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云南行(18首)

2017-07-14 16:33 来源:作家网 作者:安琪 点击:
0
A- A+

云南行(18首)
 
作者:安琪


 
《上天用属于上天的方式赐予个旧一个湖》
 
无中生有的水
从天上来,携带行星的律动
恒星的静穆,它从天而降浇灌了老阴山
的松树、桉树、菩提树
尤加利树
它涌出老阴山的落水洞
往城中心集聚
它淹没低洼地的工厂、民屋盘旋不去
三天三夜
快留住这从天而降的水撤走的个旧人说
他们筑起了堤坝迅速地
把水围住
把水围住
饥渴的个旧需要这样一个湖
1954年8月
上天
用属于上天的方式赐予个旧
一个湖,金湖——
 
自然神秘的意志,在个旧展现。
 
2017-7-3,北京。
 
《个旧之约》
 
当夏天,当夏天多毛的手
抚遍我们的脸、后背,和潮湿的心脏
我们来到了个旧
时来时走的雨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有同一表情
它跟随我打开世纪广场1015房并指给我
巨大落地窗外的金湖
那时,阳光的蓝翅膀正好扫过湖面
白云在天上接吻,相拥着朝我涌来
个旧
个旧
我拨开夏天阻挠的手
我们拨开夏天阻扰的手
从北京
从河北
从广东
从江西
来到你山水环抱的澄明之地
你的等待像老阴山上的枫叶
诱使我把今生的某个时段给你
我今生的某个时段必然要给你
个旧!
 
2017-7-4,北京
 
《云庙:舞狮少年》
 
舞狮少年
你看不见他的脸
他们披上狮子的外衣,模仿狮子的
腾、挪、跳、跃
在一米高的铁柱上转身
扑球
吓得你不断惊叫
舞狮少年
一个舞狮子头
一个舞狮子尾
究竟要摔打多少次才能把一件狮子布衣
舞成一头
真正的狮子?! 
究竟要在黑暗中哭泣多少回才能迎来
阳光下的掌声
和喝彩
舞狮少年
我看见你们从狮子的头狮子的身
钻了出来
表情严肃
如同从来不笑的狮子。
 
2017-7-4,北京
 
《铸:云锡》
 
我备好了模板
来到云锡集团
我要把高温锡液倒进我的模板
铸出你的金湖
铸出金湖深蓝色的表情
还有湖边散步的人群他们平静的脸容
铸出白云自带气流你推我我推你走过老阴山
走过老阳山
铸出镇阴塔
这个旧最高的建筑我在北京也能看到
铸出突然飘下的雨
突然收住的雨
铸出
红河第一湾使它媲美于黄河第一湾
铸出云锡控股集团
热气腾腾的生产车间
铸出它滚滚奔流的锡火和现代化的设备
铸出它的艰辛和期待
最后铸出锡矿工人黝黑的汗水
和他们与个旧不离不弃的一生
 
2017-7-5,北京。
 
《个旧,和1360矿洞在一起的一个下午》
(给蓝蓝)
 
你是我的矿洞,被编号的矿洞
你是我此生曾经进入过的矿洞,1360矿洞
 
你是老阴山被掏空的肚腹
顽石的肚腹吐出日月星辰
 
还有未被人类盯上的自然吗
人类甚至已在海底下打隧道
 
你是我一个下午的记忆,个旧的记忆
矿车在无限的矿洞行驶,终究驶不出1360数字
 
幽闭恐惧症患者比我们更早预感到科技的生产力
和破坏力。她止步于老阴山前,体味先知的痛苦
 
                 2017-7-5,北京。
 
《为走过的每一寸山河画像》
(给冯楚)
 
红土
红土
你和我们一起在巴金公园植下银杏树
就再也不分离
而我们依然要四处漫游
在沉默的大地留下无情
或深情的脚印。我们依然要扮演
文字的主人,或仆人
为走过的每一寸山河画像
为个旧
为你!
 
2017-7-5,北京。
 
《红河来到阿邦村》
(给施施然)
 
恰,恰恰,恰恰
恰,恰恰,恰恰
左肩袒露的紧身衣少年手持竹竿
蹲坐两边,手中的竹竿儿时并时开发出有节奏的叫喊
恰,恰恰,恰恰
恰,恰恰,恰恰
姑娘姑娘快快来
欢乐的舞蹈跳起来
 
