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林万华小小说二题

2018-08-08 15:36 来源:作家网 作者:林万华 点击:
0
A- A+
 
 
      阿姨,我想请您抱抱我
 
腊月二十三,小年。前两年,妈妈和领居陶阿姨,在这一天一准会结伴回家过年的。
这天,童童会早早起床,洗脸、梳头,戴上妈妈送给她的红色蝴蝶发卡,由奶奶领着,去村东头汽车站接妈妈。 
今年,童童上小学了,她要独自去接妈妈。她把头一天洗干净的天蓝色校服叠好、抚平,压在枕头下面,生怕起皱褶。假期可以不穿校服,但今天她还是像上学时那样穿上校服、戴上了红领巾。
吃过早饭,童童就朝村东头公路旁的汽车站跑去,以前,她和奶奶,在那里接送爸爸、妈妈,他们在北方的一座城市打工。记得有一年刚过完年,爸爸妈妈就被公共汽车拉走了。自此,爸爸再也没回来,后来她才知道,爸爸死于建筑工地的一次塌方事故中。
童童站在汽车站旁,两眼眺望着公共汽车驶来的方向。从县城来的汽车,上午十点到,出门时,童童特意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八点半,但她依然跑来了,人在,心才踏实。两年没见到妈妈了,她要让妈妈第一时间看到她穿校服的模样漂不漂亮,第一时间抱抱她。
等待中,童童忽然看到,晓云姐正朝她这边走来,晓云是陶阿姨的闺女,陶阿姨和童童妈在同一座城市打工,以前她们总是结伴往返。童童兴奋地向晓云招手,晓云走到童童面前,努起嘴说:你先出来,也不招呼我一声,咱们哪还像好姐妹?童童自知理亏,脸红了。看着童童一脸自责的神情,晓云忍不住咯咯笑了:我是逗你呢,我可不像你,想妈妈想的坐不住。童童嗔怒道:还说我,你不也一样吗。晓云见状,忙说:好了,好了,咱们说点高兴的,你希望妈妈过年送你什么礼物?童童不吱声,两眼忽闪着盯着晓云。晓云催促道:快说啊。童童仍不吱声。晓云不悦:跟我还保密呀。童童说:你猜吧。晓云想了想:书包、新书包。你不是说我妈给我卖的那个新书包特漂亮吗?童童摇头。那就是新衣服。童童依然摇头。晓云一脸无奈。童童笑着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太阳已升至半空,阳光洒在两个小姑娘身上,暖暖的。公路上,一辆蓝黄相间的公共汽车正朝她们驶来。童童伸手一指,激动地喊道:快看,汽车来了,妈妈回来了。晓云也随声喊道:妈妈回来了。
几个拎着箱包的人从车门处鱼贯而出,晓云一眼就看到了妈妈,她叫了一声,便欢快的迎上前去。晓云妈放下手里的箱包,俯身一把抱住晓云,在她脸颊上、额头上亲吻着。童童眼巴巴的盯着汽车门,直到车门关闭,也没见到妈妈,而晓云妈拥吻晓云的情景使她既羡慕又嫉妒,眼里顿时涌满了泪水。她问晓云妈:阿姨,我妈怎么没回来?晓云妈望着童童,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童童的目光充满疑惑与失望,她哽咽着说:阿姨,我妈是不是又不回来了?说完便哭着转身往家跑去。
童童奶奶正在家里做午饭,锅里蒸着红枣糯米糕,童童妈最爱吃。童童砰的一声推开门,一头扑进奶奶怀里痛哭起来。奶奶两眼朝窗外望去,见院子里空无一人,心里便什么都明白了。
过了一会,晓云妈拎着一个大提包,和晓云一起来到童童家,晓云妈对童童奶奶说:童童妈原本要回来过年的,还给您和童童买好了新衣服,但她在医院陪护的那位七十多岁的大妈,无儿无女,听说她过年要回家,眼泪就掉下来了,饭也吃不下去,童童妈见状,便决定留下来,但心里惦念着您和童童,就让我把过年的钱和礼物先带回来,她说,等过了年,就回家看您和童童。
童童一听,委屈的哭着说:去年我妈就说回家过年结果没回来,今年说回来,又没回来,我想妈妈,想妈妈。
   这个年,童童心里闷闷不乐,但她懂事,知道不能让奶奶伤心。在奶奶面前,她总是有说有笑的,但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抹眼泪,每天还悄悄跑到晓云家院门外隔窗看晓云妈。晓云妈比童童妈大两岁,但身高、胖瘦,甚至发型都相似,看背影,很像童童妈。
   很快,除夕就到了,鞭炮响了一夜,转眼,破五的鞭炮也响过了。初六一早,晓云妈和晓云便来到童童家,晓云妈是来告别的。她握着童童的手,笑着说:听晓云讲,她没猜出过年你想让妈妈送你什么礼物,你告诉阿姨,阿姨一定把你的心愿告诉你妈妈。童童双眼迸射出渴望的目光,她盯着晓云妈,柔声说:阿姨,我想请您抱抱我。晓云妈一听,眼里顿时涌出了泪水,她蹲下身,双手将童童紧紧拥入怀中。此刻,童童已是泪流满面,她哽咽着说:妈妈两年没抱过我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过年时她能抱抱我。
 
