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偶的闺蜜们

2017-03-25 15:52 来源:作家网 作者:牛丽健 点击:
0
A- A+

偶的闺蜜们
                  
牛丽健/文


资料图

  我的这篇小说,是我信手涂乌的,有时间就写上两笔,可是我一直很忙,小说就写的断断续续,但我会“庶竭驽钝”去写,去努力。因为我怕“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落为庸人。
 

  写什么呢?写写我的闺蜜吧。我与她们很熟悉。尽管一年很难见一面。有人说情是日久生情,哪怕是友情,时间长了了,懒得走动了,也就像所有的东西一样淡忘了。或者说,友情就像沿途的风景,边走边笑,边走边忘。可是我的闺蜜,见,或不见,闭上眼睛,她们就一个个飘了过来。

  今夜对着满天的星光,满屋的月光,她们又飘了过来,去写写她们吧,就用她们的网名:雨滴、那树、开花。我觉得她们很优秀,论什么,她们都是我欣赏的那种优秀人。可是我希望,这个年龄了,她们应该有个好的爱情,尽管缘分不是因为努力可以得到。雨滴说,自己除了爱情,什么都有。我觉得幸福有三部分组成:物质、精神、情感。前两者,我与我的闺蜜有点小自豪,可是后者,后者,我也缠绵悱恻在此,沉默地拿起了笔。除了我,她们都是未婚。我和开花已过35岁了,那树刚到,雨滴还差一年多。不过没关系,我写字慢,又忙,有时间写上一笔,想起来写上一笔,等我把小说写完,雨滴也该到35岁了吧,就可以是黄金圣斗士了呵呵。还好,我不是靠写字吃饭,要是的话,得饿死100回了。
 
  之一  雨  滴
 
  临下班接到雨滴的电话,她说要去云南过年,这就走。“大过年的去云南干嘛,寻缘么?北京不够你找的?”她开始跟我抒情:“与情无关啊,我喜欢云南天高云淡,空气清新,是我一直的向往呀。云南我来了,你的洱海洗去我的烦躁,你的玉龙雪山给我带来惬意。你的四方街给我带来神秘,云南我来了,你的山、你的水、你的树慰藉我的灵魂……”我看了看时间“别作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两年多没见了。”她继续抒情:“风走千里,不问归期,日月星辰,不停息。”“好好说说话!”“今晚的飞机,争取赶在你上班之前回来。大概初七吧,我们聚聚,给你个惊喜。”

  想起雨滴,就想起她的口头禅:一切都得靠自己。

  虽说她家很富有,在三环有两套空房,都是好地段。妈妈是全职妈妈,家里还有保姆。有什么事车接车送,小心翼翼。逢年过节还有人送来一车食品,吃一半扔一半。听保姆说,父亲是个有钱有势的大官,只是不能与她们住在一起。

  虽说她长得像周迅,颜值倒是其次,她很能干 ,工作起来不要命。当然这与她是设计师的脑力工作有关,废寝忘食鏖战出图。有一次雨滴给我说,她觉得自己累到融化了,感觉自己像水一样,要从椅子上流下去,感觉自己无力地想和任何东西贴合。我心疼的不行,劝雨滴趁年轻貌美,趁才华横溢,趁身边追的男人如苍蝇般层层涌来,赶紧嫁了吧!男有分,女有归才正常。

  雨滴一脸无邪不谙世事地问我
  ——要男人干什么?
  ——给你做饭呀。
  ——他有大厨做的好吃吗?
  ——给你洗衣服呀。
  ——他有保姆洗的干净吗?
  那陪你睡觉呀。这个没说出口。

  追雨滴的男人中我知道几个。一个是房地产老板。雨滴说看见房地产老板就会想起那首歌“你到底有多少好妹妹,为什么每个妹妹都在流眼泪。”我说有钱的男人身边女人肯定很多。有自己招的有女人自己来的。我笑着说,你们不是一路人,不知老板哪只眼睛瞎了。雨滴也笑着说,看见房地产老板,就会想起自己的生父,就会恶心。这种男人简直是禽兽,穿上衣服是衣冠禽兽。