恰,恰恰,恰恰
恰,恰恰,恰恰
右肩袒露的紧身裙少女在竹竿间进退
跳跃,阿哥阿哥不要夹我的脚
阿哥阿哥我跳得好不好
 
恰,恰恰,恰恰
恰,恰恰,恰恰
红河来到阿邦村
红河来到阿邦村
少年少年等等我
少年少年等等我
 
我全身的血液燃起啦
我全身的细胞激活啦
我也要跳竹竿舞
我也要跳竹竿舞
 
红河来到阿邦村
跳着跳着跳出一个圆圈舞
 
2017-7-6,北京。
 
《小蔓堤村》
(给范晓波)
 
从不厌居的方向看小蔓堤村
需越过2017年7月6日北京此地的狂风和暴雨
需摆脱一首诗引发的不快和争论
需在海男油画展微信群里和伙伴们闲聊、碰撞出火
需顶住你对我的责怪人到50我要为自己的心意活
需百度小蔓堤村需询问傣族妈妈叫阿咪傣族爸爸叫什么
需回想绿色敷满墙壁那一眼看去就是傣族风味的小木屋
需静坐矮凳等面前的大圆桌铺上芭蕉叶等白米饭红米饭绿米饭黑米饭堆到芭蕉叶上
需玻璃杯倒满柠檬水
眼睛里布满好奇
嘴巴里蠢动食欲
需举起相机预备抓拍我好奇张望傣族青年吃手抓饭的姿势
准备好了吗,你?
 
2017-7-6,北京。
          
《手模》
(给陈川)
 
手模泄露他的秘密
一个能在橡皮泥上按出熊掌的人
该有如何凶猛的心事
我看见蓝色橡皮泥上四个深深的圆点
和模糊得仿佛不存的掌面
不禁为这诡异的手模
惊叹、乍舌
 
个旧一中
我们向孩子们解释什么是文学
却不能触碰教育的底线
高考之前让孩子自由发挥自己极端的天性
就是过错,孩子们必须在教育的轨道里前行
在高考之前
孩子们的手模不能按出熊掌
 
2017-7-7,北京。
 
《废弃的锡厂》
(给玄武)
 
我们没有能力拯救这废弃的锡厂
锡已变硬,锡色还保留着,在断裂的钢缝里
我们没有能力让这废气的锡厂重新启用
锡水滚滚,流入模板,铸出崭新的一个生活
昨夜我在你的诗中失眠
我们没有能力让废弃的锡厂复活就像我们没有能力
让他复活
在废弃的锡厂面前我们不是参观
是悼念
就像在他面前我们不是哭泣
是羞愧
 
2017-7-7,北京。
 
《个旧之夜》
(给潇潇)
 
半山腰的霓虹灯如同悬空闪亮
那是我们白天去过的老阴山庙
沿湖散步
我感觉到这个城市的静谧
仿佛拉开了我和我的距离
所有交错而过的人
都有一张模糊的面孔一如我之于他们
现在我在蝉声嘶鸣的北京写下这首诗
个旧
个旧之夜
喷泉势猛,溅出的水花依旧能够落到我的头上
 
我们不曾在北京有过的散步终于在个旧得以实现
沿湖漫谈
半生已过的爱情之不得,婚姻之不得
姐姐
爱情其实就是柴米油盐不是“我爱你”
我相信爱情曾亲临过你的现场
但你却一无所知
 
沿湖散步
虚弱光线中摄下此时此刻我们的容颜
当我把“我们”发上微信
两个女人犹如两种漂泊
一种在爱情路
一种在婚姻路
 
2017-7-7,北京。
 
《红河第一湾》
(给胡毅)
 
空中没有灰尘
哀牢山不知疲倦时刻催促着满天星
生长,生长
这白色的花儿并未被亚热带气候摧残
太阳按照自己的时令暴晒并未因我们的到来
而减缓它的热度,与凶猛度。
 
六月的红河
水还不够红
必须静等一场暴雨的袭击
必须静等一场暴雨的袭击
在哀牢山的某处那独属于你的角度
你调好焦距,祈祷天意成全
祈祷天意成全
 
你将捕捉上帝在阿邦布下的神迹
 
看啊
送神迹的人来了
他驾驶着乌云的马车挥舞着闪电的皮鞭发出
雷的轰鸣!
他驱使红土滚滚,滚入红河再迅速收住闪电
雷霆、暴雨,再一次把太阳放出
此时红河绚烂
此时天地屏息
万物竖起耳朵,聆听你按下快门的“卡擦”声响。
 
2017-7-8,北京。
 
《长水机场》
(给杨杨)
 
飞往
长水机场的航班让我等了48年
那就无妨继续再等7个小时,延误的航班
终归要起飞
我终归要在长水机场遇到你
你们!
 
