
走向清澈的水池
 
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沉默的人
小女孩走到水池边
她唱着歌
水池里没有她的迷宫
 
我所占有的一切那么少
小女孩已经转过身
她空着双手
阳光照着她眼睛里的童话
 
我听到一个声音向我轻轻道别
小女孩走过画廊
我感到我的悲哀是真空的
那是天使眼睛里的声音
 
 
来源:吴投文新浪博客
作者:吴投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960670102wvd1.html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