  我还知道追雨滴的一个演员,上度娘搜搜,能看见那个演员演过的电影,拍过的电视剧。我这个不爱看电视的人,还跟着那个演员看过几集呢。是个小白脸。雨滴收房租时认识的,就缠上了雨滴,从此问寒问暖。一天最少两、三个电话。“要按时吃饭哦,多吃水果蔬菜”、“今天天气不好,注意加衣服”、“下雪了,小心路滑”、“不可以贪凉,不可以熬夜,会睡的女人美到老”。一天半夜三点雨滴迷迷糊糊听到手机响,找了半天,找到客厅,一看又是那个演员打来的,“宝贝,在干嘛,怎么气喘吁吁的?”雨滴骂了句“神经病”,对方死皮赖脸地回答“不,是相思病。想你想得睡不着。”“你别给我演戏好不好?”雨滴直接关了手机,也睡不着了。演员呢,要是去外地拍戏,一个月能给雨滴打500多元的电话费。缠缠绵绵什么都嘱咐,还乞求,雨滴可不可以去探班,看他拍戏多辛苦,和追她一样辛苦。这个男人除了一张好嘴以为什么都不做,连个礼物都没给雨滴买过,就会说。当我们是小女孩呀。

  最后一次见雨滴,还是两年前她带我去见一位画家,画油画的,是她众多的追求者中的一位,也是我见过的唯一的一位。

  我们下了地铁打车,再左拐右拐跋涉了好长时间才在某郊区见到她那位画家。画家很有礼貌,早早站在门口迎接我们,但不说话只是对我们点头微笑,牙齿很白很整洁,鼻子高挺,头上梳了个小辫,一件夺目的文化衫应该是自己画上去的。看见他,我想起了陶渊明的《五柳先生传》“闲静少言,不慕荣利”,走进画家的室内接着想起《五柳先生传》“环堵萧然,不蔽风日”。哦,不对,不该是穷该是乱。地上堆放的到处是水彩、调色板、洗笔桶、面包、矿泉水,墙上挂的到处是油画,有风景的、有人物的、还有鸟兽的。唯一可以坐的,是靠在墙角的一只单人沙发,单人沙发的坐垫还陷下去一个洞。画家抢先坐在这个洞里,好像坐在抽水马桶上。我和雨滴只好站着、移动着,仰着头,低着头欣赏满屋子的油画。这副题目是《国殇·圆明园》:暗红的空中,飘着几个打碎了的青花瓷瓶,最大的那个青花瓷瓶隐隐约约看见一条龙在腾飞。残垣断壁的圆明园到处是瓦砾。斑驳而耸立的石柱子上也雕着龙,破碎的瓷片似乎能从画中冲出,打在我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中国·美国》:油画的右下角是美国的自由女神,中间画面是高高的岩石,岩石上坐着的是中国的熊猫,熊猫怀里抱着一只猴子,猴子上方飞着一只蜻蜓。什么寓意?我才疏学浅看不懂,只觉得线条和色彩大胆纯粹;《黄昏》这副油画,好像是海水冲着厚厚的岩石。岩石上是烦躁的恐龙,恐龙似乎在哭泣。岩石下面流淌着红色,是火还是血?也看不懂。笔触很重像是层层累加,油彩似乎凝固地呈现在画布上。我虽不懂欣赏,但我能感觉到这位画家应该很有思想。画面中的每一个物体,都以独特的方式燃烧着它的生命力。看他的油画会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息扑面而来,是暴雨之前的清新而寒冷的风?是灵魂无法突破的孤独?看他的油画会让我想起瘦哥,就是割掉自己一只耳朵的那个梵高。一生穷困潦倒,靠弟弟救济,但一生把绘画视为生命。瘦哥哥活着的时候,没有卖出一幅画,但瘦哥哥还是使劲在画,在画,倾尽自己的生命画他眼中的世界。直到他死,也没有人赏识瘦哥哥,还骂瘦哥哥是疯子。