               卫兵与团长
                                                                         
 
新兵薛明抬起手臂,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大年初一还有一刻钟。
薛明站在警卫室外,眺望夜空,烟花绚烂,爆竹声不时传入耳中,触景生情,他心里不由得就想起老家、父母,眼里便泪花涌动,十八岁的他,这是第一次在外过年。
部队航油库,周边为田地,积雪覆盖着,白茫茫一片,单调、沉寂。库区内路灯朦胧,围墙顶上的钢丝网在积雪的映衬下寒光闪烁。
薛明双眼凝视窗外,他忽然发现,通往库区的路上,影影绰绰有两个身影正朝这边走来,他警觉的握紧手中的抢,目光紧紧的盯住那两个移动的身影。除夕夜,谁会来库区?那两个身影,渐行渐近,一个稍胖,个头中等。另一个,身材健硕。再走近些,薛明看到,俩人都穿着军装,稍胖的那个人,年龄约莫四十开外,他身旁那位,手提保温桶,看体形和走路的姿态,薛明觉得眼熟。
很快,二人已走到库区大门外,薛明看清楚了,是郭连长和一位不认识的首长。他惊喜、激动,随后跨前一步,立正,敬礼,动作干净利索,报告词也清晰响亮。郭连长满意的转身对同行人说,刘团长,这是新兵薛明。随后,又对薛明说,刘团长来库区看望值勤卫兵,和大家一起过年。薛明一听,感动的又是一个立正,挺直腰板说道,谢谢团长关心。刘团长笑着说,快进屋吧,让小薛趁热尝尝咱们包的饺子香不香。
警卫室内,薛明吃着首长送来的热气腾腾的猪肉馅饺子,一股暖流涌入心田,泪水也随之涌满双眼。刘团长见状,哈哈一笑,这兵,多情善感啊。说着,他从薛明手里拿过抢,你慢慢吃,我去执勤。薛明急忙放下碗筷,刚要跟出去,却被郭连长拦住了:我去。
薛明吃完饺子,刘团长和郭连长说要进库区检查安全,薛明先是一愣,随后,双手送上登记簿和签字笔:请首长登记。郭连长看了一眼刘团长,又盯了一眼薛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他接过登记簿和笔,逐项填写,十分娴熟。待他填写完毕,薛明接过本子,转身又交给了刘团长。站在一旁的郭连长表情尴尬,心头呼地生起一股火,刚要发泄,见刘团长正认真填写着,冲到嗓子眼的话只好咽了回去,他脸色铁青,心想,新兵!连长签字也不好使了。
签完字,郭连长说,刘团长,咱们走吧。话音未落,却被薛明拦住了去路,请接受检查。两位首长,并排站立,先是郭连长,薛明请他摘下帽子,手套,而后从头到脚,一处不落的仔细检查了一遍。而后,薛明走到刘团长面前,郭连长忙说,刘团长就不用了。报告连长。薛明说,遵照库区管理规定,任何人进入库区都要接受警卫人员的安全检查,否则,禁止人内。郭连长万万没想到,薛明竟不听他的话,还拿管理规定当盾牌,管理规定他一清二楚,可这是团长啊。郭连长沉下脸盯着薛明,一时却无言以对。薛明转过身,面向刘团长,团长,请您接受检查。刘团上说,好!薛明一丝不苟,从头到脚,仔细认真的检查起来。裤兜里,发现了打火机,薛明说,航油库,防火最重要,不能携带任何易燃易爆危险品进入,请您取出放到桌上。郭连长见状,一脸惊讶,刘团长从不吸烟,对库区安全管理规定也十分清楚,他今天怎么会带打火机来,莫非?但不管怎样,这新兵,不该一点情面都不留,还给团长上了一课。郭连长心里忐忑不安,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刘团长,意在捕捉其表情变化,但刘团长一直微笑着,看不出一点不悦。
刘团长和郭连长检查完库区安全,已是农历新年的黎明,在返回警卫连的路上,郭连长依然忧心忡忡,一路无语,他盘算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新兵薛明,是自己带的兵,对团长,竟一点情面也不留,实在是不懂事,令他难堪,回头得好好跟他聊聊,否则,说不定哪天还会做出令人更难堪的事。为此,刘团长会不会……刘团长也在沉思,最终还是刘团长打破了沉默,郭连长,你说,今天执勤的那个新兵表现怎么样?郭连长沉思片刻,随后支支吾吾地说,团长,我正琢磨着回头找他谈话呢,今天他做的确实有些过分,您多担待啊。担待什么?刘团长突然提高了声音,神情严肃地说,郭连长啊,依我看,那个新兵是棵好苗子,我建议警卫连据此嘉奖他,全连,不,全团官兵都要向他学习,面对规则,勇于捍卫,规则面前,一视同仁,绝无例外。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