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神祇飞翔(组诗)

2018-08-27 05:29 来源:作家网 作者:天宇 点击:
0
A- A+

神祇飞翔(组诗)
                     
作者:天宇
 
女娲
 
而天空  像发乌的
牛皮  泛起褶皱
背后露出狎昵的云光
大地如游走的冰原
移动着不安的惶恐
天雨倒灌
阴风号惨
虎狼追噬着成人
鹰鹫扑攫着孩童
迷失了的诗意大地
弥漫着漫天的恐惧
 
你来了——从荒原上
修长的躯体悠长的发
卧蚕的弯眉如月的脸
只见你抓起顽劣的巨鳌
砍断四肢  向天投去
把天空的蓝海倏然撑起
杀了那条黑色的巨龙
安定冰原样游动的九州
用绵细的芦草之灰
阻隔了漫溢的河水
 
而此时的天空
仍露出撕碎的破洞
你点起火焰  燃烧七天七夜
将大石烧成的鲜艳玉板
挺举着飞向残天
空中留下霞霓飘动的背影
 
炎帝
 
雨过天晴  即使
荒凉的原野也是一首歌
远天飘起神性霓云
仁慈的炎帝来到原野
望着远处的一切唅笑
天空飞过众鸟的欢呼
遗落了九头穗的粟粒
炎帝弯腰拾起这金米
思忖喂饱饥寒的人们
便将这金米埋入田地
幻想一只只陶碗的米光
 
为了播种更多的粟米
炎帝要与旱魔抗争
他在地上挖出一眼井
挖出更多井相互连通
动这眼井  更多井跟着动
井里闪着粟米的笑容
 
阳光朗照  满眼是
植物的身影绿草的身影
万千的绿草像潮水
一浪浪向天边滚去
炎帝要人有草的生机
他一支支辨别草味
满嘴角流淌绿水
血里震颤起十二苗毒针
心里恍惚酸甜苦辣的滋味
越尝越多越多越毒
草潮渐滚渐远的浪里
消失荒原上炎帝的身影
 
食饱的人们怎么知道
他曾玲珑的躯体
透亮过众多野草的青影
没有逃过一只百足虫
化为万千毒身的鬼影
炎帝英勇的躯体
悲壮倒在茫茫荒原的深处
 
燧人氏
 
不知从哪里来
也不知要到哪里去
你在荒原上漫游
忽然眼前一片浓云
遮住了半面天空
你好奇地走了过去
是黑褐色的树干
虬拢起一片浓绿的天空
空中布满百鸟的朝凤
 
树干上有鸟在啄击
金色的火星四溅开来
你的眼里星光闪烁
心中太阳燃烧
你捡起一根树枝
照着铁石树干钻击
四周弥漫开一片芳香
像闪电后熟透的草地
眼前扑来一片耀眼光芒
太阳忽然来到你手中
 
茫茫荒原上你无需知道
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手举着火把就是来处
手举着火把就是去处
就是当下的燃烧
四野里散乱的人们
看见你手提太阳
便向着这山岗走来
 
皇娥
 
旋宫里她高髻燕裙
静夜传出织纱的梭声
白天她则乘坐浮木
到达穷桑西海的岸边
遇到绝俗的白帝之子
两情相悦的嬉戏开始
西海游着忘归的鸳鸯
 
而在岸边  高挺的孤桑
钻进了云霄 碧绿叶簇
闪烁艳红桑椹
万年一熟的长寿蜜果
散发着醇香的芬芳
遥望一对甜蜜的情人
 
忘归的有情人
在西海上自由泛木
那桂枝做成的旗杆
挂上薰茅叶的旌旗
带着鸠鸟的玉石
在青绿的水面飘动
两个相爱的人并肩而坐
帝子弹奏着桐梓秀琴
女子的歌声与琴和鸣
帝子再跟上琴声回应
 
西海在那穷桑之地
隐逸在万山丛中 这时
太阳从高峻的山岳走过
 
夸父
 
从苍黄的原野
和河流漫溢的地面
望到天的尽头
是一团金红的火焰
正是这团火焰
点燃你血液的梦幻
 
双脚不由地抬起
向着火焰
向着太阳奔跑
大地被你的脚步敲动
天空被你的呼吸蒸热
而严酷的是体内干枯
你一口饮干了黄河
又一口饮干了渭河
可体内依然像
干枯的河床一样缺水
水——?
渴——!
不是还有更大的北泽吗
 