  从画家那出来,雨滴问我印象如何?我说,才子佳人,你就慢慢熬吧。那画家一副“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的闲情野鹤样子,觉得很舒服啊!有生之年应该会出名的,你就好好养着吧。雨滴推了我一把,我差点掉进路边的沟里。怎么啦?我要是遇见瘦哥哥也养着,咱俩的口味是一样重的呵呵。我俩边走边聊,雨滴突然冒出一句,“老朋友”超过十天了,还没来。我问雨滴是不是干坏事了?要是没干坏事,那最近是不是西瓜呀、香蕉呀、梨呀,吃多了。这些水果是凉性的,吃多了“老朋友”肯定往后拖。雨滴沉默了一会儿说,知道了。我接着说,要是水果的原因就先别吃了,这两天赶紧喝些山楂片红糖水,最好自己晒得那种,干净。这样第14天就会来了。我是过来人有的是经验。雨滴笑了笑,说知道了。我又说,还有,要是累着了、心情不好“老朋友”也是往后拖的。心中没有鬼,拖一拖也没什么大事。雨滴低低的又回答一声,知道了。然后我俩分别坐地铁回家了。

  大年初七下午两点,我坐在大悦城五楼的比萨店里等雨滴,每次她都会迟到一会儿,我理解她忙,也就习惯等了。只是奇怪她那样年轻貌美那样万贯家财,工作起来还这么疯狂?每当我看见雨滴,看见那么多、那么多有颜值、有才华的人在我面前招摇过市,便觉得自己应该更勤勉一些,更努力一些。

  一次,雨滴在QQ上留言说想我了。我想给她个惊喜,拿了一包我秋天晒得山楂片,当夜就杀了过去。也想看看,雨滴的门口,放着的是一双鞋还是两双鞋。结果我扑了个空。打电话,雨滴说,最近接了个酒吧的装修,看能不能把画家的油画挂在酒吧里,哪怕是酒吧的卫生间里也行,所以白天呆在工地,晚上就近找个房间画图,通宵达旦地干。还要亲自出差挑选样品,亲自跟工人跑建材城丈量尺寸,什么都亲力亲为。整日把自己弄得像是旋转的陀螺。有半个多月没回家了。我笑着说,他的画挂在卫生间里,别人不阳痿才怪。以后不偷袭你了,我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说是每次相聚,每次不是她忙,就是我没有时间。这一推就两年多没见了。虽同在北京城,却像在天涯一样。

  两点半左右,雨滴来了,拉着一个踉踉跄跄的小女孩。粉嘟嘟的小脸,水灵灵的,长长的睫毛,亮亮的眼睛,一身白色的公主裙可爱极了,仿佛是童话里走出的小天使。乖乖巧巧,漂漂亮亮,谁看见了都会忍不住亲亲她,抱抱她。可是她长的好像……活脱脱的一个小雨滴?我抱起了小女孩,问雨滴,这是谁的孩子呀?怎么跟你长得有点像。我的呀。我以为听错了。又问了一遍,谁的呀?我的呀!雨滴从我怀里抱过小女孩,说,叫妈妈。小女孩脆生生、甜津津喊了声“妈妈”我的脑海里飞转,眼睛眨了两下,终于回到了现实。雨滴不为财动不为色动,原来栽在才上,我的闺蜜哟要我拿什么拯救你?我明知故问

  ——你和谁的呀?
  ——画家。
  ——你看上他什么地方啦?
  ——黑呀。
  ——还有呢?
  ——矮呀。
  ——画家能给孩子生活费吗?
  ——给呀,三个月500元。

  我真的晕了,500元是一桶奶粉的钱,难道孩子三个月只喝一桶奶粉?我想起了那首歌“我愿为你成罪人,我愿为你做牺牲。”雨滴真是敢爱敢恨!真佩服她的勇气。我说,雨滴你的富有完全可以养活小雨滴,可你想过别人的眼光吗?你怕被人瞧不起吗?雨滴亲了小雨滴一口,掠了一下长发,幽幽叹道“至于世间的评判——我可以不管。人们的意见——我可以藐视。我只喜欢我的小雨滴。

  我似乎感觉到了,历史又在重演;我似乎感觉到了,除了爱情什么都不缺的人,才有这般勇气……
 
  之二  那 树
 
  如果说,苍天把美貌给了雨滴,那么把才华给了我另一个闺蜜——那树。或者说,男人喜欢的女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美女,一种是才女。我闺蜜共同点是口头禅:最恐惧自己学习不够努力,次恐惧学习不够科学;不同点,雨滴是美女那树是才女。可是,如果可以选择,大家都想做美女。漂亮的容貌是一种武器,一面旗帜,一种防御,一封推荐信,那树对此感触肯定最深。

