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首页 > 自由诗 > 正文

柏林印象

秋天的街道
我飘向柏林的秋天
卷进发黄的扉页。
这恰是莱布尼茨大道的街角
它剪裁下来的傍晚
有一点倾斜。
 
落叶的味道
在康德大街上散开如潮。
不远处的列车有一次吞吐
它的侧影短小破旧
弯于岁月残留的长度。
 
尽头正是叔本华小巷
万湖托起昨天的夕阳。
树林背着湖岸奔跑
跑向山后摇着灯光的教堂。
教堂的尖顶如长鞭挥舞
天空的脊背如此疼痛。
 
我看到歌德大街上的梧桐树
散下烧焦的稿纸 。
我听到席勒大街里的剧院
传来寒冷的低唱。
我稍加踟躇
就拐进海涅大街的咖啡屋
迷失于那沸腾的专一的苦。
 
沉睡的字母,
在大地的塑形中苏醒。
渐长的秋夜将黑色凝住,
又用金色的笔尖种下星光。
我在星光罗布的棋盘上行走
穿过沉重而古老的阵阵风暴。
秋天的心脏跃出火焰,
那是燃烧的群鸟,竭力怒号。
 
安娜和我的乡愁
我在柏林认识安娜
一位年老的艺术家
她在每一道皱纹里藏满幻想
藏满哭泣的鲜花 ,和
折翼的云朵。
 
她年轻的时候去过北京
她说灰色的胡同外
有灰矮的墙。
她用画笔重复那次旅行
每个细节都游走在梦中.
大红的城门
衰败的平房
她的恋人站在老槐树下
树梢上的风筝浸满月光。
 
精灵的画笔如跛脚的天马
驶入我更深的乡愁,已遗落的家。
安娜的秋风吹过阿尔卑斯的山脉
却吹不动我儿时的风车
倒转回昨天的位置。
在异乡轰鸣的瓦砾中
我努力捡拾别人的碎片,
拼贴自己的传说和祖母的童话。
 
              
 
黑啤酒
柏林包在黑衣里
柏林活在冬季。
柏林把黑啤酒咽进良心
又用它来浇灌废墟。
 
杯中有灵魂的倒影
一个城市的灵魂
被死亡裹挟的灵魂
需要更深的黑色漂洗。
 
黑啤酒的声音有一点低哑
它在杯中梦呓
道出一个个严肃的议题。
它带着灼伤的疤痕舞蹈
把潮湿的哀怨封进寂寞的树林。
 
黑啤酒渗进柏林人的血液
渗进寒风的每一道缝隙。
它渗进书架,就化为哲学
它渗入地铁,就沦为摇摆。
它流出琴键上的秩序
它醉倒旋转的词句
它淌出劫后余生的爱情
只是存在杯底的记忆还在大口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