巨大的流线型石柱
哈尼小吃和肯德基并肩而立
近乎奇异的感觉
开启了我的云南之旅
在满目陌生的空气里
我迷失于自己的好奇
太多的念头
使我脸露茫然,木讷而笨拙
 
你迎接我们以谦和的微笑
你是我在云南见到的第一个云南人
有限的时间你陈述我
海男的传奇以及你对海男的敬意
言辞的光芒
将云南女神镀亮
 
亲爱的朋友
你兴奋的神情我还记得
感谢你的上帝
当我在长水机场
我并不知道
通往哈尼梯田的坦途正在你的祷告中慢慢生成
 
2017-7-8,北京。
 
《色域与抵达》
(给海男)
 
清晨5:30的昆明
一个人被闹钟叫醒
甩臂、健身、冲个冷水浴后即候神
焚香、祈祷、吟诵经文,然后投入
 
一天的创作,那就是你。 
 
众人皆在沉睡
惟有诗篇早起
庭院的花草已在阳光的波浪里
如同你在忙碌的色域里
 
“没有比云南更好的地方
云南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不同的风景
单云南就够了,我只愿意呆在云南”
 
于是你写作、绘画
用一种蛮不讲理的力量
自由的灵魂在时间中穿梭
神曲弥漫神秘的乐园。
 
抵达光明的人,脸上含有足够的澄静
弱小躯体间的强力意志
经由你的创造物为我们感知
你的癫狂迷乱
你的无限能量
使云南图书馆惊讶
 
2017年6月24日
风暴降临,风暴正为我换骨头。而你全然不知。
 
2017-7-9,北京。
 
《在哈尼梯田伟大的劳作让我们失语》
(给海惠)
 
你掏出手机
翻寻出哈尼梯田的冬日之景
收割后的田野宽窄不一,豢养着水
和水里的鱼儿它们游动的影
豢养着天空令人欲泣的深蓝,和浅蓝
豢养着永不缄默的云朵它们的白,或黑
豢养着微风或狂风、微雨或暴雨
豢养着风过梯田翻爬山梁般一层又一层
你见过一千道一千万道的山梁吗我没有
但我见过一千层一万层的梯田在坝达
在元阳
我见过夏日哈尼人的劳作养育出的禾苗青青——
 
这锄头饱蘸汗水开垦出的活命的梯田
在我们的眼里称之为艺术。
 
2017-7-9,北京。
        
《坝达一夜》
(给朱燕玲)
 
夜色聚集在坝达
却被我们挡在门外
云梯宾馆,某间忘却了房号的房间里
我为你刮痧
我一向擅长此道
我的刮痧板已抚触过20多位诗人的肌肤
但今夜我为你刮痧
用的是你的象牙梳
 
亲爱的美女
我从未想过我会以这种方式和你亲近
就像我从未想过用我的诗作去接近《花城》
在我看来它就像你一样典雅、高贵
高不可攀
 
夜深了
坝达洁净而单纯
我祈祷每一株被注视过
被搬进手机里的禾苗都能茁壮成长就像
每一篇经你手编发的稿件都能获得读者的珍视
是这样的
一定是这样的。
 
2017-7-10,北京。
 
《长街宴》
(给林那北)
 
他们在阳台看暮色
扛住六月高原的冻
 
为咫尺可摘的大朵白云所魅惑
他们谈起了形而上的玄想与忧思
 
我们依旧在屋里
好客的主人用篾桌摆起了长街宴
我们一直坐在我们的位置上,没有
从龙头席吃到龙尾
 
两个福建人
从福州,从北京,跑到昆明
跑到个旧,跑到元阳坝达相聚
满山遍野的哈尼梯田
像青绿的床
像你脸上永远的春色
 
这个黄昏我们不谈文学
只谈一些微小的琐事,孩子们都长大了
她们在远离我们的福州
北京此刻
青春欢畅的心绪如果突然停下
会感受到妈妈们遥远的牵挂为她们的爱情吗?
 
2017-7-10,北京。
 
《多依树看日出不遇》
(给马原)
 
在秋衣秋裤偶尔
还肩披宾馆白浴巾瑟瑟发抖的我们面前
马原,卓尔不群,短袖、半筒裤的马原
谈笑自若,并不感到高原的冷
 
六点半
天光微亮,我们急吼吼,催促着司机快点
太阳已要爬上来了
师傅你能抢在太阳升起前把我们送到多依树吗
 
我倒是想
我的力量也够可是我车的马力不够哇
那就再多设置几道沟沟坎坎绊住太阳
绊住太阳多依树用你层层叠叠的梯田
 
六点五十
看日出的人看到一批
又一批浓淡不均的云它们幅度不一的表演
以多依树为舞台,天光乍泄,错过日出的我们
赶上了一场,云之舞蹈
 
每一片移动的云都自带气流马原说。
 
2017-7-13,北京。
 
来源:安琪新浪博客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