  尽管那树诗书琴画样样都懂,尤其是学习,成绩从小到大都是名列前茅,全年级的。可就是人长得丑了一点。皮肤黑点毛孔粗点,脸好似一张陈年的鼓皮,粗糙了点,“咚!咚!咚!”捅了三个洞就是她的眼睛和嘴巴。她恐怕是女娲造人造累后甩出的其中一个泥点。考博士的时候,笔试是第一名。电话里导师明明说,今年他要招四个名额呢,放心报他的专业。可是来北京面试,导师看见了她就改了口:实在对不起,你来晚了。明年再考我这好吗?这是个推辞,却让那树错过了报考别的导师机会。还好,苍天不绝那树。因为才学那树很快在某重点中学做了教师,留在了北京。因为其貌不扬都不便教训学生。学生会说,你长那么丑,有资格发火吗?长得丑的老师,应该和颜悦色的。

  也因为长相,留在北京五六年了,没有再考上博士也没有找到爱情。每次回老家,调皮的弟弟开门时会从门缝里往外瞅,说,一个人不开门,两个人才开门。30多岁的那树,也没能带回去过一个人。她眼睛不看窗外事,心里只有圣贤书,争取做个渊博的才女,用优点来弥补缺点。可长相,真的是一个女人的优势。皮肤本来就黑、粗糙,塌鼻子、小眼睛,过了30岁又莫名的肥胖了起来,挡也挡不住。好在,那树天上乐观、对学业执著。她说,自己又没瞎没残没傻,活蹦乱跳、才华横溢,感恩吧。我说,才女的灵魂自甘窝居在低矮的陋室。总有一天,会有真命天子发现她,欣赏她,无怨无悔娶她。那树说,她最喜欢听我说这句话。

  不知道别人给那树介绍过多少对象,我给那树介绍过三个。每次我都先急急问问男方的感觉,然后再问那树的感觉。

  第一个男人电话里给我说,没腰也就算了,长得黑也就算了,一口牙还长得踉踉跄跄,看见那树,心比上坟都纠结。

  第二个是位离异的男人,有个五岁的儿子。他仔细向我询问了那树的工作、学历、北京户口。叹了口气说,哎,那树长得那么勉强,性格还那么敏感那么孤傲,真让人不舒服。不过她是挺有学问的,能感觉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就当我给儿子找个免费的老师吧,先处处看。

  我犹豫再三还是让那树先处处看,那树很生气,说,就因为自己长得不好,就可以让别人先处处看吗?就可以没有灵魂没有感情吗?自己学了这么多年,一个硕士学历的人,还渴求婚姻做保护吗?

  第三个男人更直截了当,长成那个样子?还是留在社会上吧。

  看来,在这个社会上女人长得靓才是王道,可惜那树天生没有此王道,再怎么努力勤奋也没有。她很羡慕诸葛亮的丑妻,命真好。眼前这些有眼无珠的男人,为何只纠结她的外貌?而忽视她的修养?那树觉得,女人最伟大的资本是修养,而不是美貌。找不到对的人,独身。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终于有一天,那树给我说,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公务员,是自己认识的。我为那树高兴。自己认识的感情先,条件后。以那树的长相,其实不便让人介绍的。人第一印象肯定是外貌,人品是需要时间实践的,那树不占优势。

  我问,你们还没有见面吧。那树说,还没。不过,他进我的QQ空间见过我的照片,应该知道我的长相了。我也想看看他的照片,让他离线传过来。他说他空间相册里有。我说,那赶紧发个通行证呗,结果进去了,一张照片也没有,不知道什么意思。也就是说,那树的样子,对方知道,还在交往,就是没有嫌弃,。但公务员的外貌,那树不知道。