可在奔向北泽的路上
你轰然倒下
再也无法起来
追日
追日的梦呢
那是太阳灼热的火焰
化作一片红色的桃林
从你身边铺展开来
 
仓颉
 
照着山的影子  画下山
照着水的影子  画下河
当你照着夕阳的影子
画下 日
当你照着月牙的影子
画下 月
这时候夕阳已经落下
这时候弯月还未升起
大地弥漫着无边的黑暗
 
和无数个黑夜不同
鬼们痛哭了一个通宵
和无数个黎明不同
大地上撒满了一层稻粟
和无数个日月不同
张牙舞爪的龙们
悄悄地潜沉在江河之底
 
自从你照着鸟兽的足迹
画下万物的影子
送走一个个沉落的夕阳
人类即使在夜晚
也闪动着自由的翅膀
沐浴着照耀古今的光芒
在时空里无限穿越
在万物间自由飞翔
 
后稷
 
想想你的出生
就是一位受难的神
充满了悲苦的命运
母亲踩上的巨大脚印
是否是一个神迹
让她怀你的时候恐惧
襁褓中又把你抛弃
 
把你放在狭窄的小巷
高脚的马和沉重的牛
只是嗅了嗅  远远离去
把你抱向迷深的森林
那里到处是伐木人的身影
又把你放上结冰的河道
鸟儿用翼羽把你覆盖
善良之神遭受磨难
却从来没有言语
 
没有被粗暴抛弃的
是大地的善意之神
你把五谷撒向大地
四野里是茂密的庄稼
你把汗水播进泥土
到处是勤劳的人种
 
想想你的临终
那黑水间的都广之野
广阔的三百里大地上
弥漫着茂盛的五谷
丰硕着沉坠的百果
鸾鸟在激昂的歌唱
凤鸟在翩翩地起舞
那温顺的群兽
悠闲地四处游走
这是大地丰收之后
神给你的安详归宿
 
杜宇
 
子规 子规
春回大地
你何悲凄
 
杜宇 杜宇
望帝 望帝
玉山出水
无能为治
鳖灵治水
总归超你
而他治水
你是否通过他妻
 
望帝望帝
既已禅位
何化子规?
子规 子规
春回大地
又何悲凄?
 
歌父
 
青春年少的日子
你就开始了歌唱
你的歌声让多少人流泪
却耽误了美妙的洞房花烛
 
一生都在歌唱
唱到八十岁的时候
你的歌声美似凤鸣
然而你生病还将死去
众邻把你抬放到山洞
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去
你送别的歌声穿透树林
响彻云空
那震颤灵魂的声音
许多日子里仍在山谷萦回
 
首阳山
 
第一缕鲜亮的阳光
照上高高的首阳山
然后照上
山坡上青青的树林
林中是一望无际的绿草
我身上铺下的阳光
已经有了周朝的纯粹
眼前的一望绿草
已经是伯夷、叔齐采食的薇菜
 
空旷的林子
我想找到两个拾薇的人
然而只有阳光 只有薇菜
只有远处山坡上一座破屋
屋子里贫困的气息
净土的气息
木材坚守到朽的气息
 
一阵风吹来
忽然一道亮光闪过
像送乳的白鹿的身影
这林子的光影
已经还原给周朝的气味
可是怎么也没有出现
两位周朝瘦瘦的兄弟
 
公冶长
 
公冶长穷得叮当
一群鸟雀
站在他家门前树上
大声歌唱——
公冶长 公冶长
南山有个虎驮羊
尔食肉 我食肠
当亟取之勿彷徨
公冶长前往南山
果然获得一只大羊
 
公冶长被抓进大牢
一群鸟雀又飞上狱舍
放声歌唱——
公冶长 公冶长
齐人出师侵我疆
斤水上 铎山旁
当亟御之勿彷徨
公冶长告诉了鲁君
鲁国果然保住了边疆
 
而明天清晨
也会有一群鸟
飞到穷人家的墙头
歌唱一个喜人的消息
 
作者简介:
天宇,原名王天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协会员,任市作协副主席。出版诗文集7部。作品获甘肃黄河文学奖,多次获梦阳文艺奖及全国征文奖。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