  一个月后教师节,学校在北大百年讲堂举办十年校庆,有我和那树的朗诵《老人与海》,其中那树朗诵的“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声音太高,我跟不上,我俩先到后台反复排练。刚练了十几分钟,那树思想就跑神了,说,那个还没见面的公务员就住在附近,想今天见面。我说,那你赶紧让他过来吧,我觉得工作中的女人最美,让他看看我们台上的演出。那树说,不,现在穿得是工装,等中午结束后,我回住处换件衣服再见。天!你的住处在朝阳区西坝河呢,来回得两个小时,你累不累?长相平平的人最大好处,就是穿这件衣服,还是那件衣服,戴这顶帽子,还是那顶帽子,都没有什么不合适。那树瞪了我一眼,坚持要换。回家换哪一件呀?我问。那件深蓝色短款的怎么样?穿什么短款呀,你不知道你屁股有多大。那树盯着我不说话。那好吧。我不该这样说。

  等我俩演出完,那树就没有心思坐在台下看别人演出了。她把我拉到场外,让我猜猜和公务员见面是什么结果?我又开始嬉皮笑脸,不见不死心,见了死的心都有呗。这网友见光死的事听得太多了呵呵。那树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老师的语言应该非常美,美到让人充满感激,你的语言非常粗糙,用来伤害别人的。我笑了,赶紧说那树与公务员有感情基础,这一次肯定一见钟情。你看上他什么了?那树想了想说,在QQ上聊天时,他很会美食。很懂事理。很谈的来,我说我不幽默,他说他会逗我笑,我说我没有心计,不懂人际关系都学傻了,他说,没有关系,一切有他呢。高兴了,烦恼了,随时随地给他打电话,就把他当一个垃圾站……听着蛮温暖的一个男人,生活情趣事业理想都感觉满好的。我摘下幸运草手链,戴在那树的手腕上,你跟他开玩笑句说,只给我爱情好了,面包我自己挣。这样成功率会不会更高一些。

  那天我俩的朗诵还算成功,获了三等奖,都很高兴。好兆头。那树打车回家换衣服,去见她的公务员。我坐公交车回家,一路为那树祈祷,希望这次苍天开恩,不再以貌取人。
第二天是周末我来找那树,推开门,那树一身浅白的睡衣病怏怏地弹着古琴,她没有招呼我,我听了一会,好像是《女人花》:“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我切切地等候······”听着古琴声音如泣如诉,再看她嘴唇发白,眼睛发黑,冷锅,冷灶,连杯热水都没有。一瓶瓶矿泉水瓶和着报纸和着书堆满了地。我想,事不好了。忍不住问了句,怎么样啊?她指了指沙发让我坐,然后幽幽地说,白白浪费时间了,我能看出他心里的各种算计和嫌弃。我把沙发上的衣服、书本推到了一头,坐下说,敢情是你失望了,你兰心慧智啊,看出这么多。我摸了摸脸,这乌鸦嘴

  她继续弹唱她的,我坐了一会开始给那树收拾房间,做饭。看见桌子上的稿纸“心事满怀淹帝里,花谢花开,独处空房里。如此生涯何日止,忆来还是嗟难已/学教白天忙自理。每到黄昏,容易闲愁起。幸有好书怜客子,相伴夜夜知悲喜(碟恋花)。心里突然想出一句,漫漫长夜,她一直在学习啊!可怜可伤啊!接着看见她正在修改的论文《固本浚源方能使教育事业长青》,我打破冷场问她,这篇论文不是在学校得了一等奖吗,你还在修改什么?半天才听她说,这篇论文是自己泣血而著,看能不能在媒体上刊发,又改又投,三年了杳无音信。我说,你想出名还是想获利?累不累啊!也不是想出名也不是想获利,只是愁绪满怀无释处,写一写有个派遣的地方而已。说完她又没有声音来了。我鼻子有点酸酸的感觉,想哭,人道是郎才女貌。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我们郎貌女才!哭,我得背着那树回去哭。

  晚上打开电脑,看见那树给我的离线文件:

  苍天给了我一颗勤奋上进之心,却不给我一张含月羞花之貌?所以让我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想读书,不能入神。想学一项本领,不能淡定,想品味闲适,不能如佛静坐,人心慌慌的,想着什么归宿,一团火焰在心里烧得实在难耐。三十多岁的女人了,不能说我不焦虑。见过各种悲欢离合,身边的人结婚了,离婚了,又单身了,有多了个孩子的,而我还在踽踽独行,装一副潇洒的样子,傲笑世俗。也见过多个男人,但是在眼里,他们就是草,总不能入眼。月光下给自己许诺,东西寻觅,唯有子期懂琴心。他不是你的子期,然后继续寻找······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直还是孤影形单。变化的是越来越老了,心越来越脆弱了越来越不能静了。装也装不像。然后休息日不知道该干什么,下班了不知到去哪转转,空荡荡的房子总希望有一盏灯等我,心烦的时候只能看书消遣用笔倾述,倾述的东西在寂静的夜里变成火光点点。然后上网,打开QQ瞅瞅哪几个网友在线,和我一样孤魂野鬼似地逛荡。只是看看,沉默地看看,不说话。最后夜深了,便后悔今天的书没读多少,今天的课讲的不够精彩,自己怎么作践到这个样子,恐惧的不是人长成这个样子,恐惧的是自己完了,不知道学习,把外貌看得比灵魂重要了。

  那树一个激灵醒了,然后给自己写下了座右铭:“让自己快乐的办法是接受你自己,喜欢你自己,喜欢自己的办法是只做让你自己感到骄傲的事情。”可是自己都要老了,还没有做成骄傲的事,还没有尝过心动的爱情。现在骄傲的目标不是考博了,而是能嫁出去。可是,可是这事可遇不可求的,算了,还是什么都不想吧,只想在这个北京我一定会有好的未来。不能消沉,我吃得起,玩得起,自由得起。自己加油!做最好的自己!

  看完久久不能平息,明白多么坚强的外表下都有一颗这样脆弱易伤的心。我理解那树的心情。一个不漂亮的女人干什么都比漂亮女人挫折多。尤其在爱情上,女人与男人不一样。想起我曾经听过的一个讲座,貌似台湾作家苦苓的:苍天对女人不公啊,同样的努力同样的拼搏,如果想结婚,男人到了40岁,可以找个30岁的,可以找个20岁的,还可以找个18岁的。女人却不可以,她的选择面只会越走越窄。

  耳边响起那树的话,一句兴奋而期待的话:东西寻觅,唯有子期懂琴心。那太遥远了,生命太短。伯牙绝弦走了。

  之三   花 开
 
  花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做人要靠自己。这事我们闺蜜的通病,说惺惺相惜也好说英雄相见略同也好,反正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花开是一位律师,精明而忙碌。平时我是不忍心打扰她的,人家不是在法院开庭,就是在会当事人;不是在写法律文书,就是在调查取证;不是在天上飞,就是在高铁上跑。同在一个北京城也很少见面,但有事时,我们绝对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我对律师的定义:从大学时起学习的一门学问,即卖弄口才和搬弄文字,设法证明白的是黑的,黑的是白的,目的是给自己找辩解和挣钱的机会。比如明明是一个死刑犯,要拍一下嫌疑人的肩膀,义愤填膺地保证没问题。让嫌疑人不知道是死没问题,还是不死没问题,反正心里踏实了找律师找对了。

  花开的男朋友处三年了我才知道,这保密工作做的够好的。那男人属牛,比花开大11岁。常常一身运动装,很精神的样子。我和花开称他为老牛。那男人也喜欢被称为老牛,说自己是像老牛,坚韧,勤恳,爱好广泛,还说老牛不催自奋蹄。

  我为花开高兴,问她,什么时候结婚呀?花开说,等有了时间就结,或者一退休就结。我说,那就老了,不用结了。花开说,不行,得有个伴。我后来才知道,花开另有隐情。这个老牛有点像钻石王老五:有非凡的经历,很有生活情调,颇懂人情世故,像是熟透了的果子。这种熟透了的诱惑是很招女人的。直到现在,老牛身边好多东西应该是女人送的。有时花开会忍不住酸酸地问“这是谁给你买的?”老牛淡淡回答一句“我忘了。”这的确是过去式,当时是没有花开,谈不上对不起花开。花开听了这样的回答,心像是被什么啮噬,疼的要命。但对一个人动了情,多么优秀的女人都会变得卑微,卑微到尘土里,这是张爱玲写给胡兰成的。花开逃脱不了老牛的“情调”,和他在一起,有一种放松、自由、享受的快乐,他什么都懂啊,你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问,一种小女人的幸福。可是花开知道,自己舍不得、离不开老牛又没能力把老牛据为私有、相伴白头。她抓不住他。等疼的不愿疼的时候,自动会放弃的。

  终于一天,花开来找我,说感觉老牛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她可以忍受老牛一段一段的情感,但不能忍受老牛脚踏几只船的情感,这是道德的问题。我说,你想通了,这次可以绝情吗?可以不接他的电话不回他的信息不收他的礼物吗?我知道老牛很会取悦女人,我们一起爬过山,一路上领略过他的见多识广领略他的幽默渊博。在他面前还没生气呢,就能把你逗笑。吃饭时,老牛会问花开哪个菜好吃,自己悄悄地不吃那个菜。他对人的好,说不出的温暖,说不出的愉悦,是一种被呵护的幸福。可这种男人天生不能守护一个女人。是要放弃还是要接受?

  花开说,这一次真的想通了,早晚得疼这一回,不苟且偷生不委曲求全了,够了。可以容许老牛爱过许多女人,但应该是一段一段的,不允许他同时爱着许多女人。想想,给你说过的花言巧语也会说给别人听,吻过你的唇也会落在别人的唇上,拉过你的手也会抚摸别人的肌肤,心里就觉得恶心。我应该是一个讲究的人。

  我笑了,你能忘记他,是在气头上吧?花开没有理我,而是幽幽地说,忘记一个人的确需要过程,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就像自己以前坚持吃素一样,想到肉就觉得恶心,见到肉自然就没有感觉了。我先试着不理他······

  一天过去了,二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她坚持冷漠不理他。我怕花开走不出失恋的痛苦,我曾默默承受过这种锥刺的疼,不想吃不想睡,日日夜夜像有小鬼骑着小马在你身边跳过,那人的影子睁眼是闭眼是摇摇头还是。可是谁的一生能一尘不染,没有受过伤害?而生活呢,还得继续。只要你活着,生活赋予你的各种痛苦,你就的学会承受,就像杨柳承受风烟,雨水接受一切容器。

  十天过去了,她坚持十天没有理他,他理她开始减少了。好像再热的火在冷空气中也会渐渐熄灭,除了书上生活哪有执著的爱情?花开必定是律师,职业的理智冷静,隐忍了情感的痛苦。我减少了手下的工作,只要花开有时间,我就陪她聊天,逛街。偶然不小心问她一句,老牛现在不联系你了。她就开始沉默,眼里有晶莹的东西。我知道,沉默是女人最大的哭声,总有一个人一直在心底,却消失在生活里。

  一次网上,碰见了老牛在线,难得。想了一想,我主动与打招呼。

  我:花开很喜欢你,是不是还有更喜欢你的女人。您在做选择?
  老牛回了一个“?”。
  我:从小,学校和家里,没有人教育我们忠诚,现代的社会也不讲究忠诚。可是您应该是一位读书很多的人,从书上应该学到很做人的道理,不应该是寻欢作乐的人吧?
  老牛没有回答。我等了一会儿,振动了他几回,还是没有回答。正当我想发火时,眼前出现一大段文字。
  老牛:我没有在做选择,不知道选择什么。到了我这个年龄,不会轻易爱上一个女人。曾经的沧海与巫山都横亘在生命里,当时的月光变成一道无形的墙。我不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却需要很多很多的温暖。匹配的经历,独立的经济,恒久的关系,自信而温暖的女人才是我最佳的生活伴侣。

  我看了几遍,依我的智力没看懂。他是男人他如果心里有花开,为什么不继续主动联系?正想时,老牛那边的QQ头像暗了。我又看了几遍,还是似懂非懂。明天下班,我去看看花开。

  在律师事务所碰见花开和她的主任正在争吵。花开脸有点红,说话很快,很急。我知道花开一生气就这样。她给我钥匙去家里等她。我赶紧走人。

  人家说,情场失意,商场得意,可花开怎么祸不单行呢?还好,花开的性格一直是坚强、乐观的。我相信她,应该没有什么事。

  两个小时后,花开回来了。左手拎着盒饭,右手抱着一盆翠绿翠绿的文竹,心情不错,这个时候还会养花,好雅兴。我养什么死什么。养花花死,养鱼鱼死。还好,养自己没死。
我小心翼翼问花开,今天跟你跟主任争论什么呢?人家是你主任啊,你怎么就这样不通情趣,不长媚骨呢,是不是你想换律师事务所了?当然你是有这个本事的。

  花开说起了事情的缘由:中午刚吃完饭,律师所里来了一对男女,三四十岁的样子。男的希望给开一个法律证明,证明他们是假离婚。原来男人在外面有了私生子,为了给孩子入户口,想跟元配假离婚,等孩子一入户口就保证复婚。你说,这证明能开吗?我说,送进来的钱干嘛不挣?你不是说,律师就是有理说理,没理找理。能开!花开白了我一眼说,我们主任也是这个意思,看见我拒绝有点不高兴,等当事人走后开始说我,争吵了起来,被你赶上了。我说,反正跟主任争吵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以后案子不会少给你吧?要不咱换一家?换工作就是换老板,满大街都是这样的标语。你那么优秀,到哪里不是中流砥柱的人?花开语速突然放慢了说,我算什么啊,没你想的优秀,我也不要自以为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可替代,没有东西必须拥有。

  话缠来缠去缠出了老牛,我就把昨晚和老牛在QQ上聊天的事告诉了花开。唯恐花开伤的不够,我继续说我的感觉,老牛特老奸巨猾,不一定值得你去卑微的等待,他就是那样的人。他不在乎你的感受,他这样怠慢你,他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地方?

  我一直在说,没有发现花开的沉默,好长时间她只是低头默默喝水。我忘记了我失恋的过程:先开始是愤怒,升为痛苦,升为冷漠,疼的嬗变就像《扁鹊见蔡桓公》一样,在腠理,在肌肤,在骨髓,最后才能慢慢忘记。

  等喝干了一大杯水,花开才幽幽地说,爱情不是阳光,空气和水,也不是什么日用必需品。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人生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没有必要死在所谓的爱情上。再说,我还有朋友的友情,父母的亲情,若不能兼而得之,能得其一、二则我心足矣!人不能太贪心哈,几人能这么圆满?再再说,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结婚,也不是所有的婚姻都有爱情。听到这,我心虚得说,花开,你在说我么。你爱的时候那么纯粹,你不爱的时候也那么纯粹。我也是醉了。

  两个月的一天,突然兴起,独自去公园寻觅玉兰花,它是春天衰败最早的花。这白色的、紫色的迎春花此时飘落在树下,一层一层堆积,我蹲下去,摸着厚实、光滑的玉兰花瓣,心存感慨。是它们告诉我春天来了,是它们告诉我春天走了。花的美丽一如女人的青春这么短暂“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这春尽的萧杀,像极了我们的青春,满眼的落英,不再复返。百金买骏马,千金买美人,万金买官爵,何处买青春?正在我易感春伤时,看见前面落花处有俩个人向我走来——花开和老牛,没有十指相扣,她的手也没有插到他的兜里,俩人之间的距离可以再并一个人。我傻在了那里,他们又和好了!?花开见是我,惊喜地跑过来。老牛原地向我打了个招呼,我问花开,莫非和好了?又出乎我所料!恭喜啊!花开说,哪里呀,我们是朋友了,友情才让人宽容,友情才能天长地久。

  这世界怎么啦!?我的闺蜜们怎么啦!?我傻傻地伫立在玉兰花下,不得其解。
 
  缠缠绵绵写到这吧,不过雨滴还没有到35岁,出乎意料的是,她直接有了女儿,有点太跳跃。那树还在寻觅她的子期。花开和老牛呢,已经冷淡为很少再联系的朋友,网上虽谁也没删谁,但谁也不会理谁了。

  我呢,不是有意要写三个小悲剧,只是性格使然,只是命运使然。深深一声叹息,罢了。
 
 
  作者档案

  牛丽健:女。70后。教师。曾在杂志、报刊、电台发表诗歌《我是一只乌鸦》、小说《这里没有雪地》、散文《女孩与象棋》等多